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部分
選擇字號:
上一篇  目錄  下一篇

  
第一節
明鐵蓋鎮
  地球歷二〇〇〇年六月十二日,夏國五林省明鐵蓋鎮。
  明鐵蓋是位于夏國五林省東南邊陲的一座小鎮,人口不到一千,卻有維、回、塔爾、哈薩克等十幾個少數民族共同居住在一起。小鎮處在帕爾高原和清林高原的連接地區,被崇山峻嶺包圍著,山高路險,土地貧脊,自古以來與外界的聯系極為困難,周邊地區頻繁的改天換地好像與這里的居民無關。
  但是,自從九十年代初前靜國滅亡并分裂成十幾個國家之后,周圍的形勢驟然變得復雜多變起來?,F在的明鐵蓋已處在夏國、吉國、福漢國、巴國等四國邊界的交叉地帶,向北二十多公里是吉國,翻過東邊幾道山梁即為福汗國,往南不遠處越過明鐵蓋山口就到了巴國的克爾地區,可以說地理位置一下子變得非常敏感。更為嚴重的是,宗教極端勢力伊蘭黨打垮了前靜國后,不僅將他們的教義傳遍了整個前靜地區,還陸續將觸角伸到這里,并經常派遣傳教士以小鎮作為跳板潛入境內,明鐵蓋鎮已成為夏國形勢最復雜的地區之一。
  此時,天上的明月早就被大片烏云吞沒,鎮上一片漆黑,伸手不見五指,只有街東頭的兩盞路燈閃爍著昏黃色的微光,輕風吹過,無數淡淡的樹影搖曳著,好似成群的幽靈在飄動。居民們早已進入夢鄉,白天喧鬧的街道寂靜無聲,偶爾傳來幾聲狗吠羊鳴,更加增添了黑夜的陰森可怕。
  鎮西頭有一座巨大的宅院,是當地首富哈克的住宅,也是小鎮中占地面積最大的民房,足有三、四畝地。大宅院的北面是一座三層小樓,顯得巍峨高大,東面是廂房,一排七間房屋,西邊建著長長的馬廄,喂養了十幾匹騾馬,院子中間有一片上千平方的空地,停著五輛越野車,宅院的外側建著一圈圍墻,高達五米,均由當地產的花崗巖砌成。整個宅院顯得毫華氣派,既有現代化氣息,又帶著伊斯蘭風格,顯示出其主人的殷實富有,不過與其說這是民居,不如說它是一座堅固的小型要塞,任何匪徒都會望而興嘆。
  但在此時,五、六十米開外的另一座二層樓的樓頂伏著兩人,借助黑夜隱藏著身體,并用紅外線望遠鏡監視著對面的那座大宅院。很久之后,兩人慢慢的順著墻邊的扶梯返回地面,走進底樓的一間屋內,雖是摸黑行動,但其動作卻純熟無比,沒有發出一點響聲,顯然都是高手。
  小心翼翼地關緊房門,打開電源,只見屋內的兩個窗戶都用厚厚的黑布蒙上,不會有任何一絲光亮露出屋外。屋內大放光明之后,現出兩個人的容貌,均黑衣黑褲,腳穿軟底布鞋,一幅夜行人的打扮,其中一人中等身材,面目平凡,約摸二十四、五歲,但雙眼中露出異樣的神采,顯得老沉穩重,另一位高大健壯,高鼻深目,一看就知道是個維族人,他比年輕人大十來歲,精神十足,精明強悍。
  年輕人看著自己的夜行服,笑道:“阿凡提,到底誰是官兵?誰是匪徒?我們這樣鬼鬼祟祟的似乎成了見不得人的小毛賊?!?br />  “干這一行就是這樣,行動的保密性和隱蔽性最重要,我早就習慣了?!蹦莻€叫阿凡提的維族男子搖著頭說道,他先從懷中取出一張地形圖放在屋中間的桌子上,然后坐下來細看:“陳凡,咱們先研究一下敵情?!?br />  陳凡走過來盯著地形圖,取出一支鉛筆遞過去,說道:“剛才偵察的結果是,樓頂和院子里都有崗哨,具體多少人看不出來,但肯定不會少。