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部分
選擇字號:
上一篇  目錄  下一篇

  仔細想來,也確實如此,無論從事什么職業,只要能夠達到巔峰,都應該用不著為錢而擔憂。
  穆恩老頭是這樣,收留他的老裁縫同樣是如此,還有那位擅長制造槍械的名師,想必也是同一類人物。
  赫爾最終仍舊沒有將那些工具搬回去,這一次老頭沒有再堅持,他原本也沒有打算讓赫爾僅僅局限在熟練運用他傳授的技巧和發明之上。
  老頭只是想讓赫爾借鑒他的那些發明,這些發明,每一件都是他多年經驗和心血磨礪出來的結果,借鑒這些發明,能夠讓赫爾擁有一個相當高的起點。
  雖然沒有帶走那些工具,赫爾走的時候也并非雙手空空,穆恩老頭送給了他一套生物圖鑒,那是亞法帝國科學院五十年前出版的生物學專著。
  赫爾隨手翻了翻,他看到很多頁上都有穆恩老頭寫的旁注,這些旁注大多數是關于圖鑒上介紹的生物的習性。
  如果不是因為知道老頭是個獵手,單單憑借那些旁注,他很有可能把老頭當作是一個生物學家。
  雖然老頭沒有說,給他這部生物圖鑒用來干嘛,但他卻已經猜到了老頭的用意,那是因為,他很早就已經歷過和這差不多的考驗。
  在他工作的那家裁縫鋪,他的第一份工作就是識別各種衣料,從最廉價的粗紡棉布,到最高檔的絲綢、皮毛,這份工作他干了整整三年。
  正是這份經歷,讓他有機會見識到各種各樣的材料,所以論對衣料的了解,知道如何凸顯料子的華貴,年輕一輩之中以他為首。
  既然想要精通裁縫技藝,就必須首先精通如何辨別和挑選做衣服的衣料,同樣也可以得出結論,想要精通狩獵的技巧,就必須對目標了若指掌。
  赫爾非常清楚,穆恩老頭教給他的是最為正確的方法,按照他的裁縫師父所說,這是通暢的大道,先充實自我,再設法打好堅實的基礎,然后循序漸進地逐步提高,最終達到巔峰。
  不過“通暢大道”的做法,同樣也有一個缺陷,那就是進展的速度實在太慢,當年他花費了六年的時間,磨煉技藝,第七年才水到渠成。
  但是這一次,卻絕對不會再有七年的時間,最遲兩個月他必須有所表現。
  因此他想到了裁縫師父曾經對他提起過的,相對于“通暢大道”的另外一種方式——“捷徑”。
  走“捷徑”之路,前期的進展會非常迅速,但是按照裁縫師父的說法,這種迅速是以透支潛力作為代價,所以到了一定的程度,“捷徑”之路就會出現障礙,不過和障礙比起來,更加可怕的是無底深淵。
  “捷徑”之路到了后期,就如同在萬丈高崖上走鋼絲,一個不小心就落得個粉身碎骨。
  雖然這番話讓人感到有些毛骨悚然,但是赫爾覺得此刻只有走“捷徑”,才能夠讓他擺脫眼前的困境。
  第六章
訓練
  四周是連綿起伏的群山,腳下是一片山谷,山谷中流淌著潺潺溪水,溪水滋潤著這片谷地,讓這里長滿了碧綠的青草。
  肥美的水草引來了牛群,這個牛群有數百頭成年野牛,這些強壯的生物身上最顯眼的,就是一對如同利劍一般的長角。
  山谷之中除了牛群還有老鼠、兔子之類的小動物,沒有食肉猛獸敢在這片山谷之中隨意游蕩,因為猛獸只要一露面,就會被牛群當作是潛在的威脅予以驅逐,這里經??梢钥吹揭蝗阂芭W窔㈥J入者的場面。
