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⑨章
選擇字號:
上一篇  目錄  下一篇
    “查水表?”
    那個男人似乎無法理解路秋的意思。
    此時路秋抬起了頭,那個男人身上穿的是一身管家模樣的打扮。
    “你……”他與路秋的雙瞳對視上的片刻,原本哽咽在喉嚨中的話突然定格住了。
    天空那一輪原本皎潔的月亮,在管家的眼中突然變成了一抹猩紅,而且變為了兩輪!
    那是路秋的瞳孔。
    他的身上失去了血色,在沒有任何人注意的情況之下,一滴又一滴的鮮血,順著他腳下,流到了路秋的腳下。
    鮮血構成的鑰匙,刺入了門中將起扭動后打開。
    在外人看來,就像這位管家將門打開一樣。
    路秋已經察覺到了,在這個莊園的附近,有好幾個帶著殺意的存在,大概是類似于狙擊手一樣……他們此時正用著狙擊槍對準了路秋的身體吧。
    一旦路秋有什么異常的動作,就會一槍將路秋的身體給貫穿。
    可現在路秋在外表看來什么都沒有做啊。
    一個送快遞的,手上拿著快遞,這個莊園的管家代替他的主人來簽收。
    不是……很正常嗎?
    對…很正常。
    管家的身體站立在哪里,變得僵直,同時他的瞳孔也變得昏暗無光。
    大量的鮮血從他的腳下不停的涌入路秋的身體之中。
    路秋在剛才使用了鮮血轉換,將他的血液完全的吸收到了自己的死河之中。
    這個管家,是死河的第一個成員呢。
    “沒有事的?!甭非镒哌M了莊園,拍了拍他的肩膀:“我會送給你主人一個很好的禮物?!?br />    他的身體愣愣的站在那里,無法動彈,因為,他已經死了,體內的鮮血已經被路秋所抽干,現在他不過是一具干尸。
    在被人發現異常之前,快點找到那個博士吧。
    路秋走到了這個莊園的大廳。
    這種不協調感是怎么回事?
    當路秋走進莊園大廳的時候,根本沒有開任何燈。
    人類慶祝圣誕節喜歡在黑暗中慶祝嗎?答案是否定的。
    這簡直就給人一種開門等著你來的感覺??!
    果然被我猜對了嗎?
    路秋摘下了自己的帽子,將手中那個禮物扔到了地上。
    “這迎接的陣勢,還真是大啊,葉博士……”
    在路秋話語落下的剎那,整個大廳的燈光突然亮起。
    七位穿著漆黑色軍裝戴著防毒面具的士兵陡然沖入了大廳,拿起了手中的步槍對準了路秋。
    路秋攤開雙手,一臉無辜的看著站在莊園的中年人。
    “想不到你連自己的下屬都能夠欺騙?!?br />    誘餌……路秋明白,什么回家度假,只不過是一個幌子,世界上能夠讀取生命記憶的生物又不止路秋一個,這個世界超能力這么多,也指不定會有這些能力的人存在。
    一開始對那些在外士兵的指令就是錯誤的。
    “從感染體出現在這個城市開始,我就有點懷疑散播感染源的人在這個城市?!?br />    那位穿著白大褂的中年人,望著站在那里的路秋,大概距離有十來米的樣子,無框的眼鏡反射著白光。
    “而且我也不相信這些士兵的忠誠度,任何人被嚴刑拷打總會說漏嘴一些事情?!?br />    名為葉伏生的教授站立在哪里,看著路秋。
    “但我怎么也想不到,今天晚上就能夠抓住你這只小老鼠,我說的對嗎?吸血鬼路秋·F·阿卡特?!?br />    路秋與葉伏生對視而上。
    “我可不記得我的名字,在新聯邦這么出名?!?br />    “新聯邦?”他有些不屑,豎起了自己的手指:“區區躲藏在陰影中的小老鼠,怎么可能出名?只是在我的研究之上出名而已,作為這個世界僅存的幾只吸血鬼,研究你,我可是……非?!浅5母信d趣??!”
    又一個瘋狂的科學家。
    路秋知道在人類所統治的世界,吸血鬼這種處在黑暗中的生命,已經沒有剩多少了,也許路秋是這個世界上最后一只吸血鬼。
    但誰又能夠肯定呢?