敵情不明,行動之前必須想辦法摸清楚?!?br />  阿凡提接過鉛筆,將偵察到的崗哨位置標上,沉默了片刻說道;“我擔心他們有重武器,這樣強攻起來損失太大?!?br />  “重武器肯定有?!标惙才呐牟弊由系募t外線望遠鏡,“但是最可怕的是這個,如果有的話,戰士們都沒法靠近,只要一露頭就被會發現。在這種地形條件下,一支狙擊步槍比兩挺重機槍還要有威力?!?br />  阿凡提的表情變得異常凝重,長嘆道:“自從五年前調到省安全局后,我就和哈克匪徒打交道,總共交鋒了十多次,每次都給他們極大的打擊,但沒多久又卷土重來,一次比一次兇殘。你想想,經過這么多次圍剿還能屹立不倒,說明他們很不簡單,所以被列為五林三大匪幫之一。格爾木是哈克手下的頭號大將,每次犯案都由他出面,心狠手辣,殺的人數以百計。哈克更是狡詐多端,行事詭異,一直在幕后操縱,從來都不露面,我們以前連他的相貌和真實身份都不知道,這次要不是內線冒死打入,誰又能想到明鐵蓋的首富居然是個匪幫頭目呢?!?br />  陳凡咬著牙,眼中露出駭人的目光,狠狠地說:“我從材料中了解到,這五年來他們共犯下血案八十九起,策劃爆炸案十二起,搶劫財物上千萬元,殺害五百三十一人,可謂血債累累,今天一定要摧毀他們,不能有一個漏網之魚,付出再大代價也干,否則會死更多的人?!?br />  “好?!卑⒎蔡峒拥卣f:“你代表的是安全總局,只有你才能下這樣的命令。我只是省一級的行動隊長,事事都要請示上級,束手束腳的啊。如果這次能消滅哈克匪徒,人員損失過大的責任由我來承擔”。
  “老大,不要那么悲觀。因為很多事件不是你想象的那樣簡單,上級也受許多方面的因素制約,大家都是為國家干事,不是為個人私利,要相互理解”。陳凡搖著頭說,然后雙眼盯住阿凡提,“普通的匪徒還用不著我從首都天京趕過來參加這次的行動,你們省警察廳和安全廳就可以搞定”。
  “我知道,他們去年就與伊蘭黨聯系上了”。阿凡提點點頭,“國內外勢力勾結起來最可怕,比單純的匪幫更有破壞性”。
  “對!從去年開始,伊蘭黨就開始資助哈克匪徒,他們很有可能已經加入了伊蘭黨。據情報顯示,哈克計劃在國慶節前夕制造幾起爆炸事件,地點是省府林齊和經濟重鎮喀可”。陳凡解釋道。
  阿凡提若有所思地說:“他們的胃口不小,難怪近幾個月都不見匪蹤,原來是想干點大的,肯定是他們的主子策劃指使的”。
  “還有一個絕密情報,目前屬最高機密”。陳凡嚴肅地說,“王局長授權我告訴你,但只限與你一人,不得泄漏出去”。
  阿凡提知道事關重大,趕忙提起精神傾聽。陳凡走近后低頭輕聲說道;“伊蘭黨的特使扎維可能已經到了五林,并帶來了大批的軍火和經費,想將五林的幾大匪幫收入旗下,成為伊蘭的外圍組織?!?br />  “扎維”?阿凡提心中一驚,忍不住叫出聲來,隨即捂住自己的嘴巴,幾份鐘后才放下手,輕嘆道;“他可是伊蘭的重要人物,在國際上也大名鼎鼎,如果能在境內抓住他可是一樁大功,難怪總局派你這樣的高手出馬”。
  “抓住扎維才是我來參加這次行動的目的,需要你的全力幫助”。陳凡點點頭,“對其他人都要保密,抓住后立即帶回天京”。
  阿凡提心情有些激動,低聲說道:“你放心,我知道該怎么做”。
