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部分
選擇字號:
上一篇  目錄  下一篇

  葉樵笑的最狂,他干脆的跳下樹去,來到路邊,遠遠招呼道:“五位殿下,為何姍姍來遲???”
  那五個皇子落在白起眼中,遇襲之后,這五個人手上已經多了一把長刀,刀身狹窄,刀背厚重,卻是大晉朝的制式武器。五個人背對背圍成一個圓圈,反應倒也敏捷。大晉朝以武立國,皇家血脈,從小先學的不是寫字,而是騎馬射箭,舞刀弄槍。
  保護他們的護衛,真氣激蕩,將漫天的粉末阻擋在保護圈外,沒有落在五個皇子的身上,只不過周圍的護衛卻是有中招的,臉上手上不免沾染了一些。
  葉樵迅速出現,讓他們的反應變得十分可笑。
  王方等人從樹上下來,一個個笑容可掬,也不說什么,只是欣賞幾個護衛抓耳撓腮的樣子。這粉末的毒性不強,只是讓人奇癢,如果有大量清水,沖洗一下就沒事了。王方等人設計這陷阱,也只是想羞辱幾個皇子,現在目的達到了,立刻現身,更是讓這五個皇子恨的牙根癢癢。
  為首的十七皇子身材高大,他收刀入鞘,冷冷的看著王方,道:“王三,你們這么做,可真給大晉朝的士大夫長臉面啊?!?br />  王方聳肩,攤手道:“你們來的太晚,無聊嘛?!?br />  白起皺眉,因為他看到,另外四個皇子,都將長刀入鞘,沒有動手的打算??磥磉@些人涵養夠好,自己可怎么有機會動手呢?
  白起畢竟年輕,不是五個皇子涵養好,而是他們的護衛不敢對王方人動手,而他們親自動手的話,又不是王方等人的對手。
  五個皇子不想糾纏這個事情,只是一些讓人癢癢的粉末,這東西也是小孩子的玩意,要是因為這個動武,傳揚出去,自己這幾個人就成了皇室中的笑話。
  能壓下怒火,也是因為雙方有賭約在身,這次打賭,自己五兄弟贏定了。
  十七皇子正想說點諷刺的話,揭過這一幕。他身后的十九皇子眼前一亮,卻是看到了白起身后的小雨。小雨也沒更換什么衣服,材料再好,樣式上也是侍女的打扮。
  那十九皇子指著白起,道:“這人是誰,我們之間的事情,怎么帶外人過來?”
  白起懶得搭理他,哼了一聲。
  “十九,不要亂說?!笔呋首訑[擺手,用眼睛看著王方。他也看到了小雨,心中驚艷。十九弟風流好色,這是誰都清楚的事情。這女子自己看了都心動,何況是十九弟。
  十九皇子一伸手,分開左右,越過兄長,對白起道:“這丫鬟我要了,開個價吧,你多少錢買的,我出十倍?!?br />  白起笑了笑,這笑容在王方眼中卻是有些猙獰了。十九皇子只看到一個拳頭越來越大,眼睛一痛,就倒在了地上。
  隨后,一只腳踩了上來,十九皇子的真氣頓時斷絕,胸口劇痛,一口血幾乎噴了出來。白起下手夠狠,也沒留什么情面。
  十九皇子的護衛大驚失色,這幾個皇子雖然不受寵愛,可是要出了事情,他們一個都活不成。
  “住手!”十七皇子大怒,白起當著他的面打人,而且打的是自己兄弟,不管他是誰,都死定了。
  砰!
  十七皇子喊了一聲住手,白起卻是一腳踢在了十九皇子的腰間,隨即抽出了獵刀,壓在了十九皇子的脖子上。
  這下,王方等人的臉色劇變。
  如果說白起打了十九皇子,也就罷了,可是動了家伙,自己這些人,可都要跟著遭殃,也許會連累父親都說不定。王方大悔,他沒想到,白起為了一個侍女,會動如此怒火。
  白起抬頭,對十七皇子笑笑,道:“再喊住手,我一刀刺下去,你們這輩子就別想出頭了?!?br />  那十九皇子這時候從眩暈中醒來,又驚又怒,道:“你敢打我!”
  “打的就是你,我告訴你,我父親是煜國公?!卑灼疬@話說的讓王方吐血。然而白起后面的話,讓王方又冷靜下來。
  白起輕蔑地看著十七皇子,道:“怎么樣,怕了吧?”
