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⑨章 毀三觀
選擇字號:
上一篇  目錄  下一篇
    路秋需要那火焰……
    那能夠將鋼鐵所融化的炙熱之火。
    路秋非常的需要…現在。
    可是這一顆棋子卻在對方的手中。
    所以,路秋要將他奪過來。
    “這些平民怎么辦?”
    在機場陰暗的角落之中,幾位黑色守望的士兵聚集在一起,包括路秋在內。
    平民并沒有被全部殺死,還殘存十幾人左右的樣子坐在那里不知所措。
    黑色守望留下這些平民并不是因為手下留情,而是這些平民的姓命還有許多作用。
    “將他們帶上裝甲車,博士需要[***]的人類?!?br />    “37跟上?!敝笓]官指著其中一輛裝甲車,命令路秋登陸。
    “明白?!?br />    路秋之要知道基地的下落可不是為了自己,而是為了找回某少校的記憶,所以,在路秋踏上裝甲車的時候,一滴血液在任何人沒有察覺的狀態下落入了地面。
    隨后這滴血液順著路秋的腳底一路滾向了那滿是死尸的大廳中。
    血之分身
    五十萬點絕望值。
    用血液構成一個分身,分身擁有本體的力量和速度,無本體的特殊能力,需要時本體能與分身互相轉換。
    那一滴血就是路秋死河中的一條命。
    在找到了基地下落的時候,路秋可需要蘇勒這個英雄來救這些幸存下來的平民逃離這個地方呢。
    在當路秋登上裝甲車之后,也許是人最少的一輛,在其中的平民竟然只有兩位。
    所以只用路秋一個人來看管。
    可……
    讓路秋想不到的是,面前這兩位,路秋全部都認識!
    “你們究竟想做什么!”
    明明已經身處絕境,手無寸鐵但卻用這種語氣質問著,剛剛沒有任何留情屠殺掉大量平民的黑色守望。
    丹娜,身為記者身份的她,似乎讓她的膽量比尋常人大的許多,亞歷克斯·墨瑟正在尋找的妹妹,現在不是正好好的在這里嗎?
    “非法監禁,新聯邦難道都是一群野蠻人嗎?還有剛才無緣無故的對平民的屠殺……”丹娜好像非常生氣的樣子,完全沒有意識到,她現在處在俘虜的狀態。
    “丹娜姐……”蜷縮在裝甲車一角好像有些恐懼的少女伸出手扯了扯丹娜的衣角。
    她身上穿著的女子高中生的制服…而路秋認識她。
    活下來了嗎?路秋注視著那位蜷縮在角落的少女,還有她細嫩的脖頸上那讓人矚目的兩個血洞……這是被吸血鬼吸食過鮮血后的證明。
    竟然沒有被喪尸給吃掉還真可惜啊,我可愛的第一份晚餐。
    夏櫻…
    路秋第一次感到滿足的晚餐。
    也許吧,人類是一種名為‘即興’的情緒,路秋并沒有殺死這個人類。
    現在竟然活下來了嗎?真讓人驚訝。
    “可惡……”丹娜也許察覺到了路秋手中的槍械上膛聲,安分的坐在了夏櫻的身邊,咬著牙在夏櫻耳邊低語著些什么。
    盡管她們聲音很小,但是路秋卻聽得很清楚。
    “我不理解,夏,你明明好幾次有離開這個地獄的機會,你卻放棄了,現在卻只能淪落到這里…”
    “丹娜姐不一樣嗎?”夏櫻抱著自己的雙腿,望著坐在對面的那名黑色守望的士兵,內心在期盼著些什么。
    “我是為了我的哥哥…雖然他被感染了,但我知道他還活著,所以一直在找他,那你?你有什么理由一直留在這個地方?”
    “……”
    夏櫻下意識的撫摸了一下自己的脖頸。
    “想見…一個人吧?!彼行┎淮_定。
    “誰?”
    “一個很和藹的大哥哥呢?!?br />    傷口處似乎又有些刺痛,夏櫻捂住了自己的脖子,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反正現在是真正的完蛋,如果有人來救我們就好了?!?br />    丹娜的心也沉了下去,不再繼續交談。
    抱歉啊,少女,你口中和藹的那個大哥哥就在你面前。
    路秋現在真的沒有辦法理解這個人類在想一些什么事情了。
    明明自己曾經對這個人類露出了獠牙,明明曾經打算吃掉她,但她逃過一劫后卻竟然反而開始尋找起自己來?