  陳凡沉默了一會,然后說道:“我懷疑扎維現在就在哈克的大宅院子里”。
  阿凡提又是一驚,沉思良久,最后眼睛一亮,喃喃地說:“可能性很大。那個宅院前幾日防守沒有這么嚴密,我剛才就有些奇怪,今天怎么搞得那么緊張,只有扎維這么重要的人物來了才變得這么謹慎”。
  “我也是這樣分析的”。陳凡點頭答道,不過眉頭緊皺:“就是因為扎維在此,行動才更加困難,擊斃他容易,活捉就比較難。首先他本人是個高手,兇悍異常,一般人跟本對付不了,當年在富漢與前靜軍隊打仗時就是有名的殺手,身邊的幾個保鏢也是身懷絕技,參加過那場分裂戰爭,戰斗經驗極其豐富,說句客觀的話,面對面打起來,我們兩、三個戰士也不一定能打贏他們一個。另外,他們都是亡命之徒,被圍困后不會投降,肯定會作困獸之斗,走投無路的情況下會自殺”。
  阿凡提也大感頭疼,分析說:“他們有紅外線望遠鏡和重武器,又占有地利,強攻起來我們的損失會很大,除了戰士的傷亡外,最起碼會殃及半個小鎮”。
  “很棘手啊”!陳凡一籌莫展,他開始在屋里來回走動,思考解決問題的辦法,不一會自言自語道:“威脅最大的是樓頂上的暗哨,能監視到數百米范圍內的所有動靜,只有先干掉他們才能讓戰士們潛入到院子里,下面的崗哨很容易解決。擒賊先擒王,進攻的時候必須先找到扎卡維、哈克、格爾木三人的房間,能抓就抓,實在不行用催淚彈,其他的小魚小蝦沒有多大戰斗力,抵抗就直接擊斃”。
  阿凡提在旁邊建議道:“等一會派幾個身手最好的弟兄先摸進去,按你的計劃行動,大部隊做好準備工作,隨時出擊,打得他們措手不及”。
  “人多了不行,容易被發現,不但自己有身命危險,還會打草驚蛇,得不償失。目前我們最大的優勢就是他們還蒙在鼓里,不知道自己已經暴露”。陳凡搖了搖頭,然后似笑非笑道:“你手下的兵有那么大的本領”?
  阿凡提有些尷尬,吶吶地說:“嘿,大家干這一行不上也得上,不會顧及生死”。
  “我怎么聽了有點想道上的黑話”?陳凡笑道,走過去拍了拍阿凡提的肩膀說:“我去!找機會干掉樓頂上的暗哨,你在外面指揮”。
  “你一個人進去”?阿凡提大吃一驚,連忙否決,“不行,太危險了,出了事件我沒有辦法向總局交代。那里現在是個龍潭虎穴,不知道有多少機關陷阱,進去的人都是九死一生”。兩人雖然是第一次合作,相處時間短暫,但意氣相投,結下了很深的戰斗情誼,他從內心中擔心陳凡的安危。
  “那你說派誰去合適?論職責,應該是我;論身手,現在也沒人比我高。我不去誰去”?陳凡問道,見阿凡提啞口無言,又說:“進去的人都會有危險,我的成功率大一點。扎維不是普通人,當年在富漢,前靜人派了多少高手都沒傷他一根毫毛,現在派其他人進去純粹是送死”。
  阿凡提欲言又止,沉默了一會說:“我說不過你,只希望你不要逞強,如果非要去的話,見勢頭不對趕快退回來,咱們再想辦法”。
  “放心吧,命是自己的,當然誰也不會拿生命開玩笑。況且我一向命大福大,閻王爺也不敢收”。陳凡笑道,然后掀起黑色的外套露出一件淡褐色的馬夾說:“你看,我穿著最新的防彈衣,納米制造,國產精品”。
  阿凡提上前摸了摸,贊道:“跟以前的不一樣,質地柔軟,薄如棉布,輕便小巧,不影響行動,和穿著普通的衣服一樣。精品!比色列國制造的還好”。言語中帶著羨慕。
