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部分
選擇字號:
上一篇  目錄  下一篇

  右邊的弩卻只有巴掌大小,旁邊的箭矢也只有一寸多長,箭桿細如牙簽,箭頭薄而鋒利。
  墻上除了弩之外,還掛著幾張弓,最顯眼的是一人多高的長弓,搭配的箭矢有一米多長,不過弓里面沒有特別小的。
  “我的槍比你的好,而且我不認為,這些弩和弓能夠有什么用處?!焙諣栞p輕取下那把小弩扣上弩弦,對準窗口比了比說道。
  老頭把煙斗、小刀和那塊雕刻到一半的木頭放在桌子上,從搖椅上站了起來,走到赫爾身邊。
  他取過那把小弩,左手從墻上掛的箭盒中抓了一把小箭。
  只見他伸展雙臂,左手的食指和中指夾住一支小箭,輕輕扣在弩弦之上,弩弦立刻繃緊。
  “奪”的一聲,那支小箭飛了出去,穩穩地釘在了對面墻壁上,一串鐵鏈最底下的煉環之中。
  突然間,老頭仿佛撥動琴弦般在小弩之上輕彈起來,“奪奪”的輕響,就如同雨點落下般連綿不絕。轉瞬間,那串煉條的每一個煉環上都釘著一枚小箭。
  老頭輕輕嘆了口氣,將小弩重新掛回了原來的地方,自言自語般地說道:“我八歲的時候,就跟著大人打獵,十幾歲的時候,就有人說我是個不錯的獵手,那個時候我用的東西,和你剛才所說的差不了多少。
  “我二十幾歲的時候搬到了這里,請我們來的是個皮貨商人,一開始我們還算順利,后來發生了一件事情,在那一次我差一點送了性命,一起來的人也大部分都死了。
  “從那之后,我就再也不敢說自己擅長打獵。五年之后,我終于替自己報了仇,也從那時候開始,我終于敢深入山脈,那時候的我只用兩種工具,弩和夾子。
  “在我來到這里十年之后,我就已經被稱作是雪露特最好的獵手,在我名聲最為響亮的時候,我只用一種工具,那就是夾子,每一次進山我都只帶十個夾子,不管深入山脈多遠,不管是捕獵還是防身,我都只依靠這十個夾子?!?br />  赫爾露出了疑惑不解的神情,老頭此刻所說的話,顯然和他剛才的表演完全不一致,所以插嘴問道:“我相信你的選擇肯定有原因?!?br />  “你知道我為什么放棄槍而用弩,之后又選擇弓嗎?”老頭問道。
  不過他顯然并不需要赫爾回答,緊接著說道:“魔鬼山脈之中,最不缺的就是厲害的猛獸,特別是那些魔獸,強大到令你難以想象。
  “大多數猛獸即便被槍彈擊中致命要害,也不肯立刻喪命,那些魔獸就更不用說,不少魔獸根本不怕槍彈,鉛丸只能打穿它們的皮膚,卻射不穿肌肉。
  “我用弩最初是為了弩的穿透力,和弩矢上可以涂抹劇毒,但是試驗下來,兩者的用處仍舊不大,不過在無數次死里逃生之后,我卻另有發現?!?br />  老者的眼神之中露出了一絲哀傷,他用手輕撫著那把長槍,過了好一會兒才說道:“許多年前,每年總有很多獵手來到雪露特,同樣每年也有很多人黯然離去,不過更多的人永遠地死在了山里。
  “能夠活下來離開這里的人,幾乎沒有一個是槍法好的,反倒大多是本事不濟,性情膽小之輩,這讓我想起,我的每一次陷入危機,都是靠躲避才得以死里逃生。
  “這個時候我才真正明白,對于獵手來說,最重要的既不是精準的射擊,也不是布置陷阱的本領,而是隱蔽。
  “誰能夠更加隱蔽,誰就能夠生存下來,這就是魔鬼山脈的法則,不管是人還是魔獸,只要在魔鬼山脈里面,就必須遵從這條法則。
  “槍雖然是一種強有力的武器,不過卻和這條法則相抵觸,所以擅長用槍的人,在魔鬼山脈之中,總是最容易喪命。
  “我之所以選擇捕獸夾,是因為這種捕獵方法最為隱蔽,我專注于運用捕獸夾的那段日子,無論弩還是弓,對我來說都只是用來控制獵物注意力的工具。