  在王方心中,白起就算年少輕狂,也絕對不會說出這種弱智的話來。煜國公文武雙全,他唯一的兒子不可能真的是這種秉性??磥戆灼鹪缬兴阌?,就算沒有小雨的事情,白起也會找茬動手的。
  王方向后退去,小雨回過頭,對葉樵笑了笑,輕聲道:“葉公子,男人大丈夫,也上來踢一腳吧?!?br />  小雨眼波流轉,聲音中蘊含著蠱惑人心的魅力,那是妖術的手段。葉樵氣往上涌,果然走上前來,照著十九皇子的肋下就是一腳。
  白起大笑,行了,小雨的氣也出了,自己打了這皇子也就打了,葉樵可不行。
  侍衛們見白起抽刀,更不敢上前援救。煜國公是什么人,他們都清楚,煜國公進京之前,這豪門貴族,都已經將煜國公家里的事情打聽得一清二楚。這煜國公的少爺,可是一個喜好女色的家伙。
  現在看來,這白起不僅喜好女色,而且還被煜國公寵得無法無天。
  白起年少,反而更有威懾力。少年人一個沖動,就可能做出抱憾終身的事情來。他們不敢用自己全家的性命來賭,賭白起只是唬人的。
  “你待怎樣!”十七皇子心中也是懼怕,要是十九弟被白起刺死,那他們一個個投逃不脫皇帝懲罰。
  “沒什么,兵器都丟下,滾!”白起囂張地道。
  十七皇子咬咬牙,率先丟下腰間長刀,摘下弓箭。葉樵這個時候對白起是佩服的五體投地,蘇沐說的沒錯,他就是個混人??窗灼鹜L無比的樣子,又狠狠的踢了十九皇子一腳,然后還看了一眼白起身后的小雨。
  “算了?!卑灼鹨娝腥硕紒G下武器,阻止了葉樵繼續毆打的動作,抓住十九皇子的腰帶,將整個人丟出十余丈遠。
  那十九皇子落地,真氣運轉,吐出一口淤血,這才順過氣來。
  “你是白起!我絕不放過你!”十九皇子面色猙獰,在幾個兄弟面前出丑,白起還無比囂張的說他爹是煜國公。煜國公能大過皇帝嗎?
  白起冷笑,在書房之中,他無法反對父親。父親是一族之長,可是在白起眼中,有什么比父親更重要的呢?如果能讓父親從這銅人殿的任務中脫身而出,他是不介意放棄白家在大晉王朝的地位的。
  再說了,如果煉氣士毀了銅人,必定不會放過九鼎,大晉王朝能否存在都不一定,他還有什么好顧忌的。
  賭約的事情算是泡湯了,那十七皇子狠狠的盯了白起一眼,讓侍衛上去扶起十九皇子,一行人狼狽離開。
  王方這個時候才開口,道:“小白,你太沖動了?!?br />  沒等白起說什么,小雨突然掩住口,用手指著墓地深處,驚呼一聲。
  順著小雨手指的方向,王方等人看去,只見漆黑的夜色之中,一個高大的身影慢慢走來。這人差不多有九尺多高,關節僵硬,行動之間顯得詭異莫名。
  “鬼呀!”小雨的聲音劃破夜空,至少傳出去數里遠。
  這凄厲的聲音甚至把還未遠去的十七皇子等人嚇了一跳,王方等人撤入樹林的仆人這個時候也沖了出來,想要看看發生什么事情了。
  小雨跳進白起懷著,在白起耳邊道:“一會兒,還是跑吧,那是僵尸?!?br />  “僵尸?”白起心中一動,擅長操控僵尸的,只有龍虎山一脈的煉氣士。這里難道潛伏著龍虎山的人?想到玉真公主前后矛盾的態度,白起有些擔心起來。
  白起估計,玉真公主身邊的那個老僵尸,把這里的人全都宰了也不是問題,要是龍虎山的人想在這里動手……
第013章
老尸
  王方等人這個時候已經抽出武器,那高大的身影越來越近,從云層罅隙漏下來的月光灑在地面上,照出他的臉孔。
  這是一張不屬于生者的臉孔,深青色的皮膚上,褶皺之中,還帶著泥土。高高的顴骨上,生長著綠色的毛發,讓兩只深紅色的眼睛顯得更加深邃。
