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六章 晨曦升起
選擇字號:
上一篇  目錄  下一篇
    這真的是一場讓人無力的戰斗。
    或者說是屠殺。
    單方面的屠殺……
    路秋已經完全的放開了手,對于子彈也沒有任何躲避的念頭,就讓它射入自己的身體,無論是大腦,四肢,心臟……什么地方都好,路秋已經忘記了自己死過多少次,復活了多少次。
    就連路秋自己也不記得,那些拿著槍依舊頑強的和路秋抗爭的士兵眼中,子彈完全對路秋起不了任何效果。
    恐懼在蔓延。
    除此之外,路秋腳底匯聚起來的鮮血也漸漸的變得越來越多。
    尸體堆積的也越來越多。
    雖然大多數的尸體他們的手腳都找不到自己的主人,腦袋都不知道飛到哪里去了。
    但是他們的鮮血無一例外都會聚攏在路秋的身邊。
    “不準逃!快點進攻!”葉伏生在哪里手忙腳亂的指揮者,大部分黑色守望士兵都在哪里英勇奮戰,只是剛剛舉起槍,就發現自己的手變為了猩紅色的液體滴落。
    無盡的鮮血…更多的血液,環繞在路秋身邊的那一滴小血滴吸食著這些血液,變得越來越大,開始成長了起來,現在差不多已經有一個大拇指那種大小。
    這也代表路秋的死河差不多有兩百多人左右。
    這就表示,需要整整殺掉路秋兩百次,才能夠將路秋真正意義上的斬殺。
    但這是不可能的。
    這些部隊已經在路秋面前失去了斗志,沒有斗志的人類是不可能殺死吸血鬼。
    “摧毀!”
    但身為基地之中最強的兩名戰力,那兩名納米裝甲士兵,在這關鍵的時候沖了出來。
    其中一人沒有拿槍,手上拿著戰術小刀,并不是普通的戰術小刀,刀刃在無時不刻的震動著,這柄刀的科技含量可不比他們身上穿的納米裝甲少多少。
    在他靠近路秋的時候,手中的刀刃一揮,路秋的一只手臂就輕而易舉的被切斷。
    “快!壓制住他……”葉伏生看著那兩名納米裝甲士兵后,心里有了底,但他不敢再在這危險的地方待下去。
    “現在必須將這情報上報給基地……”
    離開這里。
    葉伏生想要逃跑,他向著后方的門跑去……
    恐懼,他也會有??!現在他總算能夠理解為什么??艘驎敲醇恿恕?br />    這已經完全不是戰斗,而是地獄!
    就算殺不死那只怪物,兩名新聯邦的精英應該可以阻擋住那只怪物!
    葉伏生跑上了電梯,將層數按到了最高樓層,電梯門關上,葉伏生深深的松了口氣,頓時感覺自己安全了。
    接下來就是…葉伏生望向了基地的最頂層。
    路秋當然知道那只自負的科學家跑路了,但是路秋沒有去追,他現在根本沒有辦法去追。
    兩位納米裝甲士兵,完全的將路秋的路給堵住了。
    戰術小刀再次向著路秋的脖頸襲來,但路秋沒有給他揮刀的速度……
    “提問……”路秋伸出手,比這位納米裝甲士兵要快上幾倍的速度抓住了他的腦袋,將他的身體重重的撞擊在了地上。
    另外一名納米裝甲士兵想要來支援,可是……
    “呃啊?。?!”
    在倉庫的后方,原本路秋進來的位置,突然沖出了大量的喪尸。
    它們在努力不懈的撞擊之下,突破了鐵門的封鎖,兩三只二級感染體,向著那名納米裝甲士兵沖了過去,將他所逼退!
    “你的等級是什么?”
    路秋望著被自己按在地下的士兵。
    “三級生命體?四級生命體?”
    “!”他無法說出話來,身體完全的被路秋所禁錮,這股力量……到底是怎么回事!
    在幾個小時前,這只怪物的速度和力量完全無法與自己匹敵,在幾十分鐘前,這只怪物的速度和力量與自己持平……
    現在,他已經能夠完全的壓制住自己!
    到底怎么回事!為什么!
    人類無法理解的進化速度,他竟然感覺自己的鮮血正在順著自己的身體向著路秋的手上流淌……
    “原來如此啊,你不過是一個區區的三級生命體而已?!?br />    路秋緊緊捏住納米裝甲的頭盔,手一用力,**炸裂的沉悶聲就在裝甲中傳出。
    三級生命…對路秋來說,不過是餌料而已。
    “接下來就是……”路秋松開了那名已經死亡的納米裝甲士兵,望著另一名被喪尸群所包圍的納米裝甲士兵,然后抬頭望向了這個基地的頂樓:“正餐時間……”
    ……………………
    只有一個人。
    存活下來的只有葉伏生一個人。
    這種生物不應該存活在世界上,葉伏生到現在大腦還處在那種刺激之中。
    不管怎么樣,能夠遠離哪一個地獄了,現在……
    離開基地的大門就在葉伏生的面前。
    葉伏生走到了大門口,在一旁的艸控臺上正在輸入開門的指令。
    不過…好像又有一班電梯到達了頂樓了呢。
    誰!葉伏生驚恐的回過頭去,看向了電梯門。
    他的心提了起來,連眼睛都不敢眨一下的看著電梯的門口。
    大門打開了,高大的漆黑色身影站在了哪里。
    漆黑色的裝甲表面覆蓋了血跡,赤紅色的護目鏡……
    “什么啊…是中尉啊?!比~伏生發現是自己的手下后松了口氣:“果然不愧是中尉嗎?殺掉那名吸血鬼后回來了?”
    等等…葉伏生說到這里差點咬掉了自己的舌頭。
    殺掉?
