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部分
選擇字號:
上一篇  目錄  下一篇

  一時間亞法帝國上下群情沸騰,但是在布朗頓,卻充滿了一股憂傷沮喪的感覺。往日熙熙攘攘的省道上,此刻只有一輛馬車孤零零地行駛著。
  這是一輛極少見的雙輪輕便馬車,這種只有一匹馬拉動、除了兩個輪子和架設在輪子上的座椅之外,幾乎什么都沒有的馬車,大多在賽馬大會上風馳電掣爭奪錦標,很少有人用它來旅行。
  駕馭這輛馬車的人,是個看上去三十歲不到的青年,一頭褐色的短發,鼻梁高挺,眼窩微微有些凹陷,所以看來額頭顯得特別高聳,唇上的兩撇胡須,顯然經過精心的修剪。
  他的身上穿著一件裁剪的極為得體的風衣,無論是衣料還是剪裁,都近乎于完美,縫制的時候用的是隱針的手法,所以從外表甚至看不到針腳,這些原本應該用在制作高級禮服上。
  這樣一個人,絕對會被認為是“墮落族”,而他們則稱自己為時尚人士。
  他們注重衣著,追求穿著的搭配和變化,對于食物也非常挑剔力求精致,他們對于房間里面的擺設,以及一切和享樂有關的事情,都非常有研究。
  和以前的貴族不同,這個階層并不注重家族血統,也不在意權力和地位,甚至連財富在他們的眼里也僅僅只是維持享樂的工具。
  在亞法的“有識之士”們的眼里,這群人是社會的寄生蟲,是曾經強盛的亞法衰弱的標志和根源。
  和那些“有識之士”不同,赫爾以前就很羨慕這些“墮落族”,羨慕他們那種自由自在的生活方式。
  不過最為重要的原因是,他對這些人擁有常人所沒有的了解。在被征召入伍之前,因為工作的關系,他結識了很多這樣的人物。
  這些人對于穿著的要求,是必須能夠突顯出自己的氣質,想要做到這一點,就必須讓赫爾了解他們。
  或許只有裁縫才有機會真正了解“墮落族”。畢竟想要其他東西,可以憑借自己的品味去挑選,只有衣服必須依靠裁縫替他們量身訂做。
  還有一個原因讓赫爾做出這樣的決定,家對大多數“墮落族”來說,只是一個能夠存放重要東西,并且最經常前往的地方,但是這些人晚上在家里過夜的時間,卻少之又少。
  想要追查一個墮落族曾經的行蹤,甚至比在一座森林里面追捕一只指定的兔子更加困難。
  墮落族都有健忘的毛病,對于他們來說,過去的事情再也沒有任何意義,所以很少有哪個能夠記得住幾天之前在干什么,也就更別說記住另外一個人幾天之前發生的事情。
  得米·迪斯魁司·西繆雷特·瑪斯克是赫爾的新名字,伴隨這個名字還有一個士爵頭銜,雖然大革命之后,爵位已經失去了昔日的榮光,不過作為身份的象征,仍舊為世人所承認。
  這個士爵的頭銜,也可以說是對他們這些充當間諜的人的酬勞,不過對于這位赫爾爵士來說,擁有這樣一個頭銜,有些事情做起來要方便許多。
  軍事情報處除了給予他們這樣一個頭銜,并且替每一個人制造了一份完整的檔案之外,還給了每人價值一萬五千金克朗的國庫債券。
  這是情報處難得的慷慨,不過赫爾既然比其他人早知道北方三大行省將被割讓,也肯定會想到國庫債券將大幅度貶值。
  幸好戰爭爆發之前,北方的許多有錢人就已經南遷,當他們聽說三大行省將被割讓,立刻掀起了一股出售北方產業的風潮。
  趁著這股風潮,赫爾將手里的債券全都換成了不動產。
  不過這同樣也是一場賭博,現在就要看貝魯帝國當局的意思,誰都說不準,他們會不會強行將土地收歸國有。
  赫爾此刻前往的目的地,是布朗頓西北部一個叫雪露特的小鎮。之所以選擇那里,是因為這個小鎮的邊上就是魔鬼山脈,那綿延數百里的群山,一直以來都被認為是大陸之上最為危險的禁地。
  群山之中到處都覆蓋著茂密的叢林,這里的山又全都很高,海拔都在一千米左右,所以能夠進入山區捕獵的人,比其他地方少得多。
  也因此山里動物的數量很多,更有成群的野獸出沒,不過真正令這片山脈被冠以魔鬼之名的原因是,這里經常有魔獸出沒。