    做什么…自投死路嗎?
    雖然碰見這兩人是在路秋意料之外,可現在路秋的目標并不是吸血……
    而是將一顆名為蘇勒的棋子,從新聯邦的手中奪過來??!
    所以路秋閉上了自己的眼睛,裝甲車已經開出了很遠的距離。
    但血之分身的本體與分身的互換是沒有距離限制的。
    路秋的意識轉移到了那一顆正在機場的血液之上。
    接著在某個角落,漸漸的轉換為了人類的身軀。
    平民的尸體堆積成山的機場已經被封鎖了起來,任何人都不能靠近。
    此時路秋身上穿的是便裝,路秋嗅著空氣中鮮血的味道,找到了自己的目標。
    …………
    軍人的職責是保護平民……
    難道不是嗎?
    蘇勒第一次對自己的價值觀產生了偏差。
    自從自己加入這個組織開始,被冠以少校之名開始。
    就一直在做的事情……
    但是今天,自己卻只能夠眼睜睜的看著平民在所謂軍人的槍械之下死亡。
    蘇勒站立于候機大廳中。
    那些平民的尸體之中,久久不能回神。
    自己做錯了嗎?到底做錯了什么?
    “呃……”蘇勒突然感覺自己的手臂又傳來了劇烈的疼痛。
    時間…不多了。
    從那一天與那只烏鴉戰斗之后,病毒已經蔓延到了蘇勒的整只手臂。
    不久之后,自己也會變成像那些喪尸一樣的怪物。
    就像那些被新聯邦給無情射殺的怪物一樣的下場。
    這樣下去真的好嗎?
    可…這些平民被殺死都是自己的錯。
    我該怎么辦?該…怎么辦?
    蘇勒陷入了迷茫之中,望著那些尸體……
    “!”但蘇勒卻察覺到了這些尸體之中,有生命的痕跡。
    還沒有死!
    蘇勒沖到了候機廳的一個角落,在被血跡沾染的一個人身邊半蹲了下來,伸出手抵在了他的胸口處。
    心臟…心臟跳動的聲音!
    蘇勒這輩子都沒有這么開心過……
    “等一下,我馬上叫救援隊來!”蘇勒正準備叫救援隊的時候,衣角卻被拉住了。
    “還有人被…帶走了?!奔毼⒌穆曇?,從哪個‘幸存者’的嘴中說出。
    “還有…幸存者?”蘇勒想到這里大腦卻突然刺痛了一下,一股莫名的記憶從蘇勒的腦中冒出。
    等他再次反應過來的時候,面前之人也已經死亡了。
    可蘇勒的腦中卻多出了一些好像不屬于自己的記憶。
    還有人活著,這是蘇勒唯一知道的東西,他站了起來,望著城市的一個方向。
    被黑色守望給綁走了。
    必須去贖罪…
    把他們救回來。
    蘇勒內心中升起了一種名為希望的東西,他踏出了候機大廳,第一件事情就是去尋找代步工具。
    “軍人的職責是保護平民嗎?”路秋坐在飛機場的頂端,五指之間一根又一根由鮮血構成的細線紛亂的舞動著。
    血液艸控等級高了之后的一點小把戲,能夠暫時的讓某一個尸體按照路秋的意志來活動,例如復活之類的事情。
    “真是偉大的人生觀啊,快點去吧,那些平民等著你這個英雄去拯救?!?br />    路秋打了一個響指,身體化為了鮮血消失不見,意識再次轉回了坐在裝甲車上的本體身上。
    突擊步槍的彈夾路秋已經裝滿。
    接下來要做的事情大概就是……
    將那位少校的人生觀和希望徹底的粉碎掉呢,然后產生名為憎恨的情緒,最終變成我的提線木偶。
    PS:因為前期的坑沒有挖好的緣故,所以少校線有些難寫……不過馬上就會結束的。
    lt;/agt;lt;agt;lt;/agt;;
上一篇  目錄  下一篇
金枝玉叶电影免费国语_一级毛片免费无卡全部视频_我的好妈妈中字在线观看韩国_永久免费看A片高清不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