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虎丹
選擇字號:
上一篇  目錄  下一篇
    周天音等人露出好奇之色,紫色天眼也順著虎妖奔赴的方向轉移了視線。
    沒多久,在一個山腳下,頓時看到數百人的激烈戰斗。劍氣、刀氣四溢。地上也橫躺著大量尸體。
    “五百黑衣神墓宗弟子,圍殺百個大秦將士?都是氣海境?”王雄雙眼一瞇。
    五百對一百,完全壓制大秦將士了。
    神墓宗方,三人為首,分別身穿紅衣、黃衣、綠衣。
    外界眾人頓時臉色一變。
    “那是神墓宗的紅黃綠三長老?聽說是三胞胎,一年前,同時達至武宗境的強者??!”周池臉色一變。
    王忠全一陣焦急,心中默念:“紅、黃、綠三長老,可是殺人不眨眼的主啊,少主,你不要過去??!”
    “紅長老對付的那是我兒?嬴勝?”四皇子眼睛一瞪。
    紅長老長劍揮出道道猩紅劍氣,猶如百箭射出,兇猛無比。但,對方一個青衣俊俏男子,萬勝侯嬴勝也不差,劍氣相沖,長劍相撞,頓時發出陣陣轟鳴之聲。兩人犀戰,不分勝負。
    黃長老對戰一頭滿身是血的虎妖,虎妖重傷疲憊,其后背之上,還馱著一個拳頭大小的紅色小老虎,小老虎死死的抓著虎妖后背,蜷縮之中,驚恐莫名。
    綠長老對戰一名大秦將軍,那將軍一臉刀疤,手執一柄寬劍,一次次與綠長老重擊,其身后護著一個瑟瑟發抖的小兵。
    “豹將軍,有萬夫莫當之勇,為何被綠長老如此壓制?再這樣下去,他們要兇多吉少了,他好像保護那個小兵?”周池驚奇道。
    “是青環郡主?胡鬧!”四皇子臉上一陣焦急。
    “什么,那小兵是青環郡主?我記得,當初青環郡主也吵嚷著要跟來,只是四皇子不允,卻不想,她居然扮成小兵,偷偷跟著萬勝侯進去了?”周池驚訝道。
    “豹將軍要保護青環郡主,定然無法全力出手,這下,卻……!”四皇子臉色很難看。
    畫面中,大秦將士,越來越多人死去。神墓宗即將大獲全勝。
    “嬴勝?哼,憑你想染指宗主的東西,不自量力!今天,你們一個也別想離開,殺!”紅長老冷笑道。
    “虎丹?我要了。紅長老?我的人,很快就會前來,只要拖你們一會,待會看看,到底誰不自量力!”嬴勝眼中一瞪,手中劍氣越發凌冽。
    卻在此刻,一旁虎妖一聲哀鳴。被黃長老一劍刺入了心口。
    “吼!”
    虎妖臨死反撲,卻沒傷到黃長老,而虎妖卻心臟刺穿,命不久矣。
    “哈哈哈,黃,殺的好。將虎丹先拿下,來幫我們!”紅長老頓時大笑道。
    “好!”黃長老大笑道。
    眼看,黃長老也要騰出手來了,此消彼長,萬勝侯一群,離覆滅也不遠了。
    “豹將軍,保護郡主,我們走!”萬勝侯瞪眼不甘道。
    “走?現在想走,遲了,一個也別想走,哈哈哈!”綠長老攔著豹將軍大笑道。
    綠長老看的出來,那豹將軍保護的小兵,非常重要,有此小兵,誰也逃不掉。
    另一邊,黃長老劍指那心口噴血、絕望的虎妖。
    “卑鄙無恥的東西,我虎族,一定會踏平你神墓宗的,一個別想跑,一個別想跑!”虎妖虛弱的即將倒下。
    “一個也別想跑?今日,殺光你們,誰知道你們死在這里?哈哈!”黃長老一劍就要斬下。
    就在此刻,黃長老汗毛炸豎,猛地一抬頭,陡然看到又一頭猛虎卷著風刃撲殺而來。
    卻是王雄帶著巨闕抵達了。
    “傷我巨首大哥?惡賊,受死!”巨闕憤然撲向黃長老。
    黃長老措手不及,胸口瞬間被巨闕撕出了一道大口子,鮮血四射。
    “什么?”黃長老捂著重創的內俯,驚訝的看向忽來的巨闕。
    王雄自然也落在了地上。
    巨闕順著香氣,跑的最快,后面群狼緊跟而來。
    巨闕沖入戰場,對黃長老不依不饒。
    王雄眼睛,卻忽然盯著那倒地虎妖的后背之處。
    一個火紅色巴掌大小的老虎,全身散發著一股醉人的香氣,香氣充斥四方,引著所有人的矚目。巨闕口中的香氣,就是小老虎身上散發的。小虎瑟瑟發抖,毫無反擊之力,任人宰割一般。
    見黃長老受傷,紅長老焦急道:“快,將那虎丹抓起來,宗主有令,獻上虎丹者,賜宗主烈日劍,同時收為宗主親傳弟子!”
