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部分
選擇字號:
上一篇  目錄  下一篇


《刺青》作者:不問三九
文案:
蕭刻三十歲生日那晚拼桌喝酒,拼著個戳了他所有審美神經的酷man,看著非常合眼緣。
三十了,歲數到了,不是二十郎當歲扭扭捏捏的年紀。喜歡了那得毫不猶豫去追,多的不必說。
“想讓你給我留個刺青,我想和你共度余生?!?br />【溫馨戀愛系吧,甜的。紋身師酷攻vs英俊灑脫老師受】
內容標簽:
都市情緣
情有獨鐘
天作之合
搜索關鍵字:主角:周罪,蕭刻
第1章
  --生日快樂,祝你永遠瀟灑天真,一如從前。
  蕭刻看著屏幕上那封簡短到只有一句話的郵件,再看看落款處“林安”兩個字,心里也說不上來是怎么個滋味。他喝了口剛泡好的咖啡,稍微有些燙嘴。他放下杯子呼出口氣,手放到鍵盤上,敲了一封回件。
  --謝。
  只打了一個字,蕭刻就點了發送。話不多說,說多了不是他風格,再說他們之間的關系也實在不必多說什么。
  舊情人,前戀人,這關系擺在這兒,話怎么說都是尷尬。
  蕭刻看了眼時間,八點五十多快九點,他住的公寓臨街,樓層也不高,這個時間外面路燈亮得有些晃眼。
  工作群里消息一直在閃,他最近跟的一個實驗到了收尾期,整個小組的人都保持著一種亢奮的狀態,等著最后的數據,也實在是時間太久了想早點結束分項目獎金。
  群里有人問他:蕭老師,今晚最后走的是你不?實驗室鎖門了沒?我手機落那兒了。
  蕭刻回復:鎖了,要去拿嗎?
  對方說:嗯我想去拿一下,你在家嗎?我去你那兒拿鑰匙方便不?
  蕭刻說:你在北門等我吧,我正好出去,順路。我大概十五分鐘到。
  那邊立刻發了一大溜跪著哭的表情刷屏,蕭刻笑了笑,關了電腦。
  他穿了件小羊皮夾克,第一次上身,衣服上還有著一股羊皮的膻味兒。黑色的褲子把腿型勾勒得很好看,最下面露著很小一截腳踝,不管從哪個角度看過來,這人都是養眼的。唯一美中不足的一點遺憾就是踝關節上有一條疤,淺白色凸起,有點違和,但也平添一分性感。
  蕭刻對著鏡子抓頭發的時候心里想:這身兒還真是有點騷。
  換了衣服抓了頭發,臨出門前還隨手撿了個黑口罩戴上了,這幅裝扮跟他平時上班的模樣大相徑庭,以至于都站對面了,同組同事都沒能認出他來。
  蕭刻伸手摘了口罩,笑了聲:“晚上好啊少年?!?br />  “哎我的媽啊嚇我一跳!”同事先往旁邊挪了一小步,緩過神來才笑了,瞪著眼說,“真沒認出來啊,這發型跟平時不一樣,我都沒往你身上想?!?br />  “平時什么樣?”蕭刻把鑰匙遞給他,“鑰匙用完你揣著就行,明天給我?!?br />  “好嘞,”對方還在笑著,看著他說,“平時也挺帥,但還是在正常范圍內的,今天實在是有點酷了。穿這樣打算干什么去?”
  蕭刻笑了聲:“平時土,今天非主流,反正都差不多?!?br />  “就煩你們這些有資本的還大言不慚說瞎話?!蓖轮噶怂幌?,揮了下手:“不耽誤你工夫了啊,趕緊該約會約會該干啥干啥去吧,你放心我肯定保守住秘密,不會告訴別人你也有這么……那啥的樣兒?!?br />  蕭刻問:“什么樣?”
  同事撩著眼皮笑:“非讓我那么直接???什么樣你自己心里沒數啊蕭帥,就騷唄?!?br />  蕭刻笑了聲,跟同事又說了幾句話,叫的車到了。同事跟他擺了下手,跑著去實驗樓了。
  蕭刻坐進車里,司機問:“春風路是吧?”
