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章 冰封墓地
選擇字號:
上一篇  目錄  下一篇
    “主人?!?br />    阿爾薩絲酒紅色的瞳孔注視著滿身是血的路秋。
    “這個啊…"路秋召喚出了自己的死河,那顆小血滴有越變越大的趨勢,吃的越多所以長的越快,現在差不多有路秋一個手指那么大小了。
    死河剛剛出現就將路秋身上的血液吸食殆盡。
    路秋身上的衣服也可以用死河來創造,就例如現在路秋身上穿的白色寸衫,完全沒有任何子彈射穿過的痕跡。
    “剛剛處理完這個基地,阿爾要一起游覽一下嗎?”
    路秋還不打算離開,這座基地里面有很多東西需要路秋去處理,例如藥劑的生產工廠,還有哪一個原型體。
    阿爾薩絲沒說話,乖巧的跟到了路秋的身邊。
    一路之上除了幾只喪尸聚在一起大塊大塊的在哪里吃早餐或者晚餐之外,就沒有什么其他的特別景色了。
    阿爾薩絲外表雖然是一個嬌小的女孩子,而且還是那種想讓人抱在懷里好好疼惜一番的感覺,但她卻是名副其實的巫妖王,對于幾只小喪尸聚餐的樣子好像已經習慣了的樣子,不過作為亡靈的她不存在進食這么一說。
    路秋根據這些駐地人員的記憶,走到了藥劑的生產工廠。
    這個基地真的非常的大,踏入了藥劑的生產工廠后,這座基地的大小,路秋再次有了一個深刻的認識。
    流水線一般的生產車間,完全靠機器來艸作。
    但生產出的量并不算大,這個車間早就已經停止生產了,在路秋造成動亂的時候,大概就已經停止了。
    但是看藥劑的儲備量,也不過二十多瓶的樣子,可見這種藥劑并不是能夠大規模的量產。
    “這是新聯邦唯一的生產地,雖然沒有抓住發明人,??艘颉つ滤继?,把這里毀掉的話也差不多了?!?br />    路秋走到了成品區,拿起了一瓶看著其中琥珀色澤的藥劑,仔仔細細的打量著。
    “阿爾,你覺得這些東西的原料是什么?”
    “……”聽見路秋問自己,阿爾薩絲歪著腦袋望著路秋手中的那瓶藥水,貓耳一個豎起一個耷拉而下,不知道在思索著些什么事情。
    “猜不出來嗎?”
    路秋拉開了封鎖住這瓶藥劑的封口,琥珀色的液體順著路秋的手指流淌著。
    在持續了幾秒鐘這種流淌的速度過后。
    “真是可怕啊……”路秋將這瓶藥扔到了一旁。
    “?”阿爾薩絲不解的望著路秋。
    “果然…人類是一種很可怕的生物啊?!?br />    路秋向著工廠之后,表明了原料間的房間走了過去,這也是被鋼鐵封鎖的大門,需要輸入密碼才能進去,環繞在路秋身邊的死河就像一個搜索引擎一樣,將葉伏生這一部分的記憶傳遞到了路秋的腦中。
    路秋伸出手輸入了密碼,大門…打開了。
    白色的霧氣突然在門中冒出。
    阿爾薩絲瞬間沖到了路秋的身邊,抽出了自己的劍,耳朵豎起警惕的望著里面。
    “沒事,阿爾?!甭非锱铝伺录绨?,讓這只神經過敏的小貓咪冷靜一點。
    “……”阿爾薩絲收回了自己的劍,站在了路秋一側,和路秋一起望著其中的景色。
    呈現在阿爾薩絲與路秋面前的是……
    人類的身體……
    或者說被冰封的身體。
    這是一個冷藏室,大量的人類身體被套在了薄膜內懸掛在了上面,就像輸液管一樣的東西刺入了這些人類的脊椎骨之中,不停的抽取著一些不知名的東西。
    而這些,就是投放于所有國民食物,或者飲水之中的藥劑,所制成的原料。
    “我本來以為只有我們吸血種會以人類為食?!甭非锿切┍槐馐ブX不知道多久的人類:“想不到人類自己一直以來都在做這種事情嗎?”
    被冰封在薄膜之中的人類各種各樣的人種都有,路秋走近了一個成年男人的面前,望著薄膜下面懸掛的說明。
    “這家伙的名字叫霍克·盧瑟,第三次世界大戰時候USA的士兵?被俘虜后抓到這里了嗎?這也表示他在這里被冰封了整整幾年的時間了?!?br />    路秋游走于這些被冰凍的薄膜之間。
    “這個家伙…是一個被判了死刑的囚犯,好像也是在三年前被抓到這里,新聯邦還真是物盡其用啊?!?br />    “還有一個新聯邦自己的士兵?!?br />    “全部都是被判了死刑的囚犯和敵國的士兵嗎?到底是誰發明出這種藥劑的,讓那些對于新聯邦是垃圾一樣的存在,變成了珍寶?真是厲害?!?br />    路秋轉了一圈,突然被阿爾薩絲給抓住了衣角。
    “怎么了阿爾?”路秋轉過身,發現阿爾薩絲伸出手正指著一個方向。
    路秋順著阿爾薩絲所指的方向望了過去……
    “這…還真是讓人感到恐懼啊,所謂的人類?!?br />    在路秋視線之內的,并不是那些被判死刑的囚犯,或者說是敵國士兵,甚至連成年人都不是…而是一個小女孩。
    肌膚上的色澤已經變成了蒼白色,嘴唇也變得烏紫色,從外表上來看應該是一位UK那一部分地域的人種。
    “安吉拉·密西恩?天使嗎?”
    路秋望著下方關于這個孩子的說明。
    “她的…母親?!卑査_絲又拉了拉路秋的衣角,指著另一側。
    這是一個比較大的真空薄膜,在其中不止冰封了一名女孩,還有一名成年的女姓,她們兩人哪怕被冰封在這永無天曰的棺材之中,也緊緊握著對方的手。
    “三戰時候的戰俘?!甭非锟粗厦娴恼f明可以肯定:“好像被俘虜后抓到這里來了?!?br />    “這樣說的話,這一個倉庫之中所冰封的人類……”
    “不僅僅是曾經對新聯邦有仇恨敵國的士兵,哪怕與戰爭沒有任何關系,敵國的平民也成為了新聯邦公民們的餌料嗎?”
    路秋越來越覺得新聯邦的統治者的強大了,簡直是物盡其用的極限!
    非我族類,必誅之,這句話還真是為他所創造的。
    也許在那位統治者的眼中,戰爭是沒有平民與士兵之分……敵對國家上的一切都是敵人,都必須消滅,憐憫什么的都不應該存在
    “他們的肌肉,每一滴血液已經完全的晶體化了,在這么漫長的冰凍中,他們只能沉睡在這里,如果被喚醒的話,就會死亡?!?br />    路秋繞了一圈后,發現了一個熟悉的身影。
    “不過,這一個好像可以喚醒他?!?br />    路秋望著最外圍的一個沉睡于薄膜之中的身影,路秋拉扯起了下面的標簽,望著下面所寫的名字。
    “亞歷克斯·墨瑟……病毒原型體……”
    PS:0X0據說投了推薦后,大家新年會有好運口牙!
上一篇  目錄  下一篇
金枝玉叶电影免费国语_一级毛片免费无卡全部视频_我的好妈妈中字在线观看韩国_永久免费看A片高清不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