  赫爾對于深入山脈并不感興趣,他的目標是小鎮附近的山林,對于一個想要打獵的人來說,那里是天堂。
  赫爾并不喜歡打獵,只是現在他強迫自己喜歡上這項運動,這一方面是為了讓自己看上去更加符合一個墮落族的形象,另外一方面是為了磨煉技藝。
  赫爾絕對不會忘記,臨行之時瑪雷恩大師給他的忠告:“我會建議你選擇斥候進行調整,有一個重要原因是,對于你們這些即將前往占領區的人來說,唯一有機會進行的只有斥候的訓練。
  “翻越、攀爬、潛行接近目標、觀察和感知能力的訓練。斥候所有的技能,都可以用捕獵的名義進行訓練,雖然射手同樣也可以冒充獵手,但是射手的高級技能,比如快速射、連珠射、數箭齊發之類,很容易被人看出端倪?!?br />  此刻赫爾更確信大師的話絕對沒有錯,因為他發現獵手這個身份,已經給他帶來了一項方便,在馬車后面的掛斗里面,總共放著六支槍,兩磅火藥和各種型號的彈丸,除了獵人之外,不論哪一種身份都會引起懷疑。
  特別是當他看到樹林里面竄出來五個人的時候,赫爾越發感到他的選擇有多么正確。
  樹林里面并非只有這幾個人,之所以只出來五個,想必是因為他只有一個人的緣故。
  “我身無分文?!焙諣栃ξ芈柫寺柤绨蛘f道,他笑得很輕松,這并非是因為他有多么勇敢,而是因為這些人的手里拿著的只有棍棒,但他的車后掛斗里面,卻有六支火槍。
  六支火槍全都裝上了子彈,這是他在第二十二兵團服役養成的習慣,在兵團里面,槍必須隨時都能夠擊發開火,因為敵人不知道什么時候會發起攻擊。
  在戰爭中,他們的兵團損失不大,隨時能夠開火是非常重要的原因,既然事實證明這是聰明的做法,赫爾自然將其保留。
  “每一個人都這樣說,不過沒有關系,我們會自己動手,說不定可以找到些錢,就算沒有也不要緊,你的衣服、拉車的馬都可以用來抵數?!币粋€把長柄鐮刀當作拐杖,拄著走過來的人說道。
  這個人的身上披著一件花格子長裝,這顯然是搶來的,面孔看上去倒是一臉忠厚,只有那雙眼睛里面流露出一絲兇芒。
  赫爾對那種眼神非常熟悉,兵團里面就有不少這樣的人,除了自己之外,對其他的人沒有絲毫的感情,對別人的生命也看得極為淡漠。
  那個人右手朝著兩邊揮了揮,另外四個人立刻散開,將山路兩頭堵住。
  赫爾朝著四周張望了一下,一邊是樹林,里面還隱藏著不少強盜,另外一邊是一道很陡的斜坡,這道斜坡對于馬車來說,意味著絕地。
  沒有逃跑的余地,現在只能夠靠實力說話,而他可以憑借的實力,就是帶著的那些槍。
  輕輕撩起風衣的下擺,露出一條手槍腰帶,斑斕的蛇皮紋路,鍍金的金屬搭扣上焊著獨角麝羚的浮雕,這絕對是一件昂貴的飾品。
  每一個看到這條手槍腰帶的人,都很容易忘記它的真正用途,眼前的劫匪顯然就是這樣,直到赫爾用槍指著他時,那個穿長裝的劫匪才終于醒悟過來。
  隨著無數火星,一股嗆鼻的白煙噴涌而出,四周的群山一遍又一遍回蕩著那震耳的槍響,在這樣近的距離,根本就沒有脫靶的可能。
  赫爾原本瞄準的是額頭,但是子彈最終命中的是劫匪的臉,雖然效果沒有什么兩樣,但是鼻孔旁邊開出一個大洞的死相,令赫爾感到一陣惡寒。
  槍聲一響,樹林里面立刻露出一個個人影,與此同時,另外四個劫匪也立刻朝著馬車沖來。
  從拖斗里面抽出一把長槍,那是一把雙管霰彈槍,對于獵手來說,那是在水邊蘆葦叢中打野鴨的利器。
  赫爾扳起擊錘扣動扳機,隨著一聲轟響,一大片綠豆大小的鉛丸,朝著身后的那兩個劫匪飛去。同時,赫爾拼命掉轉馬頭,讓馬車轉向。
  之所以這樣是因為,前面的山坡上同樣可以看到晃動的人影,而且人影旁邊還堆著一堆石頭,赫爾絕對不想被石塊砸死,所以他只有往回逃。
  另外兩個劫匪已經靠近過來,其中的一個,居然直接拔出刀子,就想要殺死拉車的馬。
  又是一聲槍響,赫爾幾乎將大半身體往前探出,他的手里握著另外一把手槍。
  兩個劫匪顯然沒有想到,他們堵住的肥羊身上竟然帶著這么多槍,而且每一把槍全都裝填著子彈和火藥。