  “不過弩和弓并不是必須的工具,隨著我對魔鬼山脈的叢林法則越來越精通后,山里的一草、一木、一石、一樹,都可以成為我用來控制獵物注意力的工具。
  “我甚至試過連捕獵夾都不帶,僅僅依靠一把鐵鍬、一根繩索在山里捕獵,利用大自然制造出的陷阱,遠比捕獸夾厲害許多,不過實在太累了一些?!?br />  說到這里,穆恩老頭神情之中顯露出一絲光采,他仿佛又年輕了十歲一般。
  赫爾微微皺起了眉頭,不知道為什么他突然間感覺到,老頭所說的這番話,非常耳熟。
  他好像聽另外一個人說過一番同樣的道理,當時的他肯定沒有理解,此刻同穆恩老頭的這番話相互印證,他有種醍醐灌頂的感覺。
  “挑一個時間,你帶著我進一次魔鬼山脈如何?讓我親眼見識一下你運用自然的技巧?!焙諣栠B忙說道。
  “我可不想帶著你去送死,那是謀殺。不過如果你愿意出一千五百克朗的話,我可以把所有的本事全都傳授給你。
  “事先說明,這一千五百克朗是另外支付的學費,如果你打算學的話,得先把這里所有的東西買下來,價錢仍舊是剛才說過的七百克朗?!崩项^悠然說道,他的嘴角掛著一絲笑意。
  此刻的他看上去,一點都不像是臃腫而又頹廢的老頭,而是一頭狡猾無比的老狐貍。
  赫爾感到非常郁悶,兩千兩百克朗對此刻的他來說,幾乎是一大半財產,同樣也相當于一年半的生活費用,所以他不可能答應穆恩老頭的要求。
  赫爾同樣也感到非常疑惑,他一直在琢磨,穆恩老頭所說的話,讓他產生的熟悉感覺到底來自何方?
  從穆恩老頭那里買到所需要的東西,赫爾只能夠退而求其次。
  正如老頭所說的那樣,每年慕名而來的獵手很多,魔鬼山脈里面的魔獸,對于急著想發財的獵手來說,擁有著無盡的吸引力。
  這些獵手之中頗多好手,有些人甚至還小有名氣,每一個人都擁有一兩手絕活。
  好獵手所用的工具,和普通貨色總是有些不同,往往在一些小地方有非常精妙的設計。
  除了狩獵工具之外,赫爾還買了十三條獵狗,他挑選獵狗的標準,讓那些獵手們感到可笑。
  一條好獵狗的標準應該是嗅覺靈敏,服從命令,如果再有些靈性,那就算得上是超一流的獵狗。
  但是,赫爾挑選的標準卻截然不同,他挑的這十三條獵狗,最顯眼的特征便是兇悍。
  小鎮上所有獵手手里最桀驁不馴的貨色,全都送到了他的面前,任由他隨意挑選,或許連這些獵狗原來的主人都巴不得將它們早點出手,所以開出的價錢異常便宜。
  兇悍的獵狗大多強壯,赫爾更是從里面挑了十二條最年輕強壯的獵狗,原本他只要十二條獵狗,但是當他準備付錢的時候,卻注意到那些兇悍的獵狗里面,有一條又老又瘦。
  它身上的毛很多已經脫落,露出紅色的蘚斑,其他的獵狗狂吠不已,但是這條老狗卻如同得了瘟疫一般,耷拉著耳朵趴在地上一動不動。
  或許是因為這條老狗的另類表現,引起了赫爾的注意,所以赫爾向那條獵狗的主人詢問,這條狗到底兇悍在哪里?
  從獵狗主人那里得知,這條老狗是個陰狠的角色,別看它平時不聲不響,一旦發起攻擊快如閃電,而且防不勝防,已經有好幾條狗喪生在它的牙齒底下。
  如果不是因為身為獵手的他,殺狗或者棄狗是最不吉利的事情,他早就把這條老狗一刀了結。
  按照獵狗主人的說法,他打獵的時候,一直有意讓那條老狗送死,但是每一次都無法如愿以償。
  這條老狗狡詐異常,再厲害的野獸也只能夠讓它受傷,偏偏老狗的恢復能力還特強,就算不加以治療,傷口也會很快恢復。
  聽完獵狗主人的話,赫爾感到有些疑惑,他從這番話里面已經可以肯定,眼前這條又老又癩的獵狗,是條靈性極強的神犬,這里高明的獵手不少,怎么會完全看不出這一點?
