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名滿濠州的朱公子
選擇字號:
上一篇  目錄  下一篇
    郭子興趕到了當場,見姜姓糧商已經尸首分離,橫在臺上,嚇得魂飛魄散,連忙手腳并用,爬了上來,撲到了近前,也不顧血污,把花白的腦袋抱在懷里,放聲大哭。
    他這一哭,可是驚到了許多人,包括下面的張希孟,怎么回事?難道這個老糧商說的是真的?他和郭子興的關系當真很密切?
    張希孟側耳傾聽,果然人群中有知道詳情的。
    郭子興是豪強出身,和姜姓糧商認識了十幾年,曾經還受過人家的恩惠。每到年節,郭子興都會登門拜謝,很是恭順。
    后來郭子興聯絡孫德崖等人起兵,攻占了濠州,姜姓糧商還給了郭子興一百車糧食,算是幫著郭子興站穩了腳跟。
    按理說此人算是郭子興的大恩人,為何沒在紅巾軍中謀個一官半職呢?
    原來這位姜姓糧商有個侄子,是在元廷當官,他也是有意疏遠郭子興,卻也沒有拋棄家業,總之就是這么曖昧著。
    結果弄來弄去,讓朱重八把人給抓了,還當眾砍了頭。
    這下子事情就大了。
    郭天敘眼瞧著老爹大哭,他氣得一蹦三尺高。
    “朱重八,你怎么敢隨便殺人?”
    朱重八繃著臉,冷冷道:“依軍令行事,不是隨便殺人!”
    “什么軍令?我爹怎么不知道?”
    “大帥讓咱征用城中糧草,咱自然是奉命做事?!敝熘匕瞬槐安豢夯貞鞌?。
    郭天敘氣急了,“讓你征用糧草,不是讓你殺人?你膽大包天!”
    朱重八面色凝重,還要說話,突然郭子興從臺上爬起來,眼中含淚,怒視著朱重八。
    “好大的膽子!姜兄是本帥的好朋友,他對本帥有恩,誰給你的膽子,敢對他下毒手?”
    郭子興大聲斥責。
    朱重八先是一愣,他自然不敢對大帥無禮,但是大帥興師問罪,卻也沒什么道理。
    他只能躬身道:“回大帥的話,此人不愿意配合軍令,糧食關系全城百姓生死,如何能允許胡來!卑職不得已斬殺了此人,若是大帥要怪罪,卑職愿意領罪!”
    說著,朱重八雙膝跪倒,心里的話都按住,等候發落!
    跟姜姓糧商一起押來的幾個糧商死里逃生,此刻竟然找到了靠山,都跪了過來,痛哭流涕。
    “大帥,姜老無辜被殺,求大帥做主??!”他們哭得鼻涕一把,眼淚一把,從鬼門關繞了一圈,肚子里都是委屈。
    郭子興看在眼里,怒火中燒,這幾個人他也都認識,這個朱重八,竟然闖了這么大的禍,讓他如何是好?
    “本帥讓你征集軍糧,你,你總要和和氣氣,好說好商量,怎么能直接殺人?真是氣死我了!”
    朱重八跪著,愈發沉默。
    這個時候,好說好商量,誰會答應???
    見朱重八不說話,郭天敘大喜,以為他無言以對,急忙道:“父帥,朱重八濫殺無辜,壞了城中民心,該殺!”
    他始終忘不了馬氏的事情,那么如花似玉的美人,怎么能便宜了朱重八這個莽漢子呢?真是糟蹋了!
    郭子興怒視著朱重八,一時不好決斷,整個場面陷入了僵持……
    張希孟在人群中看得真切,心里頭也著急了。
    要說讓朱重八償命,郭子興還干不出來,但是吃虧是一定的。
    張希孟看在眼里,心中著急,奈何他卻沒法站出來替朱重八說話,急的眼珠亂轉,突然,張希孟發現老百姓都義憤填膺,怒目圓睜,很是不服。
    張希孟頓時來了主意,現在就需要一個帶頭的人。
    他也不管地上的泥土,直接伏在地上,嘴里高聲吶喊:“朱公子冤枉??!”
    一嗓驚醒無數人。
    沒錯,最初大家過來看個熱鬧,誰死誰活,他們不在乎。
    可是當朱重八提出給大家伙平價糧的時候,百姓們心動了,覺得這是個好人。當朱重八手刃了姜姓糧商之后,百姓更加欽佩,覺得這是個干大事的,有魄力。
    一個奸商,死了活該!
    現在卻發現大帥要處罰此人,這算什么?顛倒黑白嗎?
    百姓們不干了,他們也跟著跪倒,替朱重八喊冤。
    躲在人群中的張希孟更加來勁了,賣力吆喝,瘋狂帶節奏。
    “朱公子冤枉!”
    “殺一個奸商,有什么不對的?”
    “朱公子有功無過!”
    “大帥不能冤枉好人!”
    ……
    人群之中,呼喊此起彼伏,越來越多人跪下,替朱重八求情。
    “殺得好,人心大快!”
    “朱公子做得好!”
    數以千計的人,黑壓壓的一大片,齊聲為朱重八鳴冤,聲勢駭人。
    站在臺上的郭家父子,還有那幾個糧商,竟然生出了毛骨悚然的感覺……這個姓朱的,幾時有這么大的威望了?