  手里握著刀子的劫匪被擊中胸口倒在地上,另外一個劫匪愣了一下,立刻扭頭就跑,眨眼間便竄入了樹林里面。
  赫爾沒有打算追趕,他掉轉馬頭朝原來的山路逃了下去,不過在逃跑之前,他將雙管霰彈槍里的另外一發子彈射了出去,將想要沖出樹林的其他強盜全都堵了回去。
  一陣急促的馬蹄聲,讓赫爾有些猶豫,他無從知曉那會不會是另外一股劫匪,幸好從馬蹄聲的錯落中,可以大約聽出人數并不多。
  對于赫爾來說此刻能夠做的,就只有重新填好火藥和子彈。
  赫爾的槍來自制槍名匠甘舍爾的作坊,甘舍爾設計的槍全都是后膛裝填,而且將火藥事先裝填在專門的金屬藥筒里面,所以裝填的速度遠比普通火槍要快得多,赫爾買槍的時候,每一支槍都配了十個藥筒。
  將所有的槍重新裝填好,赫爾把馬車趕進樹林里面。
  馬蹄聲迅速接近,一支十個人組成的貝魯帝國騎兵小隊,很快出現在赫爾眼前。
  一輛幾乎沒有任何裝飾的棕色馬車,緊緊跟隨在后面,駕駛馬車的是個貝魯士兵,在副駕駛座位上還坐著另外一個士兵,他的手里握著一支長槍。
  突然間,一陣戰馬嘶鳴,那支騎兵小隊在離赫爾藏身之地數十米的地方停了下來,一支支黑洞洞的槍管瞄準了樹林。
  “不要開槍,不要開槍?!焙諣栠B忙駕著馬車從樹林里面鉆了出來。
  一個金發碧眼、看上去三十歲左右的貝魯軍官,從那支騎兵小隊里面走了出來,只見他揮了揮手,那些令赫爾毛骨悚然的槍管,終于從他的身上離開。
  “剛才是你在開槍?”那個軍官問道,這個人的目光異常犀利,不知道為什么,看到他赫爾原本平復下來的心,再一次提了起來。
  這種事情沒有什么需要隱瞞的地方,赫爾立刻點頭承認。
  “前面有多少劫匪?地形如何?”那個軍官立刻追問道。
  “我并不清楚劫匪的人數,但可以肯定絕對不少,那里一邊是斜坡一邊是樹林,劫匪有些在樹林里面,另一些在更遠的山坡上面?!?br />  赫爾實話實說,他倒是很希望,這些敵國軍人喪生在劫匪們的手里,不過從目前的情況看來,他必須依靠這些家伙才能夠通過前方的關口。
  從車后的掛斗里將一支支長槍都抽了出來,那個貝魯軍官對于槍械顯然是專家,他從槍膛里面退出裝藥筒,裝藥筒的頂端有一圈凸齒,正好能夠咬住鉛丸。
  “相當精巧的設計,如果我沒有猜錯的話,這些都是甘舍爾的杰作?!?br />  那個軍官將每一支槍都仔仔細細看了一遍后,將赫爾詳細地盤問了一番,從赫爾原本住在哪里,要前往哪里,打算在那里逗留多久,到什么時候從哪里買來這些槍支,詢問的時間長達一個多小時。
  這番詢問著實讓赫爾渾身冒汗,他暗自慶幸之前的準備沒有白費,在離開首都梵塞之前,他已經對和新身份有關的一切都熟爛于心。
  軍事情報局在偽造身份方面倒是相當擅長,這一次被派遣出去的間諜,所使用的名字全都真有其人,有稅務和其他各種記錄,能夠證明這個人一直存在。
  那支騎兵小隊重新上路,赫爾遠遠的跟在后面,對此那些貝魯人原本就在意料之中。
  很快便到了剛才那個路口,地上血跡猶在,尸體卻已經被搬走。
  聽到馬蹄聲,從樹林里面又鉆出來幾個劫匪,不過其他的劫匪不再像剛才那般悠然。
  劫匪們肯定沒有想到會遇上貝魯騎兵,一時之間,那幾個阻擋住去路的劫匪完全不知所措。
  和劫匪們截然不同的是,那些貝魯騎兵早已經有所準備,這些騎兵停下了戰馬,平舉長槍。
  一連串槍響再次打破了山嶺的寂靜,首先倒下的并不是那些站在山路上的劫匪,而是躲藏在樹林里面的匪徒,這些匪徒全都拿著槍,但是他們已經再也沒有機會開槍射擊。
  不過,樹林里面的槍顯然并非只有這幾支,隨著零星的槍聲響起,樹林里面立刻變得硝煙彌漫,槍口噴出的白煙在樹林之中很難迅速散去。

上一篇  目錄  下一篇
金枝玉叶电影免费国语_一级毛片免费无卡全部视频_我的好妈妈中字在线观看韩国_永久免费看A片高清不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