    “吼!”
    五百神墓宗弟子頓時露出貪婪之色,眼睛通紅撲向王雄方向。
    王雄眼中一冷:“找死的東西!群狼,殺!”
    “吼!”“吼!”“吼!”………………
    群狼兇猛的撲向混亂的戰場。
    同是氣海境,野獸和宗門弟子不一樣,宗門弟子靠修煉增強自身,而野獸的修行,完全是弱肉強食,廝殺出來的,五百青狼,戰斗無數,比這群神墓宗弟子見過的血不知多出多少。
    兇猛的猶如洪水,頓時沖垮了神墓宗弟子的隊伍。
    “孽畜,爾敢!”紅長老臉色一變??捎直毁鴦贍恐?,脫不開身。
    “王雄?你沒死?”嬴勝也是眼睛一瞪,認出了王雄。
    王雄卻是不理會眾人,緩緩走到那紅色小老虎之處。
    小老虎看著王雄,無比畏懼。因為,這幾天下來了,所有人都想害自己。是小老虎這些日子遇到最黑暗的日子。
    “不用怕,我不會傷害你!”王雄語氣安慰的將小老虎抱起。
    小老虎還想掙扎,但,掙扎了幾次,卻無法掙開,也只能逆來順受了。
    躲在王雄懷里,小老虎眼睛眨啊眨的,有些害怕,但也只能偷偷打量王雄。
    “不要傷害她!”倒地瀕死的巨首虎妖虛弱道。
    另一邊,黃長老先前被巨闕撲殺的措手不及,已然身受重傷,此刻戰斗力大打折扣。
    一人一虎,兇猛的廝殺了一會,終于,黃長老因為重傷在身,再度被巨闕撕了一臂,連連后退。
    另一邊,神墓宗弟子在群狼面前,頓時連連受挫,轉眼間,就死了五十多個。
    勝負天平逆轉,神墓宗眾弟子,瞬間被壓制。
    黃長老傷勢越發慘重,顯然支持不了多久了。
    “撤!”紅長老恨聲道。
    “不能撤!一旦走漏消息……!”綠長老焦急道。
    “先撤,鎮天陰煞陣開啟了,外面人進不來,里面人也出不去,我們回去稟明宗主,再來將他們一網打盡!”紅長老吼叫道。
    “是!”所有人應聲道。
    “走!”
    紅、綠長老掙開嬴勝和豹將軍,帶著一眾弟子頓時倉皇而逃。
    “想來就來,想走就走?哪有那么容易的事情?哼!”嬴勝大吼一聲,顯然不想讓他們走了。
    遠處巨闕也不依不饒,要殺了黃長老為兄長報仇。
    “不用追了!先來看看你的大哥!他要不行了!”王雄卻是一聲令下。
    巨闕頓時清醒,扭頭撲了過來。群狼也退了回來。
    沒了虎狼協助,嬴勝追殺神墓宗弟子計劃頓時泡湯了。
    追毛線,沒了虎狼協助,怎么追?
    “哼!”嬴勝無比郁悶,扭頭看向忽來的王雄。
    王雄抱著小老虎,沒有理會嬴勝的郁悶,陪著巨闕看著其兄長。巨首虎妖此刻倒在血泊之中,虛弱無比。
    “巨首大哥,你怎么樣?族老呢?他們為什么要追殺你???”巨闕一邊度著真氣給巨首,一邊焦急的問著。
    “黑斑奸賊,他埋伏我們,族老和其它兄弟被困,我是被族老安排,偷偷逃出來的,保護,保護……!”巨首虎妖指著王雄懷里小老虎,在虛弱中,咽下了最后一口氣。
    “嘭!”
