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部分
選擇字號:
上一篇  目錄  下一篇


幸好諸葛雷到了這小鎮之后,根本就沒有正眼瞧過人,他們很快地要來了酒菜,開始大吃大喝起來。
可是酒菜并不能塞住他們的嘴,喝了幾杯酒之后,諸葛雷更是豪氣如云,大聲地笑著:“老二,你還記得那天咱們在太行山下遇見‘太行四虎’的事么?”
另一人笑道:“俺怎么不記得,那天太行四虎竟敢來動大哥保的那批紅貨,四個人耀武揚威,還說什么:‘只要你諸葛雷在地上爬一圈,咱們兄弟立刻放你過山,否則咱們非但要留下你的紅貨,還要留下你的腦袋?!?br />第三人也大笑道:“誰知他們的刀還未砍下,大哥的劍已刺穿了他們的喉嚨?!?br />第二人道:“不是俺趙老二吹牛,若論掌力之雄厚,自然得數咱們的總鏢頭‘金獅掌’,但若論劍法之快,當今天下只怕再也沒有人比得上咱們大哥了!”
諸葛雷舉杯大笑,但是他的笑聲忽然停頓了,他只見那厚厚的棉布簾子忽然被風卷起。
兩條人影,像是雪片般被風吹了進來。
這兩人身上都披著鮮紅的披風,頭上戴著寬邊的雪笠,兩人幾乎長得同樣形狀,同樣高矮。
大家雖然看不到他們的面目,但見到他們這身出眾的輕功,奪目的打扮,已不覺瞧得眼睛發直了。
只有李尋歡的眼睛,卻一直在瞪著門外,因為方才門簾被吹起的時候,他已瞧見了那孤獨的少年。
那少年就站在門外,而且像是已站了很久,就正如一匹孤獨的野狼似的,雖然留戀著門里的溫暖,卻又畏懼那耀眼的火光,所以他既舍不得走開,卻又不敢闖入這人的世界來。
李尋歡輕輕嘆了口氣,目光這才轉到兩人的身上。
只見這兩人已緩緩摘下雪笠,露出了兩張枯黃瘦削而又丑陋的臉,看來就像是兩個黃蠟的人頭。
他們的耳朵都很小,鼻子卻很大,幾乎占據了一張臉的三分之一,將眼睛都擠到耳朵旁邊去了。
但他們的目光卻毒惡而銳利,就像是響尾蛇的眼睛。
然后,他們又開始將披風脫了下來,露出了里面一身漆黑的緊身衣服,原來他們的身子也像是毒蛇,細長、堅韌,隨時隨地都在蠕動著,而且還黏而潮濕,叫人看了既不免害怕,又覺得惡心。
這兩人長得幾乎完全一模一樣,只不過左面的人臉色蒼白,右面的人臉色卻黑如鍋底。他們的動作都十分緩慢,緩緩脫下了披風,緩緩疊了起來,緩緩走過柜臺,然后,兩人一起緩緩走到諸葛雷面前!
飯鋪里靜得連李尋歡削木頭的聲音都聽得見,諸葛雷雖想裝作沒有看到這兩人,卻實在辦不到。
那兩人只是瞬也不瞬地盯著他,那眼色就像是兩把蘸著油的濕刷子,在諸葛雷身上刷來刷去。
諸葛雷只有站起來,勉強笑道:“兩位高姓大名?恕在下眼拙……”
那臉色蒼白的人蛇忽然道:“你就是‘急風劍’諸葛雷?”
他的聲音尖銳、急促,而且還在不停地顫抖著,也就像是響尾蛇發出的聲音,諸葛雷聽得全身汗毛都悚栗起來道:“不……不敢?!?br />那臉色黝黑的人蛇冷笑道:“就憑你,也配稱急風劍?”
他的手一抖,掌中忽然多了柄漆黑細長的軟劍,迎面又一抖這柄腰帶般的軟劍,已抖得筆直。
他用這柄劍指著諸葛雷,一字字道:“留下你從口外帶回來的那包東西,就饒你的命!”
那趙老二忽然長身而起,賠笑道:“兩位只怕是弄錯了,咱們這趟鏢是在口外交的貨,現在鏢車已空了,什么東西都沒有,兩位……”
他的話還未說完,那人掌中黑蛇般的劍已纏住了他的脖子,劍柄輕輕一帶,趙老二的人頭就忽然憑空跳了起來。
接著,一股鮮血自他脖子里沖出,沖得這人頭在半空中又翻了兩個身,然后,鮮血才雨點般落下,一點點灑在諸葛雷身上。
每個人的眼睛都瞧直了,兩條腿卻在不停地彈琵琶。
但諸葛雷能活到現在還沒有死,畢竟是有兩手的,他忽然自懷中掏出了個黃布包袱,拋在桌上,道:“兩位的招子果然亮,咱們這次的確從口外帶了包東西回來,但兩位就想這樣帶走,只怕還辦不到?!?br />那黑蛇陰惻惻一笑,道:“你想怎樣?”
諸葛雷道:“兩位好歹總得留兩手真功夫下來,叫在下回去也好有個交代?!?br />他嘴里說著話,人已退后七步,忽然“嗆”的一聲拔出了劍,別人只道他是要和對方拼命了。
誰知他卻一反手,將旁邊桌上的一碟菜挑了起來,碟子里裝的是炸蝦球,蝦球也立刻飛了起來。
只聽劍風嘶嘶,劍光如匹練一轉,十多個炸蝦球竟都被他斬為兩半,紛紛落在地上。
諸葛雷面露得色,道:“只要兩位能照樣玩一手,我立刻就將這包東西奉上,否則就請兩位走吧?!?br />他這手劍法實在不弱,話也說得很漂亮,但李尋歡卻在暗暗好笑,他這么樣一做,別人也就只能斬蝦球,不能斬他的腦袋了,他無論是勝是負,至少已先將自己的性命保住了。
黑蛇咯咯笑道:“這只能算是廚子的手藝,也能算武功么?”

上一篇  目錄  下一篇
金枝玉叶电影免费国语_一级毛片免费无卡全部视频_我的好妈妈中字在线观看韩国_永久免费看A片高清不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