  雖然心里充滿了疑問,不過赫爾仍舊花了一筆小錢,把這頭老狗也收了進來。
  從買狗的地方走出去好遠,始終在旁邊一言不發的那個負責引路的工人,突然走到赫爾身邊,小聲的說道:“爵士老爺,看得出您是個好人,你最好設法把那條老狗送掉,要不然厄運遲早會降臨到你的頭上,那個把狗賣給你的人,此刻恐怕正在請客慶祝。
  “他是在半年之前受騙上當接受了這條狗,這條狗前前后后跟過七八個主人,凡是它跟過超出一年的,最終全都死于非命?!?br />  聽到這番警告,赫爾絲毫沒有放在心上。
  他相信上帝,但是卻不相信存在鬼神,不過他仍舊給了那個工人一克朗,作為好意警告的回報。
  赫爾并沒有牽著十三條兇悍的獵狗招搖過市,那只會引起一連串的麻煩。
  他甚至不敢讓那十三條兇狗待在一起,那樣用不著一天,十三條狗就會死得一條不剩。
  獵手的手里絕對不會缺裝載活體動物的籠子,就算是最堅固的籠子,也花不了幾個錢,在他用魔法控制住這些兇悍的獵狗之后,他才會讓這些獵狗走出鐵籠。
  赫爾并不擔心,那些兇狗會違背他的意志。
  “低級動物控制”不是精神類的魔法,而是被歸于召喚類魔法之中,前者僅僅作用于精神,受術者只要精神力強大,就可以掙脫控制。
  后者則是強行將一個類似靈魂,卻沒有生命印記也沒有自我意識的東西,加在原來的靈魂之上,能夠干什么,不能干什么,全都由那個類似靈魂的東西決定。
  對于召喚類魔法來說,只要施術成功,就能夠擁有絕對的控制權。
  第五章
大道和捷徑
  黑漆漆的地窖里面,只亮著一盞馬燈,馬燈那豆大的火苗散發出昏黃的光,這點光只夠照亮馬燈底下的木桌,那是兩張拼接在一起的長桌,上面整整齊齊地放著十三只籠子,每一只籠子里面都關著一條狗,除了一條又老又癩的狗之外,其他的狗全都昏睡著。
  那條老狗看上去有些奄奄一息,眼睛始終閉著,眼角堆積著渾濁的分泌物,老狗的鼻子是灰白顏色,從老狗的腹腔之中,時而能夠聽到一陣咕嚕嚕的聲響,顯然它已經餓到了極點,但是它卻偏偏不肯去碰嘴邊的一塊生牛排。
  其他十二條狗全都靜靜地躺著,它們的脖頸上,無一例外都套著一個奇特的項圈,那個項圈是由厚銅片彎曲而成,用特殊的鎖扣鎖緊,厚銅片上雕刻著一組普通人根本不認識的文字。
  在項圈上方的中央,還頂著一塊像是徽章一般的東西,徽章上的圖案,是六個由圓和三角組成的奇特幾何圖形。
  一根極為纖細的橡膠軟管和項圈相連,這十二根橡膠軟管,同時也和一個小號燒瓶相連,那個燒瓶里面,裝著一些微微散發著藍光的液體。
  無論是徽章上的幾何圖形,還是那些神秘文字,此刻同樣閃爍著異樣的藍光。
  在地窖陰暗的角落里面,坐著一個漆黑的人影,這個人身上穿著厚重的連著帽頭罩的長袍,他彎曲著背脊低著頭,根本就無法看清面孔。
  這個人的面前,擺著一張類似祈禱用的小木桌,木桌的左側放著一本書,另一邊放著一排貼著不同顏色標簽的墨水瓶,每一個墨水瓶上都插著一支鵝毛筆。
  雖然光線極為黯淡,卻絲毫不影響那個人閱讀和書寫,無論是書上印的文字,還是那些墨水,全都閃爍著微亮的光芒。
  大概一小時之后,那個人輕輕嘆息了一聲,將書本合攏,并且舒展身體打了個哈欠。
  看書的正是赫爾,閱讀這本書對于他來說,非常吃力。
  那上面的文字很多都不認識,所以只能一邊查字典一邊閱讀,就算這樣,翻譯過來的內容,仍舊顯得晦澀難懂。
  隨手翻了翻筆記,凡是他能夠理解的地方,全都用另外一種顏色的墨水標記出來,并寫上了注釋。
  可惜他能夠理解的不到百分之一,他唯一收獲較大的,就只有認識了不少單詞,并且熟悉了語法。
  推開木桌站起身來,赫爾活動了一下手腳之后,終于有些明白,為什么大多數魔法師的身體都很孱弱,魔法師坐在桌子前面的時間實在太長了。

上一篇  目錄  下一篇
金枝玉叶电影免费国语_一级毛片免费无卡全部视频_我的好妈妈中字在线观看韩国_永久免费看A片高清不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