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一 第八章 無中生有
選擇字號:
上一篇  目錄  下一篇
    呂巽把秦亮的文章送入洛陽,很快就名揚京城了。此事主要得益于一個人,便是呂巽的好友鐘會。
    鐘會是一個太學生,但他出身潁川士族,父親是朝中頗有名望的鐘繇。在鐘會五歲時,當今的領軍將軍(禁軍統帥)蔣濟就給出了評語,“非常人也”。鐘會要想傳播一篇文章,自是相當容易,他還親自給加了一個提名《請呂公止爭界書》。
    大將軍曹爽很快知曉了此事,立刻決定親自遣使者去冀州,征辟這位出名的年輕士人、曹操繼子的親戚。
    方不出半個時辰,司馬師亦已知道了曹爽決定的事。他自然有他的辦法。
    如今司馬師還做著散騎常侍的官,平素沒有多少公務,三十來歲的他精力充沛,步履如風?;氐匠菛|的東陽門附近的府邸,司馬師便拿著謄抄的《請呂公止爭界書》去見了父親司馬懿。
    司馬懿接過簡牘,瞅了兒子一眼,緩緩轉身走到案前,盤腿坐下來看文章。
    他的發鬢已經斑白,背有點弓,但個子很高,儀態毫無佝僂之感,在兒子眼里倒像是巖上青松的身姿。他沒有說話,目光在簡牘上逗留。那張長臉上的小眼時而渾濁、時而銳利,即便是沒有被他注視著,別人也有被盯著的錯覺。
    這間屋子是后房,采光稍差,光線不明亮,頭上便是裸露的“人”字梁架,讓人覺得陰暗中透著粗獷。司馬懿身穿麻衣、頭戴白洽,乍看就像穿著孝服一樣,更添陰森之氣。司馬師一時也說不出話來。
    過了一會兒,司馬懿才終于開口了,他用隨意的口氣說道:“士族多不愿附于爽,宗室怨其背叛。秦朗族中之人,身份暗合爽意?!?br />    司馬師聽罷點頭稱是,一臉敬意道:“阿父直切要害,一語中的?!鄙宰魍nD,司馬師又有點感慨:“兒聽說了此事曲折之后,卻有些佩服秦亮?!?br />    司馬懿也露出了些許好奇之色,“此人與呂公(呂昭)素不相識,又是從河東遷到冀州的人,無甚根基,僅憑一篇文章就得呂公相助,實非易事?!?br />    “確實是奇了。沒有機會的事,愣是給他無中生有、找到了著手之處?!彼抉R師輕輕干笑了一聲,“兒還問清了更多細節。據說,秦亮主要靠的是呂公之子呂巽從中盡心出力?;蛟S呂公本不會看重此事,呂巽卻想展現能耐、討其父歡心。亮應是利用了這一點?!?br />    “小小年紀,有點意思?!彼抉R懿點頭道。
    司馬師又道:“對于文章,洛陽有幾個名士的評語是‘剛正直率、深明大義’。此乃只知其一、不知其二矣?!?br />    他稍作停頓,沉吟道,“聽說何晏派人征辟過亮,亮以守孝為由謝絕,似乎并不愿意依附于大將軍一黨?今是大將軍(爽)派人下去,亮會不會又裝???”
    司馬懿先是搖頭,馬上又有點疑惑的樣子:“要看他(亮)是怎么樣的人,怎么看待世人。是寧可我負天下人,還是天下人負我?!?br />    司馬師不解:“亮拒絕何晏征辟的緣由,不是怨大將軍等人背叛宗室么?”
    司馬懿淡淡地說道:“不管他出于什么緣由,那也是之前?,F在為了自保,形勢已變?!?br />    司馬師想了想:“阿父言下之意,仲長家的人或許不念亮寬恕之恩、反生仇怨?”