  蕭刻“嗯”了聲。
  這之后車里就再沒人說話了,司機從后視鏡看了他幾眼,蕭刻一直低著頭看手機,后來從兜里掏出口罩又扣臉上了。
  他是個老師,上課的時候要求學生看著他,多少人的教室他都是目光集中處,和學生用視線交流更是每天都要的。但很奇怪,其實脫了工作服他是不喜歡別人看他的。
  別人的視線不至于讓他多難受,但總歸是不舒服,想皺眉的那種程度。
  不怪司機打量他,春風路是條酒吧街,蕭刻定位的地點還是蘇池,那地方就算在春風路上都得算亂的。經常在這片轉悠的司機都知道,去那里邊玩兒的人應該都不怎么正常。
  女孩子特別像男的,男孩子特別像女的,這種是最常見的,還有亂七八糟各種各樣的奇葩,那里邊就像個奇葩聚集處。
  司機后來還是沒忍住,看著后視鏡問了句:“小伙子噴香水了???挺香的?!?br />  “噴了?!笔捒陶f。
  司機又問:“你是X大的學生?大幾了?”
  司機視線里的打量和探尋還是挺明顯的,蕭刻在口罩后面淡淡笑了下:“你看我像大幾?”
  “大三大四吧?”司機又看了他兩眼,“看不出來?!?br />  蕭刻“嗯”了聲,快到地方了他揣起手機,點頭說:“你說是就是吧?!?br />  “蘇池”這地方蕭刻很熟悉,他從二十出頭的時候第一次來這里,到今天他三十歲,算起來快十年了。不過他倒的確是有一陣子沒來了,以至于穿過那條長長的走廊之后發現里面的裝修都換了時還有些恍惚,覺得自己是不是進錯了門。
  “我天這誰???”離門口不遠有個人正靠著柱子看手機,抬頭看一眼看見他趕緊走了過來,對著蕭刻露在外面的眼睛自己盯著看了半天,拿著手機的手點了點蕭刻,“我眼花了?”
  “你說花了就花了唄,”蕭刻掃開他的手,手揣進兜里,問,“重裝修了?”
  “不裝也不行啊,這行是最他媽趕潮的,裝修過時了拼不過人家?!?br />  說話的人是這里的老板,姓蘇,讓別人都管他叫蘇池。其實他肯定不叫這名,有回喝酒喝多了說自己名字太土,說不出口,不如蘇池好聽。那時候他才三十多,模樣也算英俊風流,給自己弄這么個名也不覺得多難受。后來過了四十再配著這名就顯得寒磣了,風格也不搭,蕭刻他們就都叫他老蘇。
  他往蕭刻身后看了看,問:“你自己來的?還是小林在外邊停車呢?”
  蕭刻摘了口罩在手指上繞了繞,笑了下,說:“早分了?!?br />  老蘇有些夸張地挑眉看著他:“鬧著玩兒的?還是來真的?”
  蕭刻抬起眼說:“分了一年多了,你說是不是真的?”
  老蘇張了張嘴沒說出話,腦筋那么活的人也硬是沒想到什么話好說,最后只能笑了笑:“我說你怎么一年多沒過來,敢情怕觸景傷情???算了吧弟弟,分分合合都是緣分,散了就是緣盡了,別惦記?!?br />  蕭刻點點頭:“真不惦記?!?br />  “那就行,那你玩兒好吧,沒事兒來哥這兒找找樂子,單身多他媽快活你說是不是?!崩咸K還有別的事兒,跟蕭刻說了會兒話就走了。
  蕭刻在離吧臺不遠的地方找了張二人的小圓桌,舞臺上歌手在撕心裂肺地吼著唱了一百年的搖滾,還真的是太久沒來了,這會兒聽著音樂蕭刻覺得腦袋都要震炸了。
  服務生過來問他要什么酒,蕭刻說:“就啤酒吧,黑啤?!?br />  “好的,要幾瓶?”
  “兩瓶?!?br />  服務生繼續問:“還有其他需要嗎?”
  蕭刻搖了下頭說:“沒了,占桌的有低消是吧?你隨便上吧?!?br />  服務生之后說了什么蕭刻也沒聽,歌手喊得太賣力了,仔細聽人說話有點費耳朵,蕭刻懶得去聽。
  結果最后服務生端著果盤堅果魷魚絲擺了他滿滿一桌子的時候,蕭刻有點無語了,說:“你直接上杯貴點的酒不就得了,你也太實誠了?!?br />  服務生彎下腰說了什么蕭刻還是沒聽清,他擺了擺手,讓他下去了。

上一篇  目錄  下一篇
金枝玉叶电影免费国语_一级毛片免费无卡全部视频_我的好妈妈中字在线观看韩国_永久免费看A片高清不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