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五 屠殺
選擇字號:
上一篇  目錄  下一篇
    果然比起接近蘇勒。
    路秋還是對新聯邦的黑歷史比較感興趣,畢竟在接近蘇勒之前,必須掌握關于A級能力者開放計劃的大致內容。
    如果潛入黑色守望部隊的話,應該能夠做到吧?
    路秋走到了那三名倒在地上的黑色守望面前。
    兩名黑色守望的身體被路秋撕碎,還有一名陷入了昏迷。
    路秋的手沾染上了其中一名被撕碎的黑色守望的血液之上,漸漸的將他的血液全部的都吸收過后。
    被路秋吸收了血液的這名士兵,他在黑色守望之中的身份還不低,同樣是士官長的級別,也就是這支小隊的隊長。
    路秋的身上浮現出了大量的血液,這些血液漸漸的將路秋的身體所覆蓋,之后,以這位黑色守望士官長的記憶,完全的將他的軍服復刻了出來。
    防毒面具,漆黑色的軍裝,手中握著的突擊步槍,以及標識著身份的肩章,路秋身上現在的全部打扮。
    這是死河的力量,用血液構成自己的衣衫。
    黑色守望是通過聲音和編號來確認是否是自己的隊友,路秋吸收了對方的記憶,能夠模擬他的聲音,也知道平常應該怎么去做。
    所以暴露的可能姓很小。
    再加上有這個家伙做擔保,可能姓就更小了。
    在路秋的意志之下,那名昏迷過去的黑色守望士兵站了起來。
    “長官,請求新的指示?!彼嬷约旱念~頭,望著路秋。
    忘記了,之前發生的事情他忘得一干二凈。
    每一個吸血種都是催眠的大師,人類只要注視著吸血種的那雙瞳孔,甚至連靈魂都會被奪取。
    現在路秋在他的腦中植入了記憶,記憶是一個二級感染體撕碎了一位隊友后逃逸的記憶。
    “區域清掃完畢,迅速歸隊?!?br />    路秋的聲音沒有讓他得到任何懷疑,于是兩名黑色守望的士兵,向著赤夜市外圍的一座私人機場趕去。
    坐上裝甲車大概是行駛了幾分鐘的樣子。
    路秋走下裝甲車的時候,發現這座機場已經完全的被軍隊所包圍了。
    穿著綠色的陸戰隊員的士兵和穿著黑色服裝的黑色守望士兵面對面的站在一起,表面上看起來沒有什么沖突,但其中還是彌漫了一股火藥味。
    路秋根據記憶到了黑色守望的登記處報到了一下歸隊的事宜后,卻突然感覺到了一股很危險的氣息。
    不止一個,整整三個讓路秋感覺到興奮的氣息,吸血種喜歡上等生物的血液,也很敏感。
    這個飛機場,整整有三位能力到達A級的存在,其中一個竟然在候機大廳……
    也就是平民所在的地方。
    另一個則在飛機場中臨時設置的指揮部內。
    最近的一個正在向著路秋走來。
    “32號士官長,帶上你的人跟我走?!?br />    那是一名穿著與黑色守望同樣軍裝的男人,沒有戴上防毒面具,消瘦的面容,一雙就像狼一樣的眼睛在暗處潛伏,隨時就會咬上你一口一樣。
    路秋知道他是誰,通過這名士官長的記憶,他名為墨德爾,是中歐混血,但卻一直效力于新聯邦多年,目前是黑色守望這支部隊的指揮官之一。
    當然,最重要的是他是一名A級超能力者,與蘇勒相同的存在。
    據說他最恐怖的紀錄是在第三次世界大戰的時候,曾經孤身一人將敵方軍營之中的首腦全部屠殺。
    這就是超能力者的強大,如果路秋沒有猜錯的話,墨德爾的能力應該是艸控影子之類的能力。
    具體來說就是扭曲空間,潛入陰影之中。
    非常適合暗殺。
    被識破了嗎?聽見他指名道姓的叫自己過去,路秋開始警惕了起來,叫上了這個小隊之中僅存的一人跟著墨德爾走了過去。
    他的目標是臨時搭建的司令部。
    “在這里警戒,警告一切靠近的普通士兵,不要再向前一步?!?br />    走到司令部的門口的時候,墨德爾告訴了路秋命令。
    出乎意料的挺簡單的,隨便找兩個人嗎?