    “仲長家將怎么樣并不重要,但秦亮會怎么想仲長家、如何猜忌?”司馬懿冷冷道。
    司馬師頓時一臉恍然大悟,彎腰揖拜:“阿父明察秋毫。此番亮寬恕仲長柯,也可能并非出于仁厚、實是不能深究而已?!苯又p嘆一聲,“兒先前還想著,亮若不愿投大將軍門下,阿父或可辟為掾屬?!?br />    司馬懿搖頭,“如今有爽征辟,他更不愿投我了。秦朗族中之人,天生與我等有間隙,不易信任?!?br />    司馬師直起腰道,“兒忽然想起正好有個人閑著,要不干脆送給亮算了。不管有用沒用,現在總是最容易?!?br />    司馬懿的身體輕輕歪在墊子上,隨口道,“隨你去罷?!?br />    ……
    最近何駿夫婦也回到洛陽了。
    今天剛到傍晚時分,何駿就回了家,早得有點反常。盧氏迎上來見禮時,見夫君滿臉不悅,便柔聲問道:“誰如此膽大,竟敢惹夫君生氣?”她沒有笑,眼睛里卻帶著一分若有似無的笑意,抬起手做手勢的時候,身段也輕輕隨之搖曳,恰有一種自然而然的媚氣。
    但何駿的語氣仍是陰晴難辨,“還不是我們的那位好同窗,秦亮?!?br />    盧氏詫異道:“秦亮在洛陽?”
    何駿搖了搖頭,不急著回答。他先從懷里掏出了一個刺繡荷包,把里面的瓶子拿出來,倒了一些粉末在手心里,仰頭干吞了下去。這時他一屁|股坐在榻上,神情才漸漸好了一些。
    盧氏眼睛里的那一絲笑意早已消失得無影無蹤,急著追問:“秦亮之兄困于清河郡,他已有辦法?”
    何駿轉頭,沒好氣地說道:“他是太有辦法了!最近那篇《請呂公止爭界書》傳抄于太學,你沒聽說嗎?”
    盧氏一路車馬勞頓,回到洛陽后身體不太舒服,有好一陣沒出門,最近也沒聽到家里人說起過。她的目光從何駿臉上掃過,嬌聲道:“誰有興趣打聽秦亮的事?若非夫君生氣,妾身才懶得過問?!?br />    于是何駿將最近發生的事,在盧氏跟前說了一遍。
    秦亮如何僅憑一篇文章、找到呂昭主持公道,如何讓仲長柯認錯受辱,以及文章傳到洛陽之后,大受官場士人的贊譽,大將軍曹爽也親口提起了秦亮云云。
    盧氏聽得暗暗吃驚,她本來以為秦亮這回肯定沒救了,沒想到秦亮竟能化解,甚至因禍得福、聲名大噪?當年與秦亮相識,盧氏真沒看出秦亮還有這本事,那時她只覺秦亮就是個有點自卑、卻很要臉面的兒郎,長得好看點而已。盧氏暗想,或是錯看了他?
    盧氏沒有說出心中的疑竇,口上只道:“亮著實有些過分,去找呂將軍便算了,同窗好友這邊竟連招呼也不打一聲?!?br />    何駿悻悻道:“可不是?我本滿腔熱忱,期待他在我面前匍匐流涕,無地自容苦苦哀求,沒想到就這么不了了之,實在沒勁。唉,無趣之至。不過真正讓我惱火的是,大將軍竟然要征辟秦亮!”
    盧氏聽得又是一驚。
    何駿咬牙道:“阿父與我兩番派人前去,如此誠意也請不動他,非得等大將軍禮聘?他是看不起我何家!”
    盧氏見狀,心中愈發忐忑,只怕夫君與秦亮往后發生齷齪,在某種機緣之下,秦亮會一時沖動、把以前的丑事秘密拿出來攻訐恥笑夫君。
    她現在實在不想夫君與秦亮再有什么干系,急忙好言勸道:“阿翁與大將軍相善,亮若能受大將軍征辟,將來同朝為官也是一樣。夫君不必與之計較?!?br />    何駿卻是更加惱怒,聲音從鼻子里先出來:“我計較?他算個什么東西?當初在太學時,若非為了與你來往,我會理他這種人物!”何駿說到這里,盯著盧氏道,“你還幫他說話,你心里是不是還惦記著他?”
    “妾身沒有……”盧氏慌忙擺手。她頓時又一種百口莫辯的感受,好言相勸不行,跟著夫君罵似乎也不好。
    而何駿已經滿面通紅,卻不知是因為服用了那五石散、還是剛才情緒激動所致,他說著說著竟然揪住盧氏的衣領,把她按在了榻上。盧氏看著何駿怒氣沖沖的臉,以為自己要被打,先是害怕地掙扎了幾下,但很快她就放棄了。臥房內的門窗緊閉,明暗不定的燈光卻在晃蕩著,盧氏偏過頭去,看向門口的兩根木柱子,又好像什么也沒看。
    ……
    ……
    (新書qq群:937747140)
上一篇  目錄  下一篇
金枝玉叶电影免费国语_一级毛片免费无卡全部视频_我的好妈妈中字在线观看韩国_永久免费看A片高清不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