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靈氣復蘇?
選擇字號:
上一篇  目錄  下一篇
    “你是不是又想挨打了?!?br />    許小雅壓低聲音,盡管心情十分惡劣,但臉上還要掛著笑容。
    “難道這頭蠢熊被辛巴給嚇出病了?”
    許小雅想起上場前發生的事,團里的明星獅子辛巴不知道為什么突然發瘋,不僅攻擊其它幾頭猛獸,還撲到鐵籠子外面瘋狂抓撓,恨不得活撕了里面的熊大,給這頭徒有其表的大笨熊嚇得不輕。
    除此之外,許小雅暫時想不到棕熊有什么原因罷演,畢竟這頭蠢熊對于馴獸師的命令向來服從,是團里最配合表演的動物之一,雖然最近不知什么原因導致體形暴漲,但性情沒有變化。
    “辛巴不在?!?br />    許小雅撇了一眼表演臺,臺上老實蹲坐著幾只獅子老虎,發狂的獅子辛巴還在后臺的鐵籠子里關禁閉,并沒有放出來演出。
    “回頭非得好好教訓一頓這頭蠢熊不可?!?br />    許小雅并沒有因此可憐這頭棕熊,反而十分惱怒,怎么早不出現問題,晚不出現問題,偏偏在自己演出的時候讓她下不了臺。
    “怎么回事,還演不演了?!?br />    “退票退票,浪費老子時間?!?br />    明眼人都看出來棕熊罷演了,場面一度冷場,小孩子都在樂,大人卻有些不滿,喧嘩聲四起,有些急脾氣的觀眾已經開始嚷嚷著要求退票。
    “這是你自己找打的?!?br />    許小雅臉色難看,掏出別在腰間的鞭子。
    “吱吱...”
    “咩...”
    一見她亮出鞭子,兩只正在表演的小猴子嗖地竄上一旁的圓環上,之前走鋼絲的山羊也發出咩咩的叫聲,遠處蹲坐的幾只獅子老虎都下意識夾緊尾巴。
    馬戲團的動物最怕的就是鞭子,為了訓練它們服從指揮,大多數動物被從小打到大,已經有了心理陰影,連老虎獅子這種大型猛獸都不敢輕易反抗。
    更何況,只有這群動物知道,這個女人才是團里下手最狠的人。
    “小雅別動手?!?br />    一名帶著鴨舌帽的男馴獸師連忙趕過來救場。
    “讓我和熊大溝通一下?!?br />    許小雅哼了一聲,沒說話,默許。
    男馴獸師蹲在鐵籠子旁,語氣溫和的勸導:“熊大聽話,今天就表演這一場行嗎?!?br />    “你不是最喜歡吃蜂蜜嗎,表演完就給你蜂蜜吃?!?br />    “再不聽話,我可護不住你了?!?br />    男馴獸師名叫陳天,是真正負責訓練趙熊的馴獸師,以前都是他和棕熊配合表演,最近團里為了營造美女與野獸的氛圍,才讓許小雅代替。
    但這次顯然是失效了,陳天的話也絲毫不起作用,并不買賬。
    雖然聽到蜂蜜兩個字,趙熊的兩只熊耳本能地抖了抖。
    呵,你熊大爺才不會被區區糖衣炮彈所打倒。
    這頭熊的身體里,可是住著一個成年男人的靈魂,當著這么多人的面表演節目賣笑,真當老子不要面子嗎。
    趙熊明擺著不演,陳天一時也沒招。
    “讓我來吧?!?br />    許小雅狠狠輪動,鞭子騰空,甩下。
    啪!
    鞭子砸在地面,發出呼嘯刺耳的炸裂聲。
    這是對猛獸的恐嚇。
    她才不會把趙熊這個徒有其表的虛假猛獸當回事,人工飼養的動物和野獸有本質上的區別,況且團里的絕大部分動物都被這根皮鞭支配過,就算是老虎獅子被她馴服的服服帖帖。
    “站起來!”
    許小雅呵斥道。
    再不聽話,下一鞭就會甩在這頭蠢熊的身上。
    “你吼辣么大聲干什么?!?br />    趙熊噌的一聲,聽話地人立而起。
    砰!