  這片山谷就是赫爾的獵場,他來到這里已經十多天。
  這座野牛谷位于魔鬼山脈的深處,可以算是一個相當危險的所在,按照穆恩老頭最初的打算,至少要等到赫爾完成半數以上的訓練,才可以到這里來。
  現在的訓練無疑帶著幾分冒險的味道,穆恩老頭對于“大道”和“捷徑”,根本一無所知,但是赫爾僅僅稍微解釋了一下,穆恩老頭就明白了“大道”和“捷徑”的意義。
  讓赫爾沒有想到的是,老頭居然沒有多做考慮,就答應了他,讓他試試“捷徑”的訓練方法。
  赫爾隱隱約約發現,穆恩老頭好像也巴不得他能夠迅速掌握所有的技巧。
  用山泉洗臉漱口之后,赫爾胡亂地將枯柴一般的干肉絲和肥皂似的乳酪片,塞進了嘴里,就和著泉水把這些東西強行吞咽下去。
  自從進入魔鬼山脈,他每天吃的就是這種東西,所以晚上只要一做夢,夢境之中出現的,肯定是各種各樣的美味食物,后果便是第二天早晨起床的時候,會感到特別饑餓。
  不過赫爾從來沒有想過改善一下伙食,只要和穆恩老頭待在一起,就絕對不可能存在快樂而又熱鬧的野餐,更不會有篝火晚會。
  在山里的穆恩老頭,和以往的他截然不同,這時候的他看上去一點都不像是一個年邁的老頭,同樣也不像是一頭狡猾的老狐貍,他目光始終在搜索四周,他的耳朵隨時在聆聽周圍的聲響,他的神情總是那樣凝重。
  在進入魔鬼山脈之初的那幾天,完全無法適應的赫爾著實吃了不少苦頭,首先讓他不能習慣的就是身上這套厚重的衣服。
  按照穆恩老頭的說法,這套衣服是他數十年安全在這片茂密森林活動的保證,也是他秘藏不為人知的技藝之中最寶貴的秘密。
  赫爾之前從來沒有看到過這樣的衣服,根本不分上衣和褲子,甚至還連著頭套,這套衣服有內外兩層,外面那層用厚帆布做成,里面一層是連赫爾都不認識的皮革,衣服除了頭罩的眼睛、耳朵和鼻孔三處開著口子,其他地方沒有絲毫裸露之處。
  雖然這個季節天氣還不算很熱,但是穿上這樣一套衣服,仍舊讓人感到非常不舒服,在森林里面跋涉一天,到了晚上休息的時候,從那件衣服里面可以傾倒出半升水。
  僅次于衣著的就是食物,赫爾不知道老頭到底是用什么辦法,把干肉的肉香和乳酪的香氣全都去除干凈,總之那些食物既不好吃也不好聞,除了能夠填飽肚子外,根本一無是處。
  從進入山脈的第三天起,赫爾就開始羨慕起那些獵狗,那些獵狗絕對比他舒服許多,每天捕獲到的獵物的肉,絕對讓它們吃到不想再吃。
  這一次進山,他們倆總共帶了十五條獵狗,其中只有兩條是穆恩老頭的,兩條獵狗之中有一條是老狗,不過這條名叫“疾風”的巴部力獅鬃犬,比起赫爾的那條綽號“喪鐘”的老狗,樣子漂亮許多。
  赫爾最終也沒有能夠對“喪鐘”進行“低級動物控制”,因此他原本對是否帶這條老狗進山,頗有些猶豫不決。
  幸好將“喪鐘”和另外十二條狗放在一起訓練的時候,這條老狗的表現讓人滿意,所以赫爾最終將它也一起帶上。
  一開始老頭拒絕赫爾帶上他的獵狗,因為在他看來,大多數獵狗不但不能夠成為助力,反而是最大的威脅,狗的狂吠聲會召來那些四處游蕩的野獸,狗留下的氣味會引來擅長追蹤的野獸。
