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末路的反抗
選擇字號:
上一篇  目錄  下一篇
    “嚴老院長,現在整個醫院樓下都是喪尸,您現在出去很危險??!”
    一座職工用的房間,一位穿著白大褂的年輕醫生,勸阻著一位年歲已高的老者。
    “別攔我!那是我唯一的兒子,你再敢攔我,我就解雇你!”老者拿著根拐杖,在哪里怒吼著,想要推開那扇被幾個桌子一起堵住的房門。
    “嗚哇……”
    在爭吵聲下,嬰兒的啼哭聲突然之間響起,房間之中還有幾個人,其中是一個婦人手中抱著一個大概幾個月大的孩子。
    “都TM別吵了!”震動人心的咆哮聲在房間中回蕩了起來,和那個婦人坐在一起,手中拿著一柄棕色涂裝的SVD狙擊步槍,國字臉,透著一臉正氣的男人站了起來,接近一米九左右的身軀,看起來格外有壓迫力。
    “現在外面都是怪物,嚴恒公你現在出去就是送死!”
    “齊鐵心警長…真的沒有辦法了嗎?”老院長的身體愣在了哪里。
    “抱歉,我…無能為力?!?br />    被稱之為齊鐵心的男人,搖了搖頭表示無力。
    本來作為這個城市的警長,幾個月內出差在外,好不容易老婆生了孩子,急急忙忙的從外地趕過來,就出了這種事情。
    生化危機這事兒誰沒聽過?但真正的身處在其中又是另一回事了。
    “唉…”老院長無力的癱軟在了地上,透過窗戶看著外面漸漸的向著這座醫院蜂擁而來的喪尸:“這個城市徹底完了,我們也要完了?!?br />    “還不都是這個小子害的!”
    年輕的醫生瞪了一眼剛剛跑進來的孫琦,他正害怕的蜷縮在房間中的一角。
    “罷了,救他一命,引來了那個怪物,我的錯?!饼R鐵心大手一揮后,替自己的狙擊槍上了一次膛,腦中還是路秋在黑暗中散發著猩紅色光芒的瞳孔。
    那個家伙絕對不是人類!齊鐵心可以肯定…
    “那是什么?”原本面色如死灰的老院長,抬起頭透過窗戶,忽然發現天空之中出現了一絲光芒。
    “嗯?直升機……救援隊!”
    原本已經束手無策的齊鐵心,看見漆黑色的天空中近乎整個編隊的直升機部隊,在這座城市上空盤旋。
    “是政斧!新中華聯邦的軍隊派人來救我們了!”
    “有救了!”在場的所有人幾乎都內心一松。
    包括那個老院長,甚至激動的站了起來,舉起了手中的拐杖…
    “有…救……”
    可話還沒有說完。
    “呃?。?!”原本被幾張桌子堵上的大門突然被撞開了一腳,老院長的身體被一只血肉模糊的手臂給抓住,脖子直接給扼制,無法說話。
    “該死!”齊鐵心立馬反應了過來,對著門口射出了一槍,隨著槍響和尖叫聲,鮮血噴涌而出,那只喪尸宣布死亡。
    而那個老院長的脖子也被喪尸巨大的力氣給掐斷。
    對這個老院長的意外死亡,大家都放松的心情再次緊繃了起來,現在依舊很危險!
    “到樓頂才能夠得到救援!”齊鐵心搬開了桌子后,小心翼翼的打開了門,一腳踢開了那只喪尸,舉起了槍,探出頭在走廊上左顧右盼了一下。
    沒有人…沒有喪尸……
    “快!現在,樓梯就在旁邊,跑上頂樓我們就得救了!”
    在齊鐵心的招呼之下,那個年輕的醫生跑的最快,直接沖上的旁邊的樓梯,也不顧其他人。
    只有那個抱著孩子的婦人,還有孫琦跑到了齊鐵心的旁邊…
    “快走,我們孩子還小,不能讓他就這么死在這里?!饼R鐵心向自己的妻子囑咐了一句,這位婦人點了點頭,抱著襁褓中的孩子向著樓上跑去。
    孫琦一言不發,只是默默的跟上了哪一個婦人的腳步。
    可正當齊鐵心打算跟上孫琦身后的時候。
    走廊之中卻出現了一個身影……
    齊鐵心瞪大了自己的眼睛,看著走廊轉角處走出的存在。
    猩紅色的瞳孔和那蒼白色的肌膚…那詭異的笑容,似乎就在為什么而興奮一樣。
    那個…怪物?
    時間在這一刻就像被放慢了一般。
    路秋看著那幾個正在逃亡的獵物,舉起了自己的手,身后跟著自己跑過來的喪尸,只要經過一個拐角就能夠看見晚餐…
    齊鐵心敞開了自己的嗓門,幾乎是用自己一生之中最大的聲音,近乎和路秋揮下手臂的同一時刻叫了出來。
    “快跑??!最快的速度!跑!”
    “呃啊?。?!"
    成百的喪尸從路秋的身后涌現而出,嘶吼著向著那幾個活人沖了過去。
    為了求生的人類,也不管自己體力如何,哪怕再累,身體無法動彈也開始強迫起自己,向著樓梯上跑去!
    齊鐵心在樓梯的拐角處,扔下了一個細小的橢圓形物體,然后迅速的向著樓上跑去。
    路秋看見之后瞳孔微縮了一下,不留痕跡的向后退了一大步。
    轟!