    鐵籠子將近四米高,趙熊人立起來后,龐大身軀居然無法完全站直,咣當一聲撞在籠子頂部,發出巨大的響聲。
    大鐵籠子都在震顫,仿佛要裂開一樣,把觀眾全都嚇了一跳。
    “給你臉了,小婊砸!”
    趙熊有點暴躁。
    莫名其妙變成熊,正憋了一肚子的火氣沒處發,結果這個女人一直在耳邊喋喋不休的叨叨沒完,拿著鞭子耀武揚威個屁啊,就不能換個動物表演嗎。
    你擱這兒嚇唬你爹呢?
    連這點臨場變通能力都沒有,還表演什么馬戲,進廠子擰螺絲人家都不要,趕緊訂張火車票去東莞再就業吧好嗎。
    趙熊彎曲著龐大的身軀,在籠內注視著這個女人,露出雪亮的犬齒。
    即便是無法站直,鐵背棕熊的龐大身軀與人類相比,也宛如巨人與嬰兒!
    “??!”
    在場的兒童婦女都被趙熊的反應驚嚇到,還有小孩子嚇哭。
    好在它在籠子里出不來。
    不少觀眾都不由心想。
    “熊大坐下!”
    陳天大聲下命令,拍打鐵籠,但沒啥用。
    不過趙熊并沒有下一步的動作,
    這個鐵籠子將他束縛在里面。
    “或許我剛才應該出來再搞事...也或許,這個鐵籠子困不住我?!?br />    趙熊沉思,思考如果自己全力發飆,能不能把這個大鐵籠子撕裂開。
    熊軀內蘊含著恐怖的力量,有種直覺,這個鐵籠子不一定能困得住自己,只要發力就能轟開籠子沖出來。
    當然,也可能只是熊生錯覺。
    見鞭子不僅沒起到警示作用,反而激起了鐵背棕熊的兇性,許小雅不禁兩股顫顫,差點沒憋住尿意。
    這是人類面對大型猛獸的本能反應。
    “熊大這是怎么了?!?br />    站在遠處的其他工作人員十分迷惑,這頭棕熊從來都很聽話,怎么今天突然這么兇,難道發情期到了?
    畢竟是一頭步入青春期的熊了,可團里連只母熊都沒有。
    話說回來,最近幾天團里的動物似乎都不太正常,尤其獅子辛巴,之前可是團里的動物明星,不知道為什么突然就發狂了,攻擊欲十分明顯,搞得團長都不敢放它出來表演了。
    “吼!”
    還沒等眾人想明白,驀然間一聲猛獸的吼聲響起。
    嘈雜的音樂都被壓了下去。
    并非棕熊的咆哮,而是獅吼!
    從后臺傳來的。
    緊接著那里又傳來人類臨死前的凄厲慘叫,痛苦的聲音,令人不寒而栗。
    不過片刻,慘叫聲戛然而止。
    馬戲團里的工作人員全都意識到大事不好。
    在場的觀眾們不明所以,不知道發生了什么情況。
    忽的,
    一道黑影從后臺沖出來,輕易將幕布撕得粉碎,也讓自己完全呈現在人們眼前。
    是一只成年的雄獅,頭若巨斗,鬢毛如火,看上去威風凜凜,但此時格外猙獰,皮毛上沾染著殷紅的血跡和人體的碎屑,血盆大口中還叼著一截人類的斷臂。
    人們全都驚呆,吃人了!
    這是一只噬人獅!
    “吼!”
    雄獅沒想到會看到這么多人,當即兇相畢露,猩紅的獸瞳惡狠狠掃過全場。
    “獅子咬死人啦!”
    短暫地愣神后,人們如夢初醒,瘋狂地大叫著,抱著孩子拖著家人往出口跑去。
    盡管還隔著鐵欄,但人們的情緒已經失控,人擠人,孩童、婦女的哭喊聲成片,場面亂作一團,險些出現踩踏事件。
    “是辛巴!不是關禁閉了嗎,它怎么逃出來的???”
    馬戲團的工作人員都很震驚,陳天和女馴獸師許小雅也顧不上趙熊,連忙向噬人獅圍過去,遠處還有人拎著麻醉槍急忙跑來。
    但沒人敢靠近這只獅子。
    咬死人的獅子,不再是表演的伙伴,而是一頭危險的猛獸!