  直到赫爾讓老頭看到,他的狗不會隨意發出聲音,而且只要稍微加以訓練,就可以成為最好的助手之后,他終于同意讓這些狗進山。
  赫爾并不知道,他的那些獵狗已經讓穆恩老頭對他身份有所懷疑,作為一個頂尖獵手,數十年時間里面,老頭見識過無數獵狗,他甚至只需要獵狗在他面前走一圈,就立刻能夠判斷出獵狗的脾氣。
  在老頭的眼里,赫爾的那些獵狗根本就不是狗,不過老頭對于其中的原因并不感興趣,他在意的只是,這些獵狗確實能夠派上用場。
  在進入山脈之后,赫爾的訓練就正式開始了,因為沒有時間按照循序漸進的步驟,穆恩老頭倒也干脆,根本就不分高低先后,只要眼前看到一個獵物,就立刻從記憶之中找出一種能夠用得上的辦法傳授給赫爾,當然,接下去便是讓赫爾親身驗證這種狩獵方法。
  幸好一開始的幾天,兩個人還只是身處于魔鬼山脈的周邊,所以并沒有遇到厲害的獵物,不過就算這樣,有好幾次赫爾幾乎是死里逃生。
  從第四天開始,他們便已經深入山脈,出沒于叢林之中的猛獸,一下子變得多了起來。
  甚至還有兩次看到了地形龍,第一次看到的是一頭暴龍,這家伙正在啃食一頭灰熊,旁邊的草叢里面還有另外一頭灰熊的尸體,第二次更加危險,他們遇上了一群迅龍,這些遠古的生物居然能夠像人類一樣圍捕狩獵。
  讓赫爾感到慶幸的是,穆恩老頭這一次終于放過了他,并沒有讓他去挑戰那些真正的危險,不過老頭倒是讓他見識了一番高手的表演,在彈指之間就把那頭暴龍殺死,而他所用的只是一根特殊的鋼絲。
  進入山脈的第七天,老頭將赫爾帶到了這片山谷,因為這片山谷是食草動物的天堂,所以自然也引來了數量眾多的猛獸,因此也成為了赫爾練習技藝最好的地方。
  因為動物種類繁多,穆恩老頭用不著見到什么就讓赫爾練習,所以他終于有機會靜下心來,從易到難順序學習。
  按照“通暢大道”的做法,對于學到的技藝,首先要反復練習,直到純熟于胸,然后熟能生巧,不過這仍舊只是技藝的范疇,只有從技藝之中能夠有所領悟,那才是真正登堂入室,在此之后才可以繼續學習更為高深的技藝。
  這原本是老頭一開始的想法,但是現在老頭只能夠將自己所精通的一切,一下子塞給了赫爾,赫爾也只能夠囫圇吞棗全都一口吞下,至于能不能消化,并不是此刻的他所能預料的了。
  和往常一樣,那令人乏味的早餐結束,并且休息了半個小時之后,赫爾爬上了老頭的樹屋。
  老頭從來不住帳篷,甚至連睡袋也不用,那身厚實的衣服就是最好的睡袋,如果老頭打算在某個地方逗留一段時間,他就會搭建一座樹屋,甚至為此設計了一套專門用來搭建樹屋的工具。
  老頭搭樹屋從來都只用繩索,搭成的樹屋就像是一張巨大的蜘蛛網,樹屋和樹屋之間可以建立起半空中的通道,想要上下樹屋有繩梯幫忙。
  赫爾看到老頭的時候,老頭正拿著一把匕首上下飛拋著,如同雜耍一般。
  “不會是要我用飛刀捕獵吧?雖然你第一天就教過我如何運用飛刀,不過我根本就沒有時間練習,扔出去的飛刀至少一半是尾部命中?!焙諣柫⒖陶f道。
  老頭的手停了下來,他看了赫爾一眼說:“這不是飛刀。今天你要學的是如何逃脫?!?br />  赫爾感到有些奇怪,他立刻問道:“難道以前你教的那些都不是逃脫?”
