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一 第六章 父親的認可
選擇字號:
上一篇  目錄  下一篇
    談論良久,終于說起土地之爭的正事。呂巽慢慢收起眉飛色舞的神情,有點犯難道:“我聽說平原郡、清河郡地界之爭,連大將軍曹公也知情了?”
    雖然呂家與曹爽親信的關系不好,但似乎并不想直接得罪曹爽。畢竟眼下曹爽作為托孤大臣,權傾朝野風頭正盛。
    秦亮暗示道:“大將軍(曹爽)為何會留意到地方上一件不大的事?”
    呂巽看了秦亮一眼,嘴角露出一絲微笑,不置可否。呂巽也很年輕,不過看得出來也有分寸的,心里清楚什么話能說、什么話不能說,他與秦亮初次見面,交情還沒那么深。
    秦亮琢磨,桓范不見得在意仲長氏那點土地之爭。曹爽更不在意,曹爽在意的是,即便他對地界之爭偏心了、誰敢忤逆?就是這么霸道!不然該怎么解釋?
    秦亮輕言道:“因有桓公孕妻亡故之事,其姻親關系必受牽連,如今仲長家的人恐怕不敢再輕易去見桓公?!?br />    他稍作停頓,循序漸進道,“既然地界之爭已報知朝廷,呂將軍無須急著評斷。但在冀州地面上,呂將軍若能制止械斗、誣告等亂事,威懾興風作浪之人,庇護治下百姓,同樣稱得上明斷是非、雷霆手段,正合在下之文中立意?!?br />    呂巽忽然問道:“足下之兄,確與私鹽販子無干?”
    秦亮道:“在下兄弟守孝之前,家兄在郡中任職,在下于太學讀書,且家有良田,何苦與那賊人扯上關系?此事緣起,自是因那土地之爭,仲長家有人攜私陷害,并想進一步侵吞秦家土地人口?!?br />    呂巽想了一會兒,豁然道:“只有這樣才說得通?!?br />    不過話音一落,呂巽又陷入思索,“此事牽扯繁雜,只怕爭論一起,逐級往上訴訟(找關系),那便不好收場了?!?br />    秦亮道:“只需坐實仲長家誣告之名,即可收手?!?br />    他前晚上已經思考過了,程度到這里是最恰當的,也最容易說服呂家。因為這樣呂家便能在最小風險內、獲得最大的收益,既得到秦亮頌文中的美名,又抹黑了一下桓范的羽毛。但如果再繼續深究,呂家就沒有什么好處了。
    呂巽問道:“如何掌控?”
    秦亮早已成竹在胸,答道:“呂將軍經略北方、日理萬機,不便為此多費心神,只需一道手令即可,召清河郡守與告狀證人、入州治稟事。余下之事,君可一手操辦,為將軍分憂?!?br />    呂巽聽到“為將軍分憂”,立刻又燃起了興致,躍躍欲試的表情流于臉上。果然,幾乎每個年輕人都渴望得到父親的認可。
    于是呂巽起身上前,反而催促秦亮獻策,倆人靠近了沉聲商議一通。定策罷,呂巽也不吝嗇,給秦亮二人安排了住所,并派人每日送飲食??芍^是包吃包住。
    ……
    呂昭乃北面都督,算是一方諸侯,何況兼領冀州刺史。作為直屬郡守,郡守一得到召見回應便非常迅速殷勤。不出三日,秦亮就從呂巽口中得知,清河郡守等一行人,已趕到州治城中。
    秦亮無法參與官府場合,只能在幕后、通過呂巽及其隨從傳遞消息,了解事情進展。
    不出所料,掌握郡守前途的直屬上司確實有威懾力。清河郡守不管三七二十一,先把自己的責任推脫干凈再說。責任全在仲長家的舉|報者(此時才知那小子叫仲長柯),而郡守只是履行職責先抓人審問,目前還沒有認定人證物證,須進一步查驗。
    秦亮立刻給呂巽出主意,叫呂巽召見仲長柯,先詐他一詐、再嚇一嚇。
    那仲長柯雖已及冠,比呂巽小不了兩歲,卻似乎沒見過大場面。詐了一會兒,仲長柯就信了,以為郡守為了自保推卸了責任、已經迫不及待想拿他去做替罪羊。
    呂巽明說,你去求大司農桓公也沒用。確實一方都督呂將軍并不怕一個大司農,何況兩家還有齷齪,話說得沒毛病。
    這時,呂巽翻出了一卷簡牘,命令仲長柯自己讀出上面的文字:“誣告反坐?!苯又€不嫌其煩地解釋,你誣告別人什么罪,自己就領什么罪。
    勾結賊人、販運私鹽,按法當斬!呂巽挺有表演天賦,說斬的時候,還有動作,語氣忽然加重,嚇了仲長柯一個機靈。呂巽畫風一轉又道:“但只要得到苦主的寬恕,還是可以酌情從輕發落的?!?br />    站在后門外的秦亮見時機成熟,立刻邁步走了出來。仲長柯轉頭一看,臉色煞白,少頃,仲長柯忽然“撲通”一聲跪伏到地上,用膝蓋挪了過來,抱住秦亮的大腿就哭:“求秦公子寬??!只怪仆年少無知……”
    秦亮聽罷一喜,急道:“呂君作證,他承認誣告了?!?br />    仲長柯馬上止住了假哭,怔在原地,愣了一會兒才道:“仆何時承認?”
    秦亮道:“你沒誣告,何來年少無知之說?我又能寬恕你什么事?你哭什么?”
    上次在田野間仲長柯那伶牙俐齒的本事,此時忽然不見了,他一下子說不出話來,眼下的場合只會罵人是沒有用的。不過仲長柯也不傻,情知事情嚴重,便只顧搖頭否認。
    秦亮心里也清楚,真要給仲長柯定死罪的話,事情大了仲長家必定會想方設法去找桓范,說不定曹爽也要開口。一旦搞到那個地步必定不好收場,因為呂巽說過,不太想與曹爽甚至桓范正面沖突。
    于是秦亮開口道:“我們兩家雖分屬二郡,相距不遠,何必結仇?只要你簽字畫押承認誣告,我便在郡守跟前為你求情從輕發落,這事就罷了。畢竟冤家宜解不宜結。何如?”
    “從輕?罷了?”仲長柯從極度的恐懼中稍稍緩了一口氣,似乎看到了希望。
    秦亮點頭確認。
    仲長柯皺眉思索了一陣,說道:“除非呂將軍作保?!?br />    秦亮猜測呂巽想讓他爹刮目相看,便道:“清河郡守與呂君作保?!?br />    仲長柯又道:“寫法用詞也不能含糊,仆也是受人迷惑,無心之失,不慎冤枉秦勝?!?br />    秦亮痛快地點頭:“就依你?!?br />    仲長柯終于松了一口氣,忙道:“君子一言……”
    秦亮怎么看此人都不像君子,不過還是伸手擊掌為誓,“駟馬難追!”
    仲長柯趕緊磕頭道謝,額頭著地“咚咚”有聲。
    秦亮想起上次的事,此人脖子上被架著劍時認慫、剛一脫身就開罵,于是十分懷疑仲長柯的感恩誠意。不過至少表面上他認栽了,能解決事情就行。
    “你定要汲取教訓,好自為之?!鼻亓烈馕渡铋L地說道。
上一篇  目錄  下一篇
金枝玉叶电影免费国语_一级毛片免费无卡全部视频_我的好妈妈中字在线观看韩国_永久免费看A片高清不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