  “那當然”。陳凡得意地說,“最新研制出來的樣品,還沒有開始批量生產,每套造價六百多萬,真正的刀槍不入,能擋住遠程狙擊步槍二十米內的射擊。安全局分了三套,我要了這一套”。
  “乖乖,那些手槍、沖鋒槍、機槍打在上面還不是和搔癢一樣”。阿凡提更加瞠目結舌。
  “所以說,我潛進去不會有什么危險。有了這套防彈衣,再加上我的身手,不敢說百分之百成功,但出了意外全身而退是沒問題”。陳凡給他吃了最后一個定心丸,“等我解決掉樓頂上的暗哨后,就通知你們潛伏到圍墻外,隨時準備出擊,行動要快”。
  “我也不阻止你了,但千萬要注意安全,平平安安地回來”。阿凡提雖然放心不少,但還是緊抓這他的手晃動著,不停地吩咐道。
  “不會有事的,我還要讓小娜叫干爸呢”。陳凡也緊握住他的手,然后松開,先將脖子上的紅外線望遠鏡取下來交給阿凡提,最后關燈出門。
  “保重,回來后讓我家的小女魔頭叫你干爸”。阿凡提臨走前說。
  看著前面怪獸般的大宅院,陳凡有些緊張。
  扎維、哈克、格爾木都是殺人不眨眼的亡命之徒,如果是徒手比武,自己一個人能擊敗他們所有人,可現在是熱兵器時代,一粒子彈就能將自己的腦袋打爆。但這并不是陳凡緊張的原因,三年安全局的特工生涯,面對過許多同樣兇悍的敵人,對此早已習以為常,他緊張的是對生擒扎維沒有太大的把握,像這樣既是身經百戰的高手,又是狂熱的宗教信徒的人,寧可自殺也不會落在敵人手上,可是王局長的命令是活捉,不要死尸,真是頭疼。
  陳凡十八歲時氣道功夫已進入化氣初期,先天真氣已成,同年考入國防大學。二十二歲軍校畢業,經過嚴格考核后分到國家安全局,三年來屢建奇功,成為一位全能型特工,在國安局內部公認其實力排在前五位,這樣的名次是陳凡特意安排的,既顯示了自己的能力,又不太冒尖。以前局中的考核、比試和行動都沒有使用全力,到目前為止,最緊急的一次只暗中用了四成功力,所以無人知道他真實的水平,不過,這一次也許要破例了。
  當初,考軍校和進安全局是經過陳凡反復研究后做出的決定。他雖然經過老瘋子的傳功,內力增長遠超常人,到了化氣初期在世上已幾無對手,但不會使用,因為老瘋子沒有教過他任何高深的武術技巧,就象捧著金飯碗的乞丐一樣,真正動起手來很吃虧。其間曾經拜訪過一些武術名家,想學點實用的功夫,但他們門派觀念太強,武術精華從不外傳,灰心之下,陳凡才決定去考軍校。
  軍校畢業前的一次機遇讓他又進了安全局。在這里,陳凡學到了許多搏擊技巧,從色列國的近身搏擊術、南島國的柔道、合氣道到泰拳、跆拳道、西洋拳等,林林總總,應有盡有,他很快成為其中的高手。最讓陳凡高興的是,安全局為了訓練特工,還請來了許多門派的武林前輩,他從中學到了很多傳統武術的精華。后來發現,身邊的幾個戰友原是一些名門大派的弟子,相處時間長了,又得到不少絕技??梢哉f,如今的陳凡已不是當年的傻小子,而是一位武術大師,近期開始融會貫通,準備創出自己的武術。
  自從進入先天境界之后,陳凡已有一定的夜視能力。今年初,他又突破到化氣后期,功力比以前更加深厚,體內先天之氣生生不息,夜視能力更強,可以看清十丈范圍內的一切物體,這給他今晚的行動增加了信心。
  出了那二層小樓后,陳凡平靜了心中的紊亂情緒,排除一切雜念,將真氣分布與全身,整個人象毫毛一樣向圍墻飄去,五十多米的距離只用了不到一秒鐘,連紅外線望遠鏡都難以捕捉到他的身影。這次用了五成功力,事關重大,只能這么辦,幸好天太黑,沒有人看見。