    巨首虎妖松軟下來,沒了氣息。
    “大哥,大哥!吼~~~~~~~~~~~!”巨闕悲憤的一聲大吼。
    王雄看著巨首虎妖死去,微微一嘆。
    “剛才好險!”一旁青環郡主心有余悸道。
    青環郡主穿著軍甲,臉上也抹了泥灰,若不是親近之人,根本看不出一個女兒之身。
    “是啊,還好青環郡主無礙,否則,小侯爺也無法回去交代!”豹將軍點了點頭。
    “他是誰?”青環郡主好奇道。
    “他是東方王府的少主,王雄!”豹將軍眉頭深鎖的看向遠處王雄。
    “王雄?就是你們口中的廢物?”青環郡主驚訝道。
    嬴勝眼神一陣變幻,繼而,露出一絲冷笑,走上前來:“王兄,原來你也進入神墓山脈了,剛才還真是多謝出手??!”。
    王雄扭頭看了眼嬴勝,輕輕點了點頭,并未多說什么。
    “王兄,不知這群虎狼,怎會聽你的?”嬴勝好奇道。
    王雄卻沒有理會,雖然無意救了嬴勝,但,腦海中依舊有著抵觸嬴勝的記憶,王雄自然不會與他多交流。
    “巨闕,此地不宜久留,帶著你大哥尸體,我們找個地方,將它埋了吧!”王雄吩咐道。
    “嗚嗚嗚!”巨闕悲痛中,點了點頭。
    看著王雄無視自己,嬴勝眼中閃過一股陰翳。
    “王雄小子,我九哥問你話呢,你怎么什么也不說,就要走?”青環郡主卻容不得別人無視嬴勝,頓時叫了起來。
    王雄抱著小老虎,扭頭看了眼青環郡主:“小丫頭,注意你的語氣,本尊可是剛救了你們!”
    “你!”青環郡主頓時眼睛一瞪,分外惱怒。
    一旁嬴勝更是眼神變幻。雖然得了王雄援助,但,對王雄并沒有感恩,反而眼中閃過一股殺心。
    不過,嬴勝并沒有主動開口,而是給了豹將軍一個眼神。豹將軍是其心腹,一個眼神足夠了。
    “你們走可以,但,你懷中的那枚虎丹,是我們先看到的,必須留下!”豹將軍冷聲道。
    “不錯,剛才若非神墓賊子忽然沖上來,那虎丹已經是我們的了!九哥已經答應我,那是送給我父王的禮物!”青環郡主也叫道。
    “虎丹?”王雄疑惑的看看手中的小老虎。
    懷中小老虎卻是一顫,似極為驚悚。
    “不錯,這小老虎,應該是用秘法調養,喂以各種名貴靈藥,調制無數精力而成的一枚丹藥,一枚活丹。如此香氣,十里飄香,必是難得靈丹級別,你一個氣海境,根本受用不起!留下虎丹,放你們走!”豹將軍冷聲道。
    “哈哈哈哈,小家伙,他們居然說你是虎丹?不知死活的想要吞服你?”王雄看著懷中顫抖中的小虎大笑道。
    王雄大笑,對于豹將軍的威脅,根本沒當回事。
    “王雄,你們只有虎妖是武宗境,群狼都是氣海境吧,我和侯爺可都是武宗境,而且,我們的人很快就會聚來,不想死,將虎丹留下!否則……!”豹將軍冷聲威脅道。
    威脅王雄?前世多少人威脅王雄,包括那仙帝,最終可沒有一個人好下場。
    聽到威脅,王雄抱著小老虎,扭頭看向豹將軍。雙眼一瞇道:“你可知道‘死’字如何寫?”
    一句平淡語,卻不知為何,透著一股刺骨的寒意。
    你可知道‘死’字如何寫?
    *裸的蔑視,帶著一股審判之勢,居高臨下的冷視嬴勝一群人。
上一篇  目錄  下一篇
金枝玉叶电影免费国语_一级毛片免费无卡全部视频_我的好妈妈中字在线观看韩国_永久免费看A片高清不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