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魔術
選擇字號:
上一篇  目錄  下一篇
    一般人們說打架輸的一方被打得“鼻青臉腫”,兩個騎手因為戴著頭盔就不存在這個問題,可以堅信他們該眉清目秀還是眉清目秀的,可是身上被打起了無數包這事兒就不足為外人道了,說是不足道,張念祖他們卻看得很清楚——他們眼睜睜看著這倆人胳膊大腿上起了各種大小不一的包,形同蓮蓬截面,有密集恐懼癥的人看一眼都得瘋……
    騎手們遠遠逃開,哀怨地望著張念祖,開始修整破碎的心和被同樣打得像蜂窩煤一樣的摩托。
    張念祖準備結束這件事了。趙維明那早該得手了,他接下來要做的就是把趙玫兒送到安全的地方,至于致遠和長風的矛盾,那是他們兩家的事,他的角色無非是進來橫插了一腳,完成了自己的任務,攪黃了別人的陰謀,總體上是圓滿的。
    當張念祖駛離了原地的時候,兩個騎手居然又跟了上來,不過這次學乖了,懂得保持距離,精妙地計算著石子崩起來所能達到的最遠地方,只在外圍綴著。
    “沒完沒了了?”張念祖有些火大。
    趙玫兒有些底虛道:“要不我們報警吧?”所有事都因她而起,人家司機師傅做的早已超出了“路人”所能做的義務范圍,她剛才還那么揣度人家……
    “等警察來了咱們該涼都涼了,再說你知道這是哪嗎?”他們現在早已不知去路,導航定位也只是虛弱地括出一個籠統的地段,周圍的地名不是這個墳就是那個村。
    張念祖看趙玫兒不說話,又一笑道:“沒事,想玩嘛咱們就陪他玩!”這時路兩邊出現了莊稼地,中間是一條只能走一輛車的土路,張念祖穩穩占據了整個路面。
    隔著莊稼,兩邊突然傳來熟悉的摩托轟鳴聲,原來兩個騎手把車騎在了田壟上,快速地穿插到張念祖他們前頭去了,其中一個還炫技一般把前輪抬到空中,人立起來給張念祖豎起了中指。在這種局促的地段,摩托車的靈巧優勢體現得淋漓盡致。
    “我們退……”趙玫兒話說了一半也意識到不對,于是自我否定地搖了搖頭。退回去依然擺脫不了摩托,毫無意義。
    走出莊稼地,前面是一條人工修的水渠,水很淺,但河床足有兩米高,唯一能通過的路是一個小石橋,哦不,應該說是一個斷橋,橋身從這邊支棱到水渠上空便戛然而斷,隔空與對面相望。兩個騎手已經飛身上了橋頭,調轉車頭得意洋洋地看著張念祖,照例空轟油門,讓噪音宣告最終勝利。張念祖只能把車停在原地。
    “沒路了!”趙玫兒低呼了一聲,他們現在是真的到了絕地!
    張念祖觀察了一下地形,忽然笑道:“我給你變個魔術吧?!?br />    趙玫兒不可置信道:“你說什么?”她沒想到都這時候了對方還有說笑的心思。
    “你看著啊——”張念祖重新發動車子,慢慢向石橋開去。
    兩個騎手起初還以為張念祖是在負隅頑抗,但他們看出他的目的時都徹底慌了——這時候張念祖已經把車開上了橋頭,以成人散步的速度繼續慢慢推進:他想干什么現在是個人就明白了。
    斷橋上,福特車推擠著兩輛摩托逐漸逼進斷裂處,兩個騎手躲在摩托后面,眼看著可供落腳的地方被寸寸蠶食——他們根本無法從邊上擠過去,福特車的車頭上橋之后就給堵了個嚴嚴實實,車燈距兩邊各只有不足兩公分的空隙,這橋本來就不是給車走的……
    摩托車被推擠在橋面上發出巨難聽的雜音,隨著地勢的逼仄,兩個漸無容身之地的騎手先是踩在摩托上,隨著摩托掉落入渠,人也終于給逼到半空的絕境,其中一個崩潰地拍打著張念祖的車頭,第一次喊出了聲:“喂喂,打個商量……大家各退一步行不行?”
    張念祖放下車窗,酷酷道:“你先退!”話音未落,那騎手已經被擠了下去,噗通一聲落在水里——說這是個水渠還不太準確,更準確的叫法是排污渠,是附近工廠修來排工業廢水的,周圍都是住家,這渠子里自然也少不了生活廢品,剩飯剩菜魚刺豬骨什么的都是比較溫和的,吃喝拉撒那點事只有后兩件才能產生大量的垃圾,你們自己想象吧。
    一個騎手掉下去了,受了驚擾的蒼蠅們嗡的一聲暫離了自己的樂園。
    張念祖問剩下的那個:“你退不退?”
    另一個騎手兄這時起了急智,他二話不說飛身爬上了車頭,手腳并用地往車尾跑去,張念祖急速倒車,騎手兄被慣性甩到了車頂,他心中剛一喜,張念祖就轟著油門前進,還沒反應過來的騎手兄被重重拋向了臭水溝,他身在半空就覺得下面的氣味幾乎要把他頂向蒼穹,可惜在重力的作用同樣在溝底落了戶,他立身在一片軟濕滑臭之中,仰著還戴著頭盔的臉委屈地喊:“你怎么不按套路出牌呢?”
    張念祖問趙玫兒:“對魔術還滿意嗎?”
    “你這是什么魔術?”
    張念祖嘿嘿一笑道:“這橋上剛才不是有兩個人嗎,我把他們變沒了?!?br />    趙玫兒捂著鼻子向橋下張望,兩個身穿皮衣皮褲、戴著頭盔的潮人正在蹚著垃圾試圖爬上來。她的嘴角抽了抽。
    張念祖道:“別繃著了,想笑就笑吧?!?br />    趙玫兒噗嗤一聲樂了出來。
    張念祖倒車,順著莊稼地出來回到公路上,開始向城里進發。
    一路上趙玫兒都沒說話,她變得有些拘謹,所謂大恩不言謝,她不知道該怎么和眼前的救命恩人相處了,過了老半天她才說了句:“你的車……我會負責的?!?br />    張念祖無所謂道:“沒事,我會修?!?br />    趙玫兒瞅著張念祖,忽道:“我怎么好像見過你?”
    張念祖微微一慌,戴上了墨鏡故作輕松道:“你這算套磁嗎?”
    趙玫兒皺了皺眉,她并不喜歡和人這么說話,最終還是道:“一會留個電話吧,總不能虧待你,我這人不愛欠人情?!?br />    張念祖把墨鏡扒拉在鼻梁上看著趙玫兒,這還是他第一次正式地打量這個發小的妹妹,他和她以前確實見過,不過那都是初中的事了,那時候他就記得趙玫兒是個美人坯子,現在再看,坯子已經成長成了美人。
    趙玫兒五官精致得讓人嫉妒,除了眉眼如畫之外皮膚更是天然白皙水嫩,其實趙維明雖然吊兒郎當,可也算得上是漂亮人兒,不過想想這對兄妹并不是一個母親,老趙那張驢臉張念祖還是印象很深的,最終只能化作“萬惡的有錢人搶占了好資源”的感慨。
上一篇  目錄  下一篇
金枝玉叶电影免费国语_一级毛片免费无卡全部视频_我的好妈妈中字在线观看韩国_永久免费看A片高清不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