第七章 不存在的禁忌
選擇字號:
上一篇  目錄  下一篇
    夜晚,路秋站在陽臺之上了望著這座城市。
    除了曰常供電的路燈之外,這座城市已經完全陷入了黑暗之中,時不時發出幾聲凄厲的咆哮聲,應該是什么喪尸發出來的。
    路秋所擁有的絕望值已經漸漸的變成了五萬六千左右…
    在解決掉那三個無知的人類之后在兌換吧,路秋兌換的東西很大一部分都會引起異像,兌換永久的技能和血統都需要一段時間的吸收。
    最好找一個無人的地方。
    這座城市無疑已經被黑暗所籠罩,街頭晃動的人影全部都是喪尸。
    也許還有一些幸存者躲在什么地方,但是路秋相信不久之后這座城市就會變成喪尸的天下!
    如果新中華聯邦的軍隊要阻止的話,那么就將其擊潰!
    路秋正在想著怎么將這座城市的周邊封鎖給撕裂的時候,在身后的房間之中似乎傳來了人的哭喊。
    怎么回事?
    路秋本來打算在這群家伙睡覺的時候,直接一擊將那個光頭給滅殺的,吸血鬼是最優秀的刺客,只要槍械不在那個光頭的手上,他對于路秋來說就沒有任何威脅。
    但這個晚上似乎并不是那么的安寧!
    “小娘們掙扎個什么!”
    在路秋走入房間的時候,發現王虎似乎抑制不住自己的男姓沖動了,白天所憋下來的負面情緒,在晚上的時候徹底的爆發。
    他將那名女子高中生夏櫻扛在了肩膀上,打算走入臥室。
    至于要做什么,只要是個男姓都清楚。
    夏櫻眼中帶著淚水,無力的掙扎著,纖細的手臂擊打在宛如巖石般的王虎背上,沒有任何作用。
    “救救我…”最后夏櫻只能向自己的同學求救。
    路秋瞥了一眼房間的另一個角落。
    哪一個少年蜷縮在自己角落抱著自己的身體在顫抖,下午明明說要保護她之類的話,但是現在被恐懼所驅使,少年突然明白一切并不是那么的簡單。
    那個男人可是有槍??!會殺掉自己的!會死!
    恐懼讓他無法動彈,夏櫻絕望的看著自己的同學,他并沒有任何救自己的意思。
    “不要!”最后的尖叫聲,讓孫琦捂住了自己的腦袋緊緊的閉上了眼睛,瑟瑟發抖了起來:“不是我的錯,不是我的錯!”
    路秋看著這一幕沒有任何感想。
    這就是人類的低劣姓,欲念,恐懼,懦弱……
    臥室的門并沒有關,王虎一把將夏櫻扔到了床上,按住了她的肩膀。
    “老子會讓你爽爽的…”
    污穢不堪的話語,和少女絕望的尖叫聲和哭喊聲。
    夏櫻掙扎著,但是這點力氣能夠做到的只是讓自己身上的衣服減少的更快罷了。
    但…這對于路秋卻是一件好事。
    因為這個已經被**所蠱惑的白癡,把突擊步槍扔到床底下去了!
    “呵呵呵……”
    路秋嘴角露出了怪異的笑容。
    “不要??!”夏櫻怎么也不會想到自己會有今天,那個男人可惡的嘴臉,和自己同學的見死不救,讓夏櫻徹底的絕望了……
    早上原本親近的同學互相撕咬,鮮血,內臟和碎肉!瘋狂的世界……
    現在她寧可死掉也不愿意再這樣受苦下去了,已經根本沒有辦法忍受了。
    這個世界的全部似乎都已經徹底的崩壞,夏櫻再也找不到自己熟悉的東西。
    直到在恍惚之間,她突然看見了路秋的雙眸…
    平和而又溫柔。
    “路…秋?”
    并不是幻覺…路秋此時正站在床邊,看著這一場啪啪啪的前戲,王虎的衣服已經脫的差不多了,而夏櫻身上也變得衣衫不整。
    “媽蛋!老子做正事你丫的快點滾!”王虎轉過頭去發現路秋不知道什么時候出現在了旁邊,立馬勃然大怒,伸出自己的手想要抓住路秋,可是下一秒,這個光頭瞬間發現自己根本無法呼吸!
    “抱歉呀,抱歉……”路秋鏡片之下的眼睛瞇了起來微笑著,但是此時的動作卻完全的不能配上此時的表情。
    他抓住了王虎的脖子!將這個高大的漢子就那么舉了起來!
    “我呀,不喜歡自己的食物被玷污!”
    路秋一甩手,就直接將王虎的身體宛如死狗一般的扔到了墻壁之上,高大的身軀重重的撞擊在墻壁之中,發出了沉悶的聲音。
    “你…小子!”王虎額頭青經暴起,怒瞪著路秋,被摔的有些暈的腦袋之中充滿了憤怒,背后的疼痛讓他死去了理智!
    “知道老子是誰嗎?”他高大的身軀氣勢洶洶的沖到了路秋的面前,舉起了自己的拳頭沖向了路秋的腦袋:“老子可是這片地區的地頭蛇??!”
    慢,太慢!路秋一側身躲過了這個男人的沖拳,他卻沒有放棄,再次憤怒的張開雙手撲了上來!
    “老子的手上可有五條人命!怎么會敗給你這個死小子!啊啊??!”
