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蜘蛛
選擇字號:
上一篇  目錄  下一篇
    林默穿著軍大衣,他感覺到身后的陰寒消失了。
    低頭看了看腳后,什么都沒有。
    “那個鬼已經離開了?”
    林默猜想。
    他伸手往后摸,同樣什么都沒摸到。
    看起來那個蒼白的鬼影是真的離開了。
    想一想也正常,自己在現實世界醒來之后,肯定會從這個世界消失,那鬼影不可能一直等在這里,就是不知道去了哪里。
    之前林默已經探索過二層,除了一個房間鎖著門進不去外,其他的他都探查過,沒有危險。
    走到樓道口,把安全門推開一條縫,林默向外張望。
    三樓的位置,原本堵在那里的一團黑霧消失了。
    吊死的女鬼也不見了。
    向下看。
    林默眉頭一皺。
    一樓的蛛網還在,而且蛛網已經快要蔓延到二樓了,就在林默看的時候,從一樓突然竄上來一個黑影,速度極快。
    他立刻關上安全門。
    下一刻,咣當一聲,安全門的門框被撞了一下,居然是有些變形。
    林默二話不說,急忙往后跑。
    他剛才看的清楚,從一樓爬上來的,是一只巨大的蜘蛛。
    雖然只是瞥了一眼,但林默看的清楚,這蜘蛛比成年人還大,身上長滿了各式各樣的人臉,這些臉扭曲擁擠在一起,露出痛苦的表情,不斷發出慘叫聲。
    正常人光是看一眼就嚇尿了。
    林默倒還好,心態好,腿不軟,跑的還賊快。
    樓道的安全門沒鎖,而且就算是鎖著,在林默看來也擋不住那個大蜘蛛,一旦這東西沖進來,情況會非常危險。
    可讓林默意外的是,那個人臉蜘蛛并沒有進入二樓。
    它只是將安全門頂開了一條縫,往里瞥了一眼。
    黑暗當中,幾個大小不一的眼睛從門縫里看過來,這種壓迫感是巨大的。
    看了一會兒,蜘蛛退回了樓道,聽動靜,是重新下到了一樓。
    躲在暗處的林默看的真切。
    “它怎么不追進來?”
    心中自然是起了疑惑。
    這明顯不正常。
    事出反常必有妖,林默設想了幾種可能性,其中最讓人頭皮發麻的可能性是,這二層里有讓那人臉蜘蛛忌憚的東西。
    所以它才沒有進來。
    可以理解為領地概念。
    重新打量了一下二層樓道,昏暗中,透著一絲詭異。
    就在這個時候,樓道最里面的那個房間,房門咯吱一聲打開了。
    聲音不大,但在這寂靜的樓道里卻是十分刺耳。
    緊接著,一股黑暗從那一道門里流了出來,地板,墻壁,仿佛被一股黑暗吞噬,黑暗之后席卷而出。
    樓道里的溫度瞬間低了很多。
    林默感覺到了危險。
    不過他很快發現了什么,停下了準備逃走的步伐,而是轉過身來,背對著那一團席卷而至的黑霧。
    剛才林默看的清楚,黑霧里,有一個蒼白的鬼影。
    幾乎是剎那間,林默感覺到身后那熟悉的陰寒。
    是那個回頭就殺人的蒼白鬼影。
    它又來了。
    原來它并沒有離開二層,而是藏在了最里面的房間里。
    不管怎么說,這個蒼白的鬼影重新盯上了林默,再一次跟在了他身后。
    可對于已經熟悉這個鬼影殺人套路的林默來說,這件事可能并不是什么壞事。
    不夸張的說,此刻林默非但沒有一絲害怕,反而心里有一絲驚喜。
    他有極為豐富的恐怖游戲通關經驗。
    就像是現在,二層的出口被那蜘蛛堵住了,正常情況下是不可能走得出去。
    但如果借用之前的推測,蜘蛛不進入二樓,是因為忌憚,那只要找到對方忌憚的東西,或許就可以借用這個東西威懾蜘蛛,然后安全的離開。
    林默覺得,那人臉蜘蛛忌憚的,極有可能就是這個蒼白鬼影。
    不過究竟是不是,還需要驗證。
    林默沒有莽撞的立刻走出樓道,他思索再三,決定還是先繼續探查一下二樓。
    這一層的其他房間之前林默已經搜過,沒有什么發現,唯獨有一戶人家鎖著門,進不去。
    此刻,林默走到了這一戶門前。
    讓他意外的是,他發現這戶房門被破壞了,門鎖已經失效,一拉,門就開了。
    這種暴力開門的方法,林默之前見過。
    蒼白鬼影就是這么干的。
    難道說,是它?
    可能自己離開的這段時間,它做了一些事,進入過這個房間。
    這個過程中,背后的蒼白鬼影不斷的想法子引誘林默扭頭,可林默意志力強如磐石,無論蒼白鬼影怎么折騰,他就是不回頭。
    冷是冷了點,但有軍大衣,林默還扛得住。
    世上無難事,習慣了就好。
    將門拉開,林默往里面看。這一戶人家的裝修風格看上去很正常,就和平常過日子的人家一樣,堆滿了亂七八糟生活用品。
    “有人嗎?”
    林默在門口問了一句。
    答案是肯定的。
    活人沒有,尸體倒是有一個。
    就在里面的屋子,林默發現了一個年輕女孩,她側躺在地上,表情極為猙獰,兩只手掐在她自己的脖子上,青筋暴起,死狀恐怖。
    看樣子,好像是她自己把自己給掐死的。
    這就有些魔幻了。
    正常情況下是不可能發生的事情,因為掐到半中間,就會因為缺氧暈過去,失去知覺,手也就用不上力了。
    女尸旁邊是一個小桌子。
    桌子上,擺著一支筆和一張紙。
    林默湊過去看,紙上寫著很多字,其中最顯眼的一句是:你會掐死你自己!
    “這女孩之前在玩筆仙?”
    這不是林默瞎猜的。
    因為紙上寫著的‘你是筆仙嗎?’這樣的問題。
    林默四下看看,這里只有一個尸體。
    “筆仙不是得至少兩個人才能玩嗎?”
    對于這種基本常識,林默還是知道一些的,他玩過的恐怖游戲里,就有類似的恐怖元素,所以算是半個專家。
    先把女孩的手放下來,林默給她擺了個舒服的姿勢躺好。
    這是對死者的尊重。
    然后林默想了想,坐在了旁邊的椅子上。
    這個椅子,之前應該是女孩坐著,詭異的是,對面也擺著一張椅子。
    林默伸手拿起了桌子上的那一支鉛筆。
    鉛筆看上去很普通,上面似乎沾過什么東西,不過看上去已經干枯,顏色很深,是那種暗紅色。
    湊近了在鼻子上聞了聞。
    味道刺鼻。
    有點像干枯之后的血。
    林默知道,筆仙這種東西,說白了就是一種孤魂野鬼,但卻是知道很多事情。
    基本上,有問必答,這一點很神奇。
    巧的是,林默現在就有很多問題。
    例如這個噩夢世界究竟是什么回事。
    這些怪物又是哪來的。
    類似的問題太多了。
    看著手里的老舊鉛筆,林默覺得,自己是不是也可以問問筆仙?
    這個念頭一冒出來,就壓不回去了。
    試試!
    用游戲通關的理論解釋林默現在的作死行為,就是他不不愿意放過任何一個可以得到線索的機會。
上一篇  目錄  下一篇
金枝玉叶电影免费国语_一级毛片免费无卡全部视频_我的好妈妈中字在线观看韩国_永久免费看A片高清不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