  老頭猶豫了一下,然后用不太肯定的語氣說道:“之前的那些或許應該稱作撤退,事先早已經勘測好地形和退路,心里也早已經估算過可能發生的意外。
  “但是,不會每一件事情都永遠在你的計劃之中,長年在魔鬼山脈之中狩獵,總會遇到意想不到的情況。
  “在這座山里,每個月都有實力數一數二的獵手喪命,他們之中,絕大多數都是死在各種意外之中,越是高手越是容易喪命,因為只有高手才會進入魔鬼山脈的深處,而魔鬼山脈的深處有很多不為人知的危險存在。
  “想要能夠在這里生存,就得懂得如何逃脫,別的技巧我不強求你現在就能夠熟練掌握,但是你必須對如何逃脫非常熟悉,這才是真正的關鍵,只有你才能夠知道的關鍵?!?br />  赫爾看著老頭,他感到有些疑惑,忍不住問道:“既然你肯把隱蔽的秘密告訴別人,為什么又隱藏這個秘密,我實在無法理解,你的心到底是火熱還是冰冷?!?br />  老頭的神情絲毫沒有變化,只是稍微思索了片刻,然后非常嚴肅地說道:“我倒是從沒有仔細考慮過這件事,或許是因為我一直都在等一個愿意付錢給我的人出現。
  “至于說,我為什么把‘隱蔽’的秘密告訴別人,是因為我不希望看到,那些年輕獵手剛剛來到這里,連一年都不到就喪生于魔鬼山脈。我年輕的時候,雪露特鎮幾乎每個月都有那么幾天,沉浸于悲泣哀傷之中。
  “至于逃脫的秘密,只有那些需要深入山脈的高手才需要,我很清楚這些人絕對不缺錢,所以我從來沒有因此而感到愧疚。
  “我給了所有人機會,而且我的要求并不是難以做到,既然那些人全都認為自己的生命根本不值兩千兩百克朗,那么就算死了,他們也只能怨自己不好?!闭f著,老頭將那把匕首塞到了赫爾的手里。
  赫爾最終也沒有拿那柄匕首,因為穆恩老頭給他這把匕首,是為了讓他用來對付獵物,而赫爾的獵物偏偏正是那些皮糙肉厚,而且總是擁擠成群的野牛。
  匕首的鋒刃只有兩寸,這樣的長度,對于野牛那龐大身軀的大部分來說,甚至連厚厚的皮下脂肪都難以穿透,更何況肌肉,所以只有割斷頸部動脈,或者切斷脊髓神經這兩個選擇。
  醫藥箱子里面有一把手術刀,刀頭是用最上等的白鋼冷鍛而成,鋒刃極為犀利,遠不是那把匕首能比,比較了許久之后,赫爾選擇了那把手術刀。
  從山崖上往下爬,對于赫爾來說,原本是一件非常熟練的事情,但是此刻他卻有些提心吊膽,畢竟以往他所接受的訓練,全都是在老頭的詳細指點之下進行,但是這一次老頭雖然也有指點,卻頗為簡單。
  看來可以依靠的只有自己,赫爾將十幾天來,老頭傳授給他的所有技能,全都在腦子里面回憶了一遍。
  進入魔鬼山脈的第三天,赫爾就已經發現老頭傳授的那些技藝的真髓,在他看來,老頭之所以能夠隨心所欲地出入各種危險之地,憑的就是步步為營。
  在捕獵之前,老頭總是會首先察看好地形,用他的話來說就是,一個好獵手必須隨時都知道自己在哪里,并且記得自己在哪些地方布置了陷阱。
  這番話老頭已經說過無數遍,足以看出有多么重要。
  想到這些,赫爾暫時停止了往下爬,他找了一塊微微有些凸出的巖石落腳,朝著山谷下眺望起來。

上一篇  目錄  下一篇
金枝玉叶电影免费国语_一级毛片免费无卡全部视频_我的好妈妈中字在线观看韩国_永久免费看A片高清不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