    什么殺掉?!
    怎么可能殺掉!
    那為什么?
    他緊緊的盯著那名穿著納米裝甲的身影。
    就像沒有靈魂一樣倒在了地上!
    頭盔在倒下的瞬間脫落了下來,露出了一個面帶驚恐的成年男子的臉……
    “救救我…博士…”這么士兵伸出了手,乞求著。
    “該死…可惡…”葉伏生想后退去:“你也…變成了那樣嗎?和那些怪物一樣!”
    整個下半身都消失了…那名士兵整個下半身都消失,在他倒下的時候,電梯之中的另外一些東西也沖了出來。
    喪尸,名為喪尸的生物沖了出來,并沒有注視那只博士,反而卻是沖向了面前那位士兵。
    因為三級生命的血肉,怎么樣也比一個普通人好吃。
    就在葉伏生的面前,曾經的得力手下被一群喪尸一點一點的吃掉。
    “又見面了,博士?!?br />    路秋從電梯中走了出來,與葉伏生對視著。
    砰!一聲槍聲,葉伏生拔出了自己的手槍精準無比的射中了路秋的大腦,讓路秋向后退了一步,身體的動作暫時減緩了一下。
    “你是抓不住我的!”
    通往外界的大門應聲而開。
    葉伏生跑了出去,同時也關上了大門。
    外面,已經天亮,太陽緩緩的升起,晨曦將這片金屬甬道所照亮。
    是光芒…葉伏生瘋狂的向著出口處跑去。
    那扇門能夠擋住他,我能夠逃跑!
    希望在葉伏生的心中浮現。
    可是…當他走到出口的時候。
    “這…是…什么?”
    冰封…
    湛藍色的冰晶將整個甬道的出口死死的冰封??!
    冰晶透過陽光,看起來美輪美奐。
    “混蛋!混蛋??!”葉伏生用手撞擊著這一道冰墻,哪怕力氣過大讓手的肌肉裂開,葉伏生也毫不在意……
    這道冰墻是怎么回事?我明明能夠逃脫的!
    葉伏生拔出了自己的手槍,掙扎著,扣動扳機將整整一個彈夾的子彈射向了封鎖住自己生路的冰墻。
    但是沒有用,什么用都沒有,子彈根本無法造成任何傷害。
    如果再不快點的話…再不快點的話!葉伏生猛然的抬起了頭,他驚恐的望向了身后……
    鮮血從門縫中滴落,最后化為了哪一個惡魔的身體。
    “圣誕節快樂,葉教授……”
    路秋站立于甬道中,與葉伏生面對面。
    葉伏生倒在了地上,靠著后方的那道冰墻,握著手槍顫抖的指著路秋。
    這是他唯一的依仗,五百名黑色守望部隊已經全部都被他給殺光了!
    一個不剩的都被殺光了!
    三名納米裝甲士兵也變成了那些怪物級們的餌料。
    現在,他已經什么都沒有!
    不可能!
    “我明明能逃走的!我明明能逃走的!”葉伏生感受著背后冰涼的感覺。
    就是這扇冰墻…為什么?!
    為什么??!
    “你想被怎么吃掉呢?”路秋站立于葉伏生的面前,舉起了自己的手,兩只手的食指與拇指一起構成了一個好似眼睛的形狀,路秋的猩紅色瞳孔透著這個空隙,望著他。
    “先從頭吃起?還是腳?不不不不……干脆一口吞了吧,一口吞……”
    不止一雙眼睛,恍惚之間,葉伏生發現路秋身后裂開了一道赤紅色的間隙,在間隙之中上千雙猩紅色的瞳孔陡然裂開,注視著葉伏生。
    那是什么?地獄嗎?
    “呃啊啊……”死者的低鳴聲開始響起,一只又一只手臂,從這赤紅色的間隙之中伸出。
    葉伏生認得他們!這些都是曾經被路秋殺死的家伙,自己的士兵!
    “啊啊啊啊??!”
    理智,終于在這一刻崩潰。
    葉伏生總算理解了??艘虻哪且痪湓?。
    有的時候,被子彈貫穿大腦這種死法,是多么的幸福。
    葉伏生舉起了自己的手槍,對準了自己的頭,想要扣動扳機卻發現里面已經一顆子彈都沒有了。
    被自己毫無節制的發現給用的一顆都沒有,現在連自殺都只是一種奢侈。
    不要!那些化為死靈的士兵將葉伏生給淹沒。
    不要??!
    然后一點點的給啃食。
    幾分鐘過后,地上除了鮮血之外,就什么東西都沒有了。
    “自負…是一種很好的情緒呢?!?br />    真的是一種很好的情緒。
    傲慢…對于人類來說。
    路秋低聲的說著。
    一切都已經平靜了下來,這座基地……無人生還。
    冰墻在此時崩裂,化為了點點冰晶消失于路秋的面前。
    太陽照射了起來,陽光驅逐了一切的寒冷,路秋站立于陽光之下,白皙的皮膚上沾染了大量的鮮血。
    “主人……”阿爾薩絲沒有穿斗篷站在了哪里,銀色的長發折射著陽光,貓耳一抖一抖的表示著她內心的情緒,此時的阿爾薩絲就像潔凈的冰一樣,純潔的不忍心讓人所玷污。
    “歡迎回來……”
    歡迎…回來…嗎?
    路秋沾染上了鮮血的臉綻放出了微笑,就像陽光一樣的微笑,這并不是偽裝,同樣被鮮血所布滿的手,伸了出來輕輕的撫摸著阿爾薩絲的額頭。
    “嗯…我回來了?!?
上一篇  目錄  下一篇
金枝玉叶电影免费国语_一级毛片免费无卡全部视频_我的好妈妈中字在线观看韩国_永久免费看A片高清不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