  王方直接摘弓搭箭,彎弓如滿月,白起只聽得嗡的一聲,三棱形的破甲箭頭上,激蕩起空氣的漣漪,直奔那僵尸的心臟。
  大晉的鐵胎弓,破甲箭,四十丈內可以破雙層鐵甲。王方看清了那僵尸的樣子,就知道遇到古怪的事情,出手毫不容情,直奔要害。
  小雨卻是牽著白起的袖子,低聲道:“小白哥,還是跑吧?!?br />  白起正待搖頭,卻見那破甲箭咔的一聲,被那僵尸低頭咬住,幾下就嚼得粉碎。那僵尸加快速度,腳下濺起泥土,發出奔雷一樣的聲音,向王方等人沖來。
  王方等人雖然是先天武者,也不過是八九品的樣子,對抗這種能嚼吃鋼鐵的怪物,還力有未逮。
  “走!”王方大喝一聲,直接丟了弓箭,轉身便逃。
  他逃的方向,卻是五個皇子離開的石路。那五個皇子身邊還有三十個護衛,萬一逃不掉,也是援兵。
  白起也是邁步跑了起來,那僵尸越追越近,白起已經嗅到那僵尸身上奇臭的味道。他急道:“小雨,你的草龍呢?”
  小雨哭喪著臉,道:“都說是草龍了,承載不住肉身的?!?br />  白起這個時候有些懊悔,那玉真公主送他的長劍,給了父親,他身邊卻沒有合手的兵器??客醴浇杞o他的獵刀,肯定對那僵尸沒什么傷害。
  王方等人也是非常的著急,十余名仆人一咬牙,停下腳步,迎向追來的僵尸。這十幾個仆人,也都有些武技,上了戰場,也算是精兵。
  那僵尸的喉嚨中發出咔咔的聲音,似乎在笑,笑這些仆人不自量力。
  僵尸沖到跟前,一掌插進了一個仆人的胸口,只聽得胸骨碎裂,鮮血噴出來的聲音像是狂風一般。僵尸的手掌微微彎曲,硬生生將那仆人的心臟挖了出來,送入口中大嚼起來。
  那仆人也是后天六七品的武者,在僵尸面前,一絲反抗的能力都沒有。
  王方等人攜帶的仆人也是悍勇,一個個狂吼著,將手中的長刀劈向那僵尸。
  僵尸雙臂揮舞,鐺鐺聲不絕于耳,十幾把長刀飛了出去,有兩把倒貫入兩個仆人的小腹。僵尸再度揮舞手掌,噗的一聲,擊碎了一個仆人的腦袋。
  呵……
  剩下的仆人自知必死,抽出身邊的短兵器,合身撲上,將那僵尸死死抱住,短劍拼命的向僵尸的身上刺去。那短劍本為戰場上破敵人板甲的武器,刺在僵尸的身上,也只將僵尸的長袍刺破,依舊發出金鐵之聲。
  王方等人這才恐懼起來,連小雨的臉上都露出懼色。她倒有加快速度的法術,只是一旦施展法術,她的氣息就徹底暴露出來,對僵尸的吸引力是無比巨大的??峙履墙┦⒖虝G下王方等人,直接找她和白起的麻煩。
  十幾個仆人也不是白送性命,雙方的距離被暫時拉開。那僵尸抱住一個腦袋猛啃,咔咔有聲,腦漿迸射,腳下才慢了幾分。
  王方別看豪爽,可是心眼不少。他一見那僵尸的行動,忽然停下來,解下腰間的一根長索,套住石路兩邊的石人,雙臂用力,上千斤的石人被他拉到了路上。
  蘇沐在后面也停了下來,解開一個皮囊,將本來用作引誘猛獸的鮮血倒在了石人上。這鮮血粘稠,有毒,如果野獸吃了,甚至無法嘔吐出來。
  王方布置完畢,這才轉身再逃。那僵尸嗅到沖天血氣,丟下仆人的尸體,撲向石人。白起腳下加速,前面已經看到光亮,卻是先前離開的五個皇子和那三十多個侍衛。

上一篇  目錄  下一篇
金枝玉叶电影免费国语_一级毛片免费无卡全部视频_我的好妈妈中字在线观看韩国_永久免费看A片高清不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