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部分
選擇字號:
上一篇  目錄  下一篇

  帶著這種心情,赫爾發現原來他對于這座山谷并沒有什么了解,他絲毫不知道,山谷之中哪里的泥土濕滑,哪里的地面干燥,哪里有鼠兔開出的洞口,他更不知道那些青草長得有多高,草叢之中有沒有石塊。
  不熟悉地形讓赫爾一點辦法都沒有,雖然穆恩老頭教過他,用觀測法估計地形特征的手段,可惜老頭并沒有明確解釋,也沒有配合地形加以解說。
  越看,赫爾越感到單單預測地形的一個技能,沒有一番苦工,恐怕未必能夠掌握。
  既然預測不出,就只能夠靠猜,赫爾套用穆恩老頭提到過的觀測辦法,對地形大致進行了一番猜測。
  把猜測的地形牢牢記在腦子里面,赫爾小心翼翼地爬下了懸崖,他刻意選擇了一個下風的位置。
  赫爾并沒有急著靠近牛群,他壓低了身體,小心翼翼地沿著山谷一點點摸索,赫爾想要弄清真實的地形,以便和記在腦子里面的地形加以印證。
  得出的結果讓他感到還算滿意,正確率將近七成,赫爾知道這得歸功于他那禁受過調整的感知力。
  他的眼睛,無論是視力還是分辨力,都遠遠超過普通人,這是他放棄力量得到的回報,除了超乎常人的感知力,他還得到了一種奇特的鍛煉法。
  按照瑪雷恩大師的說法,在進行身體調整的時候,他們預留了一條類似神經通道的東西,這種特殊的鍛煉法能夠刺激這條通道,讓感知力進一步得到提升。
  赫爾甚至聽說,在“斥候”的晉階類型中,有一種叫做“鷹眼”,那是犧牲了其他的一切,全力發展感知力的極端類型,這種神賦戰士一般會被進一步訓練成為空騎,成為戰場之上能夠總攬全局的眼睛。
  用勘測得到的情況,重新修整記憶中山谷的地形,赫爾開始了他有計劃的部署,重新爬回山崖上面,從自己的樹屋里面將需要的工具全都背在身上。
  選擇的工具之中,最多的便是各種長短的繩索,這些繩索大部分被當作是絆索布設在山谷各處,僅次于絆索的便是各類套索,在一個擅長運用套索的人手里,套索絕對是能夠任意左右生死的武器。
  在跟隨穆恩老頭進入魔鬼山脈之前,赫爾從來沒有想到過,繩索的種類和用途竟然如此眾多。一根繩索到了老頭的手里,立刻能夠變幻出千百種花樣。
  看到過老頭表演的赫爾,終于相信老頭確實可以憑借一把鐵鍬,一根繩索,任意闖蕩魔鬼山脈。
  赫爾把那些工具巧妙地散落放置在山谷各處,這樣一來,他需要的時候,隨時都能夠從地上拾取這些工具。
  將一切都準備停當,赫爾并沒有急著動手,他再一次攀爬到懸崖高處,將山谷仔仔細細看了一遍,這一次的內容,又增加了那些散放在四處的工具,和布設于草叢中絆索的位置。
  確保沒有東西被遺漏之后,赫爾再一次下到谷底,這一次他朝著牛群靠攏過去,為了盡可能靠近牛群而不被發現,赫爾選擇匍匐前進,這時候就顯露出他身上這件奇怪衣服的好處。
  衣服的顏色是墨綠色,趴在地上之后就難以被察覺,那層皮革將身體的氣味牢牢封閉住,再加上十幾天的訓練,赫爾舉手投足間發出的聲息,已經變得相當輕微。
  在離一頭身體壯碩的牡牛五米之外的地方,赫爾停了下來,他小心翼翼地從胸前口袋里面抽出手術刀,手術刀的刀柄長有三寸,刀頭卻只有一寸左右,刀頭和刀柄用特殊的卡口固定。
  左右四顧,赫爾的目光迅速掃過每一頭野牛,在確認沒有任何一頭牛注意到他之后,他緩緩地爬起身來。
  暴起、揮刀、刀尖瞬間插入那頭牡牛背脊的中央,手術刀是如此鋒利,以至于那頭牡牛甚至沒有感覺到疼痛,刀頭已經整個沒入肉中。
  手術刀輕輕劃過,如同破開一層敗革,牡牛那厚厚的背脊立刻朝著兩邊翻卷開來,露出底下鮮紅的肌肉。
  鋒利的刀尖同樣也輕易破開脊柱,那頭野牛連哼都沒有哼叫一聲,便身體一晃,轟然倒地。