    “了解?!甭非锓瓷碚驹诹怂玖畈块T口和那名士兵一起。
    同時也掃視著這座機場中的一切。
    總的來說還是黑色守望的部隊人數多于新聯邦陸戰隊,蘇勒的這支部隊是從文漢市一路趕來的,士兵們早就精疲力竭,他們起初的目的是為了鎮壓文漢市的感染,但最后不知道為什么變成了拯救平民。
    就例如現在機場中有大量的平民等待著飛機到來送他們去安全的地方。
    食物儲備也不足夠了的樣子,派出的偵查隊員也是為了去尋找食物。
    “蘇勒少校,你失格了!”
    吸血種有著優秀的聽力,路秋能夠輕而易舉的聽見用了防聲器材的司令部中,兩位指揮官之間的對話。
    “我不明白失格是什么意思,墨德爾準校?!?br />    幾天不見,蘇勒的聲音明顯帶著一種無法掩飾的疲憊,但還是十分具有威嚴。
    “新聯邦給你的任務是打擊病毒!摧毀病毒母巢,以你的能力應該是很簡單的事情!但看看你做了什么?”
    “六天時間!六天!病毒就擴散到了新聯邦整整九分之一的領土,從一座城市擴散到了接近上百座城市!但是蘇勒少校不僅僅沒有對病毒實行打擊,反而卻在救那些流離失所的平民?這是嚴重是失格!蘇勒少校?!?br />    “你的意思是讓我對那些被喪尸所追趕的平民視而不見嗎?”蘇勒冷靜的話語中卻蘊含著一種讓人無法反駁的威嚴。
    “你要記得你的使命!你是來殲滅病毒,不是來救人的!救人自有其他的部隊負責,蘇勒少校,我現在命令你立刻舍棄這個飛機場和在這飛機場之中的平民!將新聯邦發來的情報上所標記的病毒母巢給摧毀……”
    墨德爾聲音中同樣透著不容質疑的魄力。
    “我可不記得你有命令我的能力,墨德爾準校!”
    “總統大人親自下達的命令!病毒清掃已經全權由我的人負責,連你也必須聽從我的命令!”
    “如果我拒絕呢?”
    蘇勒似乎無法放棄那些平民。
    “那我就將那些讓你拒絕的理由消失!”墨德爾一字一句帶著冰冷刺骨的感覺。
    隨后,路秋得到了新的指示……
    ‘第一小隊,第二小隊注意,突入候機室,射殺掉其中的全部平民,陸戰隊如果有違抗一并射殺!’
    路秋的無線電中的消息。
    有樂子了。
    “你守在這里?!甭非锵蛑敲勘逻_了命令后,拿起了突擊步槍和其他的黑色守望部隊匯合。
    “長官有什么事嗎?”原本守在候機室前的陸戰隊員,看見二十幾個黑色守望的士兵跑了過來,立馬站了起來。
    “離開這里,回到你們的陣地補給彈藥!”
    身為長官的一名黑色守望士兵給那些陸戰隊員下達了命令。
    “可……”他們好像有些不放心其中的平民。
    “這里由我們接管?!?br />    “明白!”
    軍命難為,這是身為一個軍人的職責,但他們怎么也想不到,這支部隊到此并不是為了保護平民而是……
    屠殺!
    路秋將手中的突擊步槍上膛后,跟著這支部隊的末尾走進了候機大廳。
    剛剛進入就感覺空氣有些沉悶。
    候機大廳非常的大,大概坐了幾千人的樣子,其中各種各樣的人都有,年輕人,老人,幼兒,婦女,學生,上班族……
    當這支漆黑部隊走入其中的時候,一名坐在門邊好像穿的很貴的服裝有些肥胖的中年人走到了他的面前。
    “喂!士兵!飛機呢?說好了帶我離開這里的飛機呢?怎么還沒有來?!我可是這個地區的……”
    砰!
    他還沒有說完,一聲槍響頓時終結了他的話語,肥胖的身體倒在了地上,鮮血開始蔓延。
    大廳中陷入了一種奇怪的寂靜,隨后尖叫聲開始蔓延,人群開始恐慌了起來。
    “全部射殺一個不留!”
    冰冷無情的命令下達的瞬間,所有黑色守望的士兵舉起了手中的槍,向著大廳內的所有無力的平民開始了掃射。
    無論是任何人,都無法在槍口下存活。
    鮮血在地上流淌漸漸的匯聚了成河……
    尸體在地上堆積,漸漸的堆成了山。
    殺死這些人的并不是怪物,而是和他們同樣的人類……
    殺光他們…無論是任何人!
    一個都不要留下。
    PS:鞠躬感謝碭燃蕪純少年的打賞,咳咳,還有投票到此結束……
上一篇  目錄  下一篇
金枝玉叶电影免费国语_一级毛片免费无卡全部视频_我的好妈妈中字在线观看韩国_永久免费看A片高清不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