    他發出了憤怒的咆哮,想要抱住路秋纖細的身體,卻被再次躲過,身體失去了平衡腦袋朝下重重的撞擊在了地板之上。
    然而當他再次轉過身去張開自己的嘴巴,想要繼續謾罵著路秋的時候……
    一柄冰冷無比的鋼鐵卻突然插入了他的嘴中,抵著他的牙齒和舌頭,疼痛,讓他的腦袋清醒了過來。
    嘴中硝煙的味道蔓延了開來,王虎瞪大了自己的眼睛,看清楚了放入自己嘴中的是什么東西!
    那柄突擊步槍的槍口!
    路秋一只手拿著突擊步槍,手指搭在了扳機之上,冷漠的注視著坐倒在地面之上的王虎,只要扣動扳機,這個男人就會被以爆頭的方式死亡。
    “呃…呃…”
    王虎的喉結律動了一下,光溜溜的額頭上流出了冷汗,恐懼在他的全身蔓延。
    “你說你手上有五條人命?”路秋摘下了自己的眼鏡,猩紅色的瞳孔注視著王虎。
    王虎看著面前這個男人的雙瞳,不知道為何從內心之中騰升起了一種逃跑的想法。
    “那,我就告訴你一個事實吧?!甭非锪验_了自己的嘴角,宛若鯊魚的尖牙看起來分外的恐怖:“我呀,在我的身上呢,可是有整整五萬條人命??!這個城市之所以會變成這樣,全部都是我一手造成的喲?!?br />    “呃!”得到這個恐怖事實的王虎腦袋瞬間當機。
    “而你,將會變成他們之中的一員?!?br />    路秋沒有任何的猶豫,直接扣動了手中突擊步槍的扳機,巨大的后坐力在路秋的手中的槍械傳來。
    槍擊的聲音砰的一聲一晃而過,鮮血和腦漿四濺在這座房間的墻壁之上。
    隨后一個無頭死尸倒在了地上,血流如注。
    人類如此脆弱,剛剛還在叫囂不停,現在也不過是一具被啃食掉的無頭死尸一樣。
    “嗚…”躺在床上那名衣衫不整的少女,捂住了自己的嘴瞪大了帶著淚水的眼睛,瞳孔顫抖著看著此時的這一幕。
    殺…殺人了…又是鮮血…
    這個世界到底怎么了?!她質問著自己,將視線漸漸的從尸體順著槍口轉移到了持槍的那人之上。
    少女在心中乞求著路秋,希望在這個陌生的世界尋求到熟悉的東西。
    路秋那溫柔的眼神和笑容,在幾個小時前還殘留在她的記憶之中。
    只是……
    “該你了啊?!?br />    猩紅色的瞳孔,嘴角裂開露出的尖牙,路秋扔下了手中的突擊步槍,一步一步的走向了在床鋪之上的那位少女。
    可是現在唯有像怪物一般的樣子,巨大的反差讓她無法思考。
    夏櫻向后退著,做著無力的掙扎。
    “為什么要害怕呢?”路秋走到了床邊,盯著夏櫻的雙眼:“回答我啊,你…為什么要害怕?”
    我…為什么要害怕?
    最后這位少女無助的捂住了自己的腦袋,尖叫一般的傾吐出了自己長期以來的想法。
    “因為你們都是怪物??!怪物!大家都變成了怪物!無論是誰…都是…怪物!”
    這個世界已經徹底的變成了和夏櫻觀念之中相去甚遠的世界,周圍的一切看起來都那么的讓人崩潰。
    “怪物嗎?對,我們是怪物啊?!?br />    吸血種在人類的觀念之中只有怪物這個名詞能夠形容了,我們是怪物!被人類所唾棄和獵殺的怪物……
    但是現在已經不一樣了。
    我…現在獵殺的是人類!
    路秋一把抓住了夏櫻的衣領,在這位少女絕望的尖叫之中,露出了自己的尖牙,狠狠的咬了下去。
    “呃…”
    她的瞳孔收縮著,鮮血流逝的感覺讓她已經完全的陷入了絕望之中,與此同時一種奇怪的快感也在她的身體之中滋生。
    ‘咕咚咕咚……’
    讓人聽起來十分悅耳的吞噬聲在房間之中響起。
    美妙的味道!
    路秋漸漸的興奮了起來,用舌頭舔舐著她細嫩的肌膚,希望得到更多的鮮血。
    這就是處女之血嗎?
    完全喝不夠??!
    饑腸轆轆路秋,完全沒有在意一個小女孩身體里面會有多少血。
    大口吞咽下去就是了。
    鮮血順著她的脖頸流淌在床鋪之上,路秋的嘴唇沾染了鮮血之后變得更加猩紅。
    一直吸食到滿足過后,路秋才終于松開了自己的嘴唇。
    “戚,壞掉了嗎?”
    路秋注視著此時夏櫻,就像斷線木偶一樣倒在了床上,瞳孔也煥發出了無神的光芒,眼底之中最后的一絲希望也漸漸的泯滅。
    “無所謂,反正也已經沒有利用價值了?!甭非镆荒ㄗ旖堑孽r血,覺得今天的晚餐是自己出生以來最美味的一頓。
    這樣下去真的會對這種處子之血上癮啊。
    所謂的吸血鬼禁忌之中的一條,不喝純潔的少女之血就是因為這個嗎?
    恐怕路秋以后會因為這種美味而忍不住的去覓食。
    禁忌對于現在的路秋是不存在的!
    PS:本書其實是治愈向,放心吧,我會將黑暗部分拿捏準的。
上一篇  目錄  下一篇
金枝玉叶电影免费国语_一级毛片免费无卡全部视频_我的好妈妈中字在线观看韩国_永久免费看A片高清不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