  這樣大的聲響,不可能沒有驚動那些野牛,立刻一個個碩大的腦袋都盯住了這邊,野牛們很快便明白發生了些什么,兩條野??繑n過來,想要頂起那頭倒地不起的野牛,但是那頭受傷的野牛怎么也站不起來,只能夠發出哞哞的哀鳴。
  突然間,牛群之中響起一片低沉而又憤怒的響聲,那些緊盯著赫爾的圓瞪的牛眼,一下子變得通紅。
  早在那些野牛反應過來之前,赫爾已經開始逃跑,當野牛群暴怒追趕的時候,他已經跑出了二十多米。
  盡管如此,當數百頭野牛一起狂奔,當大地如同地震一般跳動,早已經有所準備的赫爾仍被嚇了一跳。
  幸好他的腳從來就沒有停過,始終在拼命奔跑。
  一連串重物撞擊和倒地的聲音從身后傳來,赫爾匆忙中回頭看了一眼,在他布設的第一道絆索后面,倒著十幾頭野牛,他甚至看到其中有一頭牛,脖頸顯露出詭異的彎折,另一頭牛更是被連連踐踏而過,顯然不可能存活。
  絆索的效果,讓赫爾感到又驚喜又無奈,被絆倒的野牛數量比他原本預計的要少,但是威力卻大得多。
  不過赫爾并沒有感到氣餒,他并非僅僅只設下了這一道絆索。
  想到這里,他朝著另外一處埋伏沖去,在他身后是滾滾的蹄聲。
  第七章
狂獸之災
  一條飛索緊貼著地面旋轉著飛入牛群之中,眨眼間又是一頭野牛轟然倒地,野牛的四蹄被飛索纏得結結實實,倒地的野牛更是絆倒了好幾頭同伴。
  拋出飛索之后,赫爾立刻轉身狂奔,他朝著山谷邊緣跑去,那邊垂落著一根樹藤。
  身后野牛的鼻息已經清晰可聞,看到山崖就在眼前,赫爾連忙飛身躍起,突然間他感覺到小腿一陣微痛。
  隨著一記猛烈的撞擊,碎石沙礫淅淅瀝瀝從山崖邊上掉落下來,剛剛抓住樹藤的赫爾,突然感到手里一松,只見大片的樹藤垂落了下來。
  失去支撐,赫爾立刻掉落下來,將眼睛一閉,他以為這一次肯定在劫難逃。
  背上傳來輕微的撞擊,赫爾首先感覺到的就是滑溜溜的牛背,他居然掉在了一頭牛的身上,完全是自然反應,赫爾用力一撐立刻跳了起來,他踩著牛背朝著崖邊奔去。
  野牛群沸騰了,每一頭野牛都伸長了脖頸,“哞哞”地怒吼著,并且瘋狂地跳躍、聳動著那寬厚的背脊。
  幸好赫爾掉落的地方是在懸崖邊緣,所以他踏過兩頭野牛便爬上了樹藤,這一次樹藤的根,扎得結實了許多。
  看著腳下瘋狂的牛群,赫爾知道自己暫時還算安全,他將左腿稍稍提起來一些,小腿近腳踝的地方撕開了一條口子,是跳躍起來的時候慢了一些被牛角劃的。
  朝著下面看了一眼,赫爾看到一頭一邊犄角斷折,背上落滿了灰塵的野牛,剛才猛撞山崖以至于讓他掉落下來的,同樣也是這個家伙。
  赫爾檢查了一下傷勢,他無法通過疼痛的感覺來判斷傷勢的嚴重程度,這可以算是憑空獲得力量所付出的代價。
  當初在對他們這些間諜進行調整的時候,其他的感知力被不同程度予以增強,只有皮膚的感覺被削弱。
  這件事曾經讓赫爾感到異常郁悶,因為對于一個裁縫來說,觸覺遠比其他任何一種感覺都來得重要,沒有了靈敏的觸覺,他只能夠依靠用眼睛看,來確定衣料的品質。
  同樣也正是這個原因,讓赫爾放棄了以裁縫作為職業,掩飾自己的間諜身份的想法,因為他無法容忍多年努力成為泡影這個事實。
  突然間,一陣輕銳的嘯叫聲讓赫爾猛地清醒過來。
  一陣勁風從背后襲來,危急之中他猛地放開手里的樹藤,身體立刻往下滑落,這是身處于半空之中的他,唯一能夠躲避的辦法。
  仿佛有一把利刃刮過肩膀,肩膀上立刻傳來一陣火辣辣的感覺,還沒有等到赫爾有所反應,一個巨大的身影已經遮蓋住他的頭頂上方。
  眼前的景象讓赫爾感到渾身顫栗,他看到頭頂上趴著一條大蜥蜴,不算尾巴,這條大蜥蜴的身體就有三米多,蜥蜴的身體和他差不多粗,這讓那條蜥蜴顯得頗為修長。