    火焰席卷了整個走廊,颶風吹拂起了路秋的碎發,火焰和玻璃渣的碎片四下飛濺著,同時還摻夾著碎肉,爆炸中心的喪尸被炸的四分五裂。
    路秋的耳朵也因為爆炸聲而出現了耳鳴!
    新聯邦的武器管理真是差勁!這個家伙到底是什么身份,不止SVD,竟然連手雷都弄的到?
    路秋看著一地狼藉走廊,喪尸們近乎都被炸成了渣渣。
    好在它們數量夠多,只要腦袋不被貫穿的話,生命力足夠頑強,在片刻之間又是大量的喪尸蜂擁的沖向的樓梯之中。
    “掙扎吧?!甭非镎驹谶@些蜂擁而上的喪尸中央,這些喪尸就像與路秋有一層看不見的墻一樣,哪怕喪尸再密集,在路秋身邊總是空蕩蕩的:“繼續掙扎吧?!甭非镆哺@些喪尸走上了樓。
    路秋只是慢慢的走了上去。
    “這樣…才更有意思?!?br />    而在另一側。
    齊鐵心覺得自己的曰子倒霉透頂了!作為一個城市警察組織的警長,連妻子生產孩子出生這么關鍵的時候都不能夠守在妻子身邊,現在好不容易回家一趟,看看出生未滿幾個月,甚至連名字都沒有取的孩子。
    卻遇見了這么恐怖的災難!
    世界太瘋狂了!齊鐵心聽著下方喪尸的咆哮聲,這些家伙還能夠稱之為人類嗎?
    齊鐵心不知道…
    這座醫院總共有八樓,跑到頂樓層并不算慢。
    只是自己的妻子懷抱之中抱著孩子,因為剛剛生產的緣故,根本不足以支持這么激烈的運動,漸漸的齊鐵心的妻子動作慢了下來,到了完全跑不動的程度。
    力氣充足的齊鐵心停留在了自己妻子的身邊。
    “蕊兒…我…有個想法?!?br />    “可我…已經跑不動了,看來孩子只能夠托付給你了,別管我,你先走…”
    面對那些怪物,這位婦女表現出了超乎尋常的勇氣,她很弱小,跟在自己丈夫身邊,在這種災難下只能夠變成一個累贅而已,這種累贅還是早早的丟棄掉吧。
    “不,我是說我來引開那些喪尸,你們先跑?!饼R鐵心根據聲音判斷,那些喪尸蜂擁著上樓并不算利索,現在已經到了六樓,喪尸們卻還在四樓左右的位置。
    “你?鐵心…不可以!這個孩子不能沒有父親……”
    “我什么時候說要去送死了?!边@個老男人對自己的妻子做了一個手勢,露出了一個輕松的笑容:“放心我只是引開那些怪物,等會馬上就和你們去匯合?!?br />    “可……”
    “孩子的名字還沒有取名對不對?”
    “是,本來打算等他父親今天回來,再一起取的?!?br />    “所以啊,我一定會回來的?!饼R鐵心的大手按在了自己妻子的肩膀上:“我們一起給這個孩子取一個名字,在這之前我不會死的,這是作為一個父親的承諾?!?br />    齊鐵心看著自己的妻子,她是一個賢惠的妻子,懂得自己的丈夫肩上負擔的重任。
    最后沒有再拖沓,有些沉重的點了點頭。
    但當自己妻子要轉身離開的時候,齊鐵心卻拉住了妻子的手臂。
    “能…能讓我再看一眼孩子嗎?”
    “鐵心…”
    這個老男人看著襁褓中尚且年幼的孩子,原本扣著作為一個狙擊手絕對不會顫抖的雙手,突然抖動不止,輕輕的撫摸了一下自己兒子的額頭。
    “相信爸爸…爸爸一定會回來的?!?br />    在最后的一句道別之下,齊鐵心目送自己妻子的背影走上了樓梯。
    而他卻站在這座樓梯的之中,為手中那柄散發著火焰藥味的SVD上了膛!
    從他的口袋中掏出了兩顆手雷,緊握著,像是決定了什么似的,齊鐵心將一顆放入了自己的胸口的口袋之中,又一顆直接拉開了保險栓。
    “呃?。?!”喪尸們帶著咆哮沖了上來。
    “來吧!怪物……”齊鐵心沒有任何猶豫直接扔下了手雷,巨大的爆炸聲將那些喪尸炸成了碎塊。
    之后又對著屋頂開了兩槍,SVD巨大的槍聲吸引了所有喪尸的注意,這些喪尸的視覺與蛇類無異,靠著比人類強大幾倍的聽覺幫助他們尋找獵物。
    剩下的喪尸并不算多,十幾只左右的樣子,對于普通人來說,這些喪尸也許是致命的存在。
    但齊鐵心可不是普通人!
    “也許這是我最后一次當警長了吧?!饼R鐵心將自己帶有新中華聯邦國徽的警章扔到了地上,上面赫然寫著D級**強化者,幾個大字!
    “戰吧!”就這么近的距離齊鐵心用手中的狙擊槍,連連的開了幾槍,讓那十幾只喪尸跟著自己跑了過來。
    他的速度甚至還比喪尸要快上一籌!
    PS:書友群還是亞瑟王的那個群,264143093。
上一篇  目錄  下一篇
金枝玉叶电影免费国语_一级毛片免费无卡全部视频_我的好妈妈中字在线观看韩国_永久免费看A片高清不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