    “病毒也是你散布的對吧?”葉伏生的疑問好像很多的樣子:“你是怎么得到那些美妙的東西?你自己研發的嗎?還是吸血鬼本身造成的原因?如果是后者的話,那我就必須將你的身體給肢解掉之后,好好的研究一下了啊?!?br />    在葉伏生的指令之下,七位握著突擊步槍的士兵,漸漸的向著路秋靠去。
    “人類的身體我已經研究的膩味了,吸血鬼的話,也許有新的發現也說不定?!?br />    “葉伏生教授?!甭非飹咭暳艘谎蹘酌勘?,全部都只是普通人,沒有一個是超能力者。
    “看起來你對活捉我這種事情很自信的樣子?!?br />    “當然,根據我推斷出的結果,最下級的吸血種,比起普通的人類強不了多少,所以就像老鼠一般,捏住你的尾巴提起來之后,就什么辦法都沒有!”
    “是嗎?”
    對啊,最下級的吸血種在人類的世界就像老鼠一樣,被他們踩一腳就會死亡。
    多么的…弱小。
    “那你不肯定這只老鼠臨死之前會反咬你一口嗎?”
    “多謝你提醒?!比~伏生突然打了一個響指:“士兵射擊他的雙腳和雙手,不要殺死他,活著的才更有研究價值!”
    “士兵?”
    葉伏生突然發現自己手下的士兵沒有聽自己的命令,全部都站在那里一動不動的。
    “怎么了?為什么不射擊?怎么回事?”
    葉伏生對于自己的下屬違抗自己的命令,開始變得有些惱怒,可是……血……
    月光照耀進了這一個大廳之中,在皎潔的月光照耀之下,大廳內突然流淌出了大量的血液。
    妖冶而又唯美的色澤。
    以那些士兵的身體為中心,開始不停的涌入路秋的體內。
    “抱歉啊,葉伏生教授?!甭非锇尊氖种钢喜恢螘r也沾染上了鮮血,路秋舔舐了一下指尖的血液,猩紅色的雙瞳散發出了一種名為饑渴的光芒:“你一直以來認為的那只小老鼠,不知不覺已經變成了一只能夠輕松吃掉你的怪物哦?!?br />    那些士兵全死了。
    在葉伏生說那些無用的廢話的時候,路秋一個一個用心臟擠壓和鮮血轉換,將他們的生命悄無聲息的奪走。
    “現在輪到你了,教授……”
    “怎么可能?!哼,不過這種情況也在我的推測之中!”
    葉伏生在這一剎那瞬間向后跑去,速度竟然比路秋反應還要快上一絲……這個家伙也是一個**強化能力者!等級在C級左右……
    但僅僅是三級生命。
    路秋讓這個得意忘形的人類付出了代價。
    一只手臂,他的一只手臂沒有逃離路秋鮮血轉換的范圍,頃刻之間化為了血液涌入了路秋的身體。
    葉伏生額頭溢出了大量的汗水,但他還是逃離了莊園,以不亞于吸血種的速度向后退去。
    路秋卻沒有繼續乘勝追擊。
    因為,他從剛剛吸取的血液之中,得到了一個很重要的信息。
    “原來是這樣嗎?”路秋站在那里,閱讀著血液中所攜帶的記憶:“你只不過是這個項目的負責人之一……”
    也就就算殺掉了葉伏生,黑光病毒的疫苗研發這個項目也不會停止!
    可惡,又被擺了一道!
    這個家伙也不過是一個誘餌而已!
    病毒疫苗研制的項目的主要負責人并不是這家伙……
    那是誰?
    路秋搜尋遍了葉伏生的記憶,都沒有這方面的信息。
    可現在已經沒有給路秋多少時間思考了…因為,這座莊園之外。
    出現了一支黑壓壓的洪流!裝甲車履帶轉動的聲音,直升機引擎轟鳴的聲音。
    燈光完全的將莊園所照亮,將路秋暴露在其中。
    無數槍口對準了路秋,在屋外不知何時已經出現了一支軍隊!
    早就…已經埋伏好了嗎?
    被將軍了……
    “好像,沒有地方逃了啊?!甭非锉┞对谶@強烈的燈光照射之下,手中出現了一柄巨型的反器狙擊材步槍:“那就讓我見識一下新聯邦的走狗,‘黑色守望’這一支部隊到底有多強大吧?!?br />    路秋在這一刻內心浮現出了一個計劃,瘋狂的計劃!既然我沒有辦法找到病毒疫苗研制地點的所在,那么就讓你們親自送我去哪里好了!
    PS:感謝紅白不死于貧窮、碭燃蕪純、云歧青谷……等幾位少年的打賞=W=
上一篇  目錄  下一篇
金枝玉叶电影免费国语_一级毛片免费无卡全部视频_我的好妈妈中字在线观看韩国_永久免费看A片高清不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