  如果單單只是身形巨大,還不至于讓赫爾感到如此害怕,他真正害怕的原因是,這條大蜥蜴長著一對巨大的翅膀,完全展開絕對超過十米,除了翅膀之外,這條大蜥蜴還有一對大而且有力的后腿,末端更是長著一雙可怕的利爪。
  一陣狂風卷起,那頭大蜥蜴呼扇著翅膀懸停在半空中,那猙獰的頭部不停地晃動著。
  此刻赫爾只能夠背靠著懸崖,轉過身來,他手握著鋒利的手術刀,和那頭大蜥蜴對峙著。
  正在這時候,頭頂上又傳來一聲嘯叫聲,另外一頭大蜥蜴的身影從頭頂上方劃過。
  這讓赫爾的精神為之崩潰。
  只是,另外一頭蜥蜴似乎并沒有把他放在眼里,那頭蜥蜴稍稍收攏了翅膀,朝著山谷底下飛落,它的目標好像是那些倒地不起的野牛。
  一股強烈的風迎面撲來,赫爾連忙舉起左臂,盤卷纏繞著樹藤的手臂,正如他設想的那樣,如同一面盾牌般擋住了那對巨大的利爪。
  不過赫爾很快意識到他的盾牌不夠大,因為那頭大蜥蜴除了利爪之外,還有滿嘴鋒利的牙齒,看到久戰不下,它伸長了脖頸朝著赫爾撕咬過來。
  隨著“嘶啦”一聲,頭罩被整個扯了下來,露出赫爾那異常蒼白的臉色,死里逃生的他立刻意識到,這恐怕是他唯一的機會。
  將手猛地一抽,左手從樹藤盤成的筒子里面抽了出來,沒有了手臂的支撐,樹藤立刻散亂開來,將那頭大蜥蜴的腳爪纏繞了起來。
  赫爾正打算逃跑,但是突然間他靈機一動,剛才掉落到牛背之上的經歷,讓他想到了一件事情。
  攀住樹藤雙腿對準崖壁用力蹬踩,赫爾一個反身后空翻,蕩到了那頭大蜥蜴的背后。
  這頭大蜥蜴的背后正中央長著一排豎立著的棘刺,那棘刺根根都有兩寸長,手指粗細。
  看到這些棘刺,赫爾從內心深處發出一聲痛苦的呻吟。
  用雙腿緊緊環住這頭大蜥蜴,赫爾刻意讓身體稍微朝右偏了一點,讓那些棘刺扎在右半邊的肉里,他的左手則牢牢抓住左側翅膀的根部。
  用力握緊手術刀,對準翅膀根部猛地就是一刀,這頭大蜥蜴渾身披滿著“厚甲”,唯獨翅膀上除了一些細小的鱗片,并沒有厚甲存在。
  又是一聲刺耳的嘯叫,不過這一次的叫聲的意義,顯然和前兩次不同。
  不知道是因為什么緣故,赫爾仿佛能夠聽懂叫聲的意義,他連忙回轉頭來,就看到遠處另外那頭大蜥蜴正一邊奔跑著,一邊撲騰著翅膀,在它身后,可以看到一頭野牛身上已經撕開一道非常巨大的口子。
  已經顧不得對付被樹藤纏住的那頭大蜥蜴,赫爾一心一意想要快些從這里逃脫,但是隨著一陣劇痛,他發現自己的兩條腿已經被緊緊地鎖住,絲毫動彈不得。
  耳邊清晰可聞身后那翅膀拍打的聲音,在這樣近的距離,他甚至能夠分辨出翅尖破開空氣發出的尖利嘯聲。
  一刀、兩刀,帶著無盡的怒火和絕望,帶著即將面對死亡的悲哀,赫爾舉起了手中的手術刀,瘋狂地割劃著翅膀根部。
  腥臭的味道從身后傳來,那強勁的風同樣在告訴赫爾,他的生命即將走到盡頭,他輕輕閉上了眼睛。
  赫爾并沒有等到預想之中的致命一擊,他只聽到“噗”的一聲輕響,緊接著耳邊響起一陣尖嘯。
  一切都仿佛停止了一般,只有那尖嘯聲在山谷間一遍又一遍回響。
  當赫爾重新睜開眼睛,他首先看到的是頭頂上懸崖邊,穆恩那熟悉的身影,以及他手里握著的巨大弩弓。
  緊接著他感到身體一震,竟然被拋飛了起來,那頭大蜥蜴放開了原本緊緊鎖住他的爪子,拼命撲扇著受傷的翅膀,仿佛想要從樹藤的糾纏之中掙脫出來。
  在半空之中重新尋找回平衡感,赫爾對準野牛群落了下去,他的雙腳準確地落在了牛背上,身體往下一蹲消去掉落時的沖擊力。

上一篇  目錄  下一篇
金枝玉叶电影免费国语_一级毛片免费无卡全部视频_我的好妈妈中字在线观看韩国_永久免费看A片高清不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