    “這貨牛逼嗷?!?br />    見大家沒空理自己,趙熊一屁股坐了回去。
    之前就是這只叫辛巴的獅子搞事情,才讓自己取而代之,沒想到這才過去多久,又鬧出這么大的動靜。
    在棕熊的記憶里,這只雜毛獅子不知道抽了什么風,突然撲到鐵籠子上,幾乎想進籠里把棕熊給撕了,兇的要死,直到被馴獸師打麻藥才被制服,關回籠子。
    不知道怎么地,居然被這家伙給逃了出來,似乎還把人給咬死了。
    “也不知道這雜毛能不能跑掉?!?br />    吃人的野獸會被處死,吃過人之后,猛獸會把人也當成食物,這只獅子已然打破規矩,不可能再讓它回去表演節目,被抓住只有死路一條。
    不過趙熊注意到,獅子辛巴好像和記憶中不太一樣,此時的它爪牙極為鋒利,透著金屬的冷光,體型也比先前大上一圈,肩胛兩側的部位還冒出兩個不太明顯的鼓包。
    這貨變異了吧。
    趙熊愣了一下,再想到自己的體型也是最近一段時間才開始二次發育,不禁有了猜測,難不成靈氣復蘇開始了?
    一想到這個,趙熊當即激動起來,靈氣復蘇類的小說咱老趙可沒少看!
    自己和獅子辛巴身上出現的情況不正是靈氣復蘇的征兆嘛,趙熊美滋滋的想著,原本還以為自己要苦逼了,但如果真是靈氣復蘇,可就迎來春天,翻身農奴把歌唱了,畢竟誰愿意一輩子當一個任勞任怨,只能活二三十年的馬戲熊??!
    “吼!”
    在趙熊沉思的時候,噬人獅辛巴并沒有坐以待斃,兇狠的目光逼退一眾馬戲團的人員,將那條血淋淋的斷臂丟掉,血口虛張,露出夸張的鋒利獠牙。
    “別讓它跑了!”
    兩人架起麻醉槍準備射擊。
    “吼!”
    辛巴似乎察覺到危險,不再原地停留,在表演臺上四處逃竄,把一眾工作人員也嚇得不輕。
    但周圍沒有出口,有人已經把通往后臺的通道封鎖,把它變成一頭困獸,只要麻醉槍命中就能拿下,一旦被抓住,再想逃走幾乎是不可能的事。
    這時辛巴忽然停下來,抬頭望向三米來高的防護網,只見它低吼一聲,后腿發力,縱身一躍,竟然跳過了舞臺外側的防護網,落在外面!
    驚人的彈跳力遠超普通的獅子,令人目瞪口呆,獅吹狂喜。
    趙熊看了也是一聲臥槽,獅子什么時候有這么強的彈跳力了。
    靈氣復蘇永遠滴神!
    嗖!
    成功脫逃的噬人獅朝著馬戲團出口掠去。
    “快跑??!”
    兇殘的猛獸與落荒而逃的觀眾游客們共處同一場所。
    人們更加受驚,炸開鍋一樣,尖叫聲此起彼伏。
    “快攔住它!”
    馬戲團的管事著急的大聲呼喊,讓這么兇殘的一頭獅子逃進人類的城市,天知道會造成多大的危害,官方肯定會把他們搞死的。
    幾名靠近出口的工作人員連忙手持武器去阻攔。
    “吼!”
    獅子辛巴絲毫沒有懼怕,冰冷的獸瞳中透著擇人而噬的兇光。
    這可是一頭吃過人的噬人獅!
    這個時候誰敢阻止。
    工作人員也是人,看著渾身沾滿人血的辛巴,全都打了個冷顫,沒人敢用自己的小命去賭,被它輕易撕開缺口,逃了出去。
    在人們的尖叫聲中,猛獸沒入茫茫的夜色中,很快不見蹤影。
上一篇  目錄  下一篇
金枝玉叶电影免费国语_一级毛片免费无卡全部视频_我的好妈妈中字在线观看韩国_永久免费看A片高清不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