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神秘人
選擇字號:
上一篇  目錄  下一篇
    兔人父母的頭機械般的抬起來,血紅的雙眼死死的盯著肖川,嚇得肖川發抖,他連忙就頭抽了出來,可外面已經沒有了聲音,于是他壯著膽子將頭再探出去瞥了一眼,兔人父母已經不在了。
    此時外面兔人傳來了響亮的鈴鐺聲,而且聲音越來越大,越來越清脆,毫無疑問它們已經開始在朝著他所在的房間趕了過來。
    一分鐘過后,門外兔人傳來了砰砰砰的敲門聲,肖川咽了口唾沫,將棍子提在手里,現在想躲已經躲不過去了,他只好壯著膽子慢慢的走到大門處。
    “快開門!是我!”
    門外傳來了急促的說話說,但是聽聲音卻不是兔人父母,好像是林琳,可是林琳現在不是在四號樓么,怎么會來這里?
    從貓眼看出去,外面的人并看不清是誰,但是從身形來判斷,是林琳沒錯。
    此刻外面的鈴鐺聲再次響了起來,肖川想也沒想,就將門打開,但是手里的棍子同時也已經準備好,一但感到有不對的地方,他就一棍子下去,到時候就算打不過還有機會可以逃。
    門被慢慢的推開,一個身影快步走了進來,接著月光一看,來人果然是林琳,只不過現在的林琳看上去情況也并不好,身上沾滿了血跡,也不知道是她的還是兔人的,臉上還有幾道傷口,正在慢慢的朝外滲血。
    “你怎么來了?”
    “那邊太危險了,我怕這邊也有危險,就想著先來幫你?!?br />    林琳擦了一下臉上的血跡,將手里的弓放到了一邊,肖川順手撿起來一邊的箭,慢慢的走到門口處,擦了幾下箭,猛地將箭對準林琳。
    “你這是干什么!”
    見狀林琳大喊了一聲,可是肖川卻不為所動,他拿著箭冷笑一聲,說道:“別裝了,你不是林琳?!?br />    “你怎么知道?”
    “因為林琳的箭有毒,她是絕對不會讓我碰的?!?br />    “咯咯咯…”
    林琳突然詭異的笑了起來,隨后慢慢的站了起來,整個身體也都像碎片一樣開始脫落,不一會兒就露出了它的真容,這個林琳就是他的兔人父母假扮的,可是他現在還有一點沒想通,那就是眼前這個假的林琳是兔人母親假扮的,但是兔人父親呢?
    他謹慎的向后靠著,可這時他忽然感覺到身后好像有個什么東西擋住了自己的路,抬頭一看,正是他在尋找的兔人父親。
    肖川下意識的蹦出一米遠,與兔人保持著安全距離,兔人父親血紅的雙眼盯著肖川,咯咯一笑,肖川突然看到他的兩顆門牙竟然比其它的牙齒長了半厘米左右。
    兔人大手對著肖川一把抓了過來,它的速度很快,一點都沒有給肖川反應的機會,原本肖川還有可能躲開,但是現在自己身受重傷,再想要躲開幾乎沒有可能。
    但是原地等死也不是他的作風,眼看著兔人的手已經伸到眼前,肖川猛地抓起箭對著兔人的手猛刺過去,“噗”一聲,箭直接扎穿了兔人的手,兔人連忙收回手慘叫了一聲,整個身體都向后仰了一些,見狀肖川抓住機會,助跑起來一腳踹向兔人的腹部。
    兔人父親重重的摔倒地上,嘴角里流出了一絲鮮血,看著肖川的眼神也瞬間變的陰冷起來。
    兔人父親對著兔人母親比了一個怪異的手勢,兔人母親突然開始猛烈的嘶吼起來,那聲音簡直比他曾經看過的任何一個恐怖片的音樂都嚇人,聽的肖川身上的汗毛不自覺的都立了起來。
    他可從來沒有見過兔子還有這種行為,但是現在這兔人的行為他也不知道是什么意思,說不定這兔人在自己生存的過程中衍生出了新的生活習慣也不一定,但是他最起碼知道一件事,那就是這兔人母親絕對沒有干什么好事。
    于是肖川順手撿起來從桌子上拆下來的一個碎片直接對著兔人母親的頭扔了過去,不等兔人母親反應,碎片狠狠的砸在她 的頭上,就聽見她嘶的一聲,一道殷紅的液體從頭上流了下來。
    “嘶!”
    兩只兔人都對肖川發出了嘶吼聲,尤其是兔人父親,可謂是對肖川撕心裂肺的吼著,肖川也不傻,一看這情況就知道這兩個兔人發飆了,于是連忙從地上撿起來一個比較尖的木棍當做武器。
    兔人父親猛地躍起來,整個人像是動物一樣趴在地上四肢著地,尖長的指甲在地面上留下來幾道長長的劃痕,隨即整個人直接朝著肖川撲了過來。
    眼看著兔人撲了過來,肖川急中生智往旁邊一躲,拿著手里的木棍就朝著兔人的手上打了過來,可沒想到兔人的反應更快,直接跳了起來躲了這一棍子,并且一腳直接踹在肖川的后背上。
    “噗…”
    肖川一口鮮血直接噴了出來,原本就受了重傷的他更是挨不住這一下,但是兔人看到肖川吐血之后不僅沒有手下留情,反而是一副不死不休的樣子,再次一腳踹在了肖川的肚子上,頓時肖川像一只炮彈一樣被打飛出去,重重的摔在墻上。
    喉頭一股暖流涌上,一口鮮血噗嗤一下噴灑出去,兔人臉上的表情再次變的詭異,兔人母親慢慢的靠近肖川,一雙有著尖利的指甲慢慢的順著肖川的心口處插了下去。
    “??!”
    肖川發出一聲撕心裂肺的慘叫,但耳邊同時也傳來了兔人咯咯咯的笑聲,心口處傳來火辣辣的疼,就像是被烈火焚燒一樣,讓肖川整個人猛烈的顫抖著,只不過兔人的動作一點也沒有停下。
    此刻過往如電影一樣開始在肖川的腦海中循環播放,他知道只有在人之將死的時候才會出現這種情況,眼看著自己就要死了,肖川無奈的笑了出來,沒想到自己歷盡千辛萬苦,最后還是這樣的下場。
    慢慢的他閉上了眼睛,漸漸的等待死亡的降臨,可是半天過去,他還能清楚的感覺到身體上的疼痛,按道理來說人死之后不是應該沒有任何感覺了嗎?難不成也是騙人?還是說自己還沒有死?
    肖川緩緩的睜開眼,卻發現兩個兔人都已經倒在了血泊之中,唯一相同的地方就是兩個兔人的脖子上,都有一道深長的血痕。
    大門處一個挺拔的身影站在那里,似乎是感受到了什么,那人回過頭來看了一眼肖川,只不過天太黑了,他根本看不清這個人的樣貌,甚至連他穿的衣服都看不清是什么顏色。
    但是那人的聲音卻讓肖川久久都忘不掉。
    “我救你是讓你帶他們逃出去,不是讓你送死的?!?br />    說完,那個人消失不見。
上一篇  目錄  下一篇
金枝玉叶电影免费国语_一级毛片免费无卡全部视频_我的好妈妈中字在线观看韩国_永久免费看A片高清不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