第二節
深夜探敵
  對于樓頂上的暗哨來說,站在這么高的地方使用紅外線望遠鏡可監視周圍數百米范圍內的一舉一動,任何人想悄悄地靠近都比登天還難,一旦發現敵人入侵,既可以馬上發出警報,又能用狙擊步槍射殺,可以說是攻守兼備??墒侨f事有利必有弊,宅院的圍墻是一道堅固的屏障,但此時又成為暗哨的死角,只要像陳凡這樣進入到圍墻下,再多的暗哨也成了擺設。
  不久,他就站在北墻腳下。一摸墻體,好家伙,墻面光滑無比,連同巖石之間的縫隙都幾乎感覺不到,一般的特種兵不用輔助工具還真上不去??磥砉藢@個老窩花了不少心血,早就防止有人攀墻而入,心中暗自警惕,圍墻里應該還有不少機關陷阱,等會就能見到,必須小心行事。
  當然,小小的圍墻還難不倒陳凡。他深深地吸了一口氣,身體貼在墻面上,并隨著手腳之間的攀爬而上移動,這是他從隊友周成那里學來的“壁虎功”?!氨诨⒐Α痹且恍┙筝厒兎瓑υ皆褐?,不上大雅之堂,剛開始許多高手不屑學它,后來因為其非常實用,一些名門大派將它吸收,再加入了不少高明功法,使它得到了發揚光大,成為一門比較深奧的功夫,各派之間基本內容大體相同,但又有不同的特色。近代以后,隨著槍炮等熱兵器的盛行,傳統功夫日益衰落,很多絕技相繼失傳,“壁虎功”也不能幸免,只殘余了一些基本功法,精華部分不知所蹤。陳凡學會了此功法后,暗中進行了改進,不知是否與從前有異曲同工之處,如今的威力已不下其全盛時期。
  片刻之后,陳凡就接近了墻頭。他不敢亂動,首先是擔心墻頭上有機關,布置鐵絲、玻璃碎片是最常見的,雖然不會致命,但很麻煩;高壓電網比較高級,碰上了就相當于給敵人報警;響鈴雖然比較古老,卻十分有效;其次,擔心樓頂上正好有一具紅外線望遠鏡對著墻頭,自己冒然露頭也許迎面而來的是一粒子彈,那就是出生未捷身先死,死得太冤了。老話說得好:小心使得萬年船??辞迩闆r再前進不會吃虧。
  還好,沒有高壓電網和響鈴,只有一些玻璃碎片嵌在上面,運功磨平就行。估計哈克也不想太引人注目,憑著首富的身份住著這么大的宅院還說得過去,如果架上電網可不得了,鎮上的人還不議論紛紛?這樣就失去了隱匿形跡的目的。
  圍墻離小樓很近,只有三米左右,所以陳凡只要仰著頭就能看清樓頂這一側的狀況,連個鬼影子也沒有,看來暗哨們都只顧著監視遠處的目標,無人想到竟然還有人能夠神不知鬼不覺地潛入。當然,匪徒們的想法可以理解,普通人包括特種部隊都沒有能力逃過他們的視線,可陳凡不是普通人,他是一位奇人,擁有常人無法想象的功夫。
  陳凡放下心來,匪徒們的疏忽就意味著自己成功的把握性更大一點,他清理完玻璃碎片,伏在墻頭,觀察三米外的小樓,感到有些古怪。因為這樓已經夠高了,一般的人家不會多此一舉地再建圍墻,而是以這段樓壁當成天然的墻體,然后從樓的東西兩頭接過去,不但節約開支,還增加了宅院的實用面積。象眼前這樣樓與墻之間的大片空地純粹是浪費,但陳凡當然不會認為哈克是一個笨蛋,相反知道其中必有深意,下面應該埋著不少陷阱,這樓的北墻壁同樣滑不溜鰍,沒有留下一扇窗戶,翻墻而入的人只有直接跳下去,正好自投羅網。