    “父帥,朱重八裹挾刁民,他,他圖謀不軌!”郭天敘湊在郭子興的耳邊,繼續攻擊朱重八。
    郭子興臉色陰沉,比起剛剛,還要震怒許多,嘴角的肉微微顫抖!如果說剛才是演戲,現在就真的入戲了,好一個朱重八,自己都沒法輕易處置他了。
    過了良久,郭子興才緩緩對兒子道:“你去姜家,把人先安葬了?!?br />    郭天敘遲疑少許,也只能憤憤不平,招呼人手,捧著腦袋,抬著尸體下去了。
    郭子興終于轉向朱重八,聲音冰冷道:“你大膽妄為,回去閉門思過!”
    朱重八沒有遭到重罰,人群當中立刻爆發出驚天動地的歡呼,郭子興的老臉愈發難看,只能匆匆離去。
    朱重八在歡呼聲中,返回了小院,只是他卻高興不起來,大帥來得突然,讓人費解。
    此刻的馬氏也得到了消息,看到了丈夫情緒低落,知道了緣由之后,馬氏也怒火上來。
    “重八,我去見干娘,讓她去問問大帥,憑什么一心替大帥好,替濠州好,就落了個這樣的下場!”
    馬氏口里的干娘就是郭子興的夫人張氏,女人雖然有閨名,但外人是很少知道的,嫁人之后,丈夫的姓,加上自己的姓,后面加個氏,就算是正式稱呼了。比如朱馬氏,郭張氏,在正史中,是沒有記載馬皇后的名字的,馬秀英是民間傳說的,最初源于戲臺子。同樣的還有孫權的妹子孫尚香,也是這么來的,還有更好玩的,貂蟬在戲臺上自報家門,說奴家姓貂名蟬字丫鬟……聽聽,這還是個人名嗎?
    見妻子替自己打抱不平,朱重八心里感動,卻也不愿意生事。
    “妹子,你先別急,大帥只是讓咱閉門思過。正好,咱去讀讀書,靜靜心?!敝熘匕苏f著,突然想起來。
    “對了,怎么沒看到小先生?”
    馬氏也是一愣,沒錯,張希孟跑哪去了?
    “我猜他八成出去轉轉了,以他的聰明伶俐,不會吃虧的?!?br />    朱重八想想也是,就索性去了東邊廂房,那里正是張希孟整理的書房。老朱過來之后,先是翻了翻書,心中依舊煩躁,借著又提起筆,寫了一會兒字。
    還真別說,漸漸的,心靜了下來。
    足足寫滿了八張紙,朱重八這才放下了手里的毛筆,伸了個懶腰,扭頭一看,張希孟竟然站在了門口。
    “恩公真是好修養,讓人佩服??!”
    張希孟笑呵呵稱贊,莫不成這就是傳說中的寵辱不驚嗎?
    老朱臉上發紅,他頓了頓,這才道:“小先生,有些話咱只能告訴你,昨天夜里,大帥其實跟咱說了,讓咱狠狠整治幾個,不要手軟。不見血這幫人不會怕的!”
    張希孟眉頭挑了挑,卻不是那么意外,甚至有點果然如此的感覺!
    老朱是夠狠,但是現在的老朱,不過是郭子興手下的九夫長,沒有上面授權,他敢當街斬殺一個影響力極大的富商嗎?
    那不叫殺伐果決,叫做不知死活!
    唯有郭子興給他授意,他遵照命令行事,這才合情合理。
    只是郭子興既然讓朱重八去做,為什么又是哭,又是責罰?
    “小先生,難不成咱會錯了意?大帥讓咱打人,沒讓咱殺人?!?br />    張希孟微微搖頭,他大約猜到了郭子興的心思。
    “大帥是濠州本地豪強,和這些人千絲萬縷的聯系,他要下手,又不能被人非議,只好來了這么一手姍姍來遲了。他固然不會殺恩公,但我猜他要重罰,打板子是跑不了的?!?br />    朱重八愕然!
    這么干的確符合郭子興的一慣行為,只是那些百姓喊冤,他只能讓自己回來思過。
    其實他也感覺出來了,所以在那么多人面前,只是分辨幾句,就沉默以對,并沒有把郭子興抖出來。只是后面那么多百姓替朱重八說話,使得事情超出了預計。這也怪郭子興低估了老百姓對奸商的切齒痛恨。
    雖說上面人耍弄權術,底下人應該配合,但咱就是你郭大帥手里的一只猴嗎?
    “恩公,你心中可是不平?”張希孟笑道。
    朱重八怔了怔道:“大帥有大帥的心思,咱聽大帥的!”
    張希孟一笑,“上位者以權術御人,倒也沒錯……只是郭大帥未免格局太低了!”
    朱重八一驚,“小先生,你這話什么意思?”
    “恩公,剛剛剩下的幾位糧商給少帥送了一千石糧食?!睆埾C习言诮稚洗蚵牭南⒄f了出來。
    朱重八一陣錯愕,終于明白了,郭子興這是給那幾位糧商看的。只要他們交出一些糧食就好,至于百姓,郭子興是沒放在眼里的。
    草民嗎,無所謂的!
    “這些糧食沒有算作軍糧,也沒有分給城中百姓?”
    張希孟搖頭。
    朱重八臉漲得通紅,他當了猴無所謂,可是僅僅滿足郭天敘的私人荷包,這就顯得太欺負人了!老朱從委屈,變得憤怒起來,郭子興做事不公道!
    張希孟看在眼里,笑道:“恩公用不著氣惱,剛剛我把恩公賞賜的金豆子花了出去,這時候應該城中到處都在傳頌朱公子鐵腕除奸商的美名了!”
    你要糧食,我要民心,各取所需!
    朱重八愕然片刻,這是要借著民意壓郭子興啊,能行得通嗎?
上一篇  目錄  下一篇
金枝玉叶电影免费国语_一级毛片免费无卡全部视频_我的好妈妈中字在线观看韩国_永久免费看A片高清不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