  他有些佩服哈克的智慧,不愧是個老狐貍,做任何事都滴水不漏。從幾年前開始幕后操縱格爾木殺人越貨,自己卻隱藏于此,連國安局這樣神通廣大的機構都查不到他的背景,再到眼前的細節布置,無不顯示出他的過人之處,可惜這樣的人才走錯了路,如今血債累累,罪不可恕,即將伏法于此,以前的“輝煌”成為過眼煙云,若干年后人們只知道他是一個殺人不眨眼的匪幫頭目。
  陳凡心中暗笑,自己怎么會為這樣的殺人魔王感到可惜呢?應該是鱷魚的眼淚,不安好心。他也不再多想,運起功力,左手一按墻頭,撲向對面小樓的墻壁,用“壁虎功”掛在上面,這是沒有辦法中的辦法,直接躲開地上的機關陷阱,使哈克的所有布置成為廢物。當然,也只有他才能使用。
  陳凡悄無聲息地向樓頂游去,半分鐘后,到達距樓頂二十多公分的地方停了下來,不能再向上了,再高一點就露頭了,他可不想自己的腦袋開花。分出部分功力注入耳朵,聽力一下子提高了無數遍,清晰地聽到頂上有八道細微悠長的呼吸聲。心中凜然,匪徒們警惕性太高了,竟然在此布下了八名暗哨,而且都是一流高手,兩人一組,四組分散在四個角上,不但監視起來沒有漏洞,還能相互支援,估計紅外線望遠鏡、狙擊步槍、重機槍全都裝備了。
  面對這種情況,陳凡深感棘手,如動手就必須將他們瞬間同時干掉,否則后果不堪設想??伤械筋^疼的是匪徒們警惕性太高,悍不畏死,而且散得很遠,角與角之間最長距離有三十多米,百分之百的成功很難做到。
  “如今只有冒一點險,用暗器突然襲擊”。他在心中給自己打氣,計策已定,陳凡不再多想,右手從褲腳里摸出八根鋼針,這鋼針可不簡單,每根長約一寸,通體黝黑,用合成金屬制成,堅愈金剛,注入功力連鋼板都能穿透,也是陳凡的秘密武器之一。
  取出鋼針后,陳凡將其中的兩根含在嘴里,另六根扣在右手心。他緩慢上升,準備在露頭的一瞬間借黑夜的掩護一舉擊殺。
  突然,一片久違的光亮出現在眼前,陳凡眼睛一花,硬生生的停止了動作,原來烏云已散,月亮重新露出了面孔,天際間沐浴著一層淡淡的銀光。
  他心中一嘆,知道時機已失,沒有了黑暗的掩護,自己只有五成把握,剛才的方案已不可行,唯有退回來重新等待時機。
  退回原來的高度后,陳凡有點后悔,自己的動作太慢,剛才只要提前半分鐘就成功了,今天的運氣比較差,大半夜都沒看見月亮,自然而然地就忽視了,誰知它在關鍵的時刻跑出來搗蛋,看來老天不幫忙。不過,轉眼間又將雜亂的心情平靜下來,事已至此,后悔無益,與其做這些無用功,還不如考慮下面的行動。
  陳凡看著外面滿眼的銀白色,似乎圣潔異常,給人以神秘、寧靜的感覺,只是自身處在朝北的樓壁上,月光恰好照不過來。正在思考入神的時候,頂上傳來說話聲,他精神一振,趕忙屏氣傾聽。
  “庫塞,現在幾點了”?
  “已經是下半夜兩點。怎么,才守了大半夜就受不了”?
  “這幾天都在趕路,沒睡過一次好覺。難道你不困”?
  “當然困,誰也不是鐵打的,每個弟兄都累”。
  “特使也太小心了,我們是通過秘密通道過來的,夏國人不可能知道”。
  “小心一點好,有一點疏忽就會沒命的”。

上一篇  目錄  下一篇
金枝玉叶电影免费国语_一级毛片免费无卡全部视频_我的好妈妈中字在线观看韩国_永久免费看A片高清不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