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前輩,您的雞焦了!
選擇字號:
上一篇  目錄  下一篇
    張蕭一挑眉。
    解除了陳執事臉部的空間禁錮。
    “你,你,你到底是什么人??!”
    陳執事顫抖的驚吼起來。
    從他說話的語氣中,就能聽出來,這個人已經產生了對死亡的恐懼!
    他已經這么謹慎了。
    可沒想到。
    沒想到自己還是馬失前蹄了!
    他一直防備的道觀里有強者坐鎮,不敢上前。
    但后來。
    他發現,這道觀就是一普通道觀。
    要是真有絕世強者在里面的話,早就揮手把他們都給殺了,或是打下山去!
    而不是一直任由他們在道觀門口喧嘩!
    可結果呢。
    誰他媽能想到,這個白衣青年才是隱藏大boss?
    “老夫是什么人?唉,這個問題,好像有數萬年沒有人問過老夫了!”
    張蕭一甩袖袍,四十五度角仰望天空,眼中流露出一抹滄桑感,甚至連帶著聲音都變得嘶啞起來。
    這不僅玄極宗的人信了。
    連天心雪也信了!
    這小丫頭捂著小嘴,美眸一眨不眨,凝視著張蕭背影,有著無限的驚詫和崇仰!
    活了數萬年!
    容顏還如此年輕!
    難不成,前輩已經是仙人了?
    我的天??!
    我果然是大機緣之人,隨便逃個命啥的,竟然就遇到仙人了??!
    天心雪此刻心情復雜,不知是應該為自己高興,還是為那些死去同伴們悲傷……
    “你不是想殺他們嘛~來吧,自己動手?!?br />    張蕭轉過身,輕輕拍了下天心雪的肩膀。
    身影瞬間消失在了原地。
    下一刻。
    就坐在了石桌前,輕悠悠的吹著茶水熱氣。
    好似,他就一直坐在這一樣,從未離開過!
    天心雪看到張蕭這神仙一般的手段,眼中除了震驚之外,還悄然浮上了一抹堅定。
    陳執事痛哭流涕,不停地求饒:
    “我們追殺您,都是宗主大人的旨意,我們也不敢違抗,我們就是個給人賣命的小嘍啰,我們上有老,下有小,也不容易的??!您看在我們可憐的份上,就放我們一馬,就……”
    噗嗤!
    天心雪面無表情,手起劍落。
    陳執事一臉懵逼。
    意識消散前。
    只有一個問題。
    嗯?
    我怎么看到了自己的另一半,還有這腦漿是怎么回事……
    “不不不!女俠饒命??!”
    “我們是真的上有老,下有??!要是不追殺您,就會被那個狗屁宗主殺的??!”
    “求您放我一馬,我什么都愿意做??!”
    “……”
    一道道哭喊聲,求饒聲,在山頂回蕩。
    “在你們辱我云妹,殺我護衛時,可曾想過這一幕?”
    噌噌噌!
    無數森寒劍光閃落。
    天心雪臉上,頭發上,身上,全都是血!
    此刻。
    她就是個沒有感情的殺人機器!
    一時間。
    血腥味充斥在了山頂上。
    張蕭心念一動。
    熊熊!
    尸體,血肉,血氣,盡數焚燒成了虛無!
    當啷!
    天心雪手里長劍滑落,掉在地上。
    熊熊烈火前。
    她跪在地上,雙目猩紅,猛地磕了幾個頭。
    “嘖嘖,不錯,心狠手辣,重情重義,算是過了第二關!”
    張蕭微微點頭,饒有興趣的遠遠打量著天心雪,露出滿意的笑容。
    雖然沒親手擊殺這些玄極宗的人,得不到系統積分。
    但是換個天心雪當徒弟也是不錯的!
    天資。
    心性。
    這是張蕭收徒的條件!
    缺一不可!
    哪怕你是天才,要是心性不好,作惡多端或是心慈手軟,張蕭都不會收。
    至于為啥?
    如果教出個十惡不赦的大反派,到時候還得自己去滅口!
    不然,罪孽纏身,口碑敗壞不說,出門還會被那群正道人士圍攻,煩得要死!
    如果教出個圣母馬里奧呢,就更倒霉了!
    一不小心,這個徒弟就會被人給陰死,那自己可白辛苦了。
    這要是被人給擒住了,自己還得浪費時間,不停去救他,給他擦屁股!
    那就更煩了!
    張蕭懶啊。
    他不喜歡麻煩。
    “小雪,別跪在那了,趕緊洗洗澡,我可不喜歡你這一身血腥味?!?,張蕭揮手對天心雪喊道。
    天心雪心里一顫,咯噔一下,膽怯的回頭看了眼張蕭后,急忙移開視線。
    霎時,俏臉涌上一抹羞紅。
    前輩,前輩這是要……
    “你臉怎么紅了?”,張蕭臉色古怪。
    難道是自己長得太帥,小姑娘看一眼都會害羞?
    “沒…沒什么!只是,前輩,我…我沒有換洗的衣服?!?。
    天心雪聲如蚊蠅,低著頭,臉紅的跟熟透的蘋果一般,跟剛才冷面女殺神,截然不同。
    畢竟。
    她才剛滿十八。
    這等年紀。
    雖知曉人事。
    但并未親眼見過,更沒親身經歷。
    自然會害羞。
    “哦,那沒事,我這有!”
    張蕭一拍手,想到了以前小十六她們穿剩下的衣服,一閃身,進了道觀里。
    三秒后。
    張蕭出現在天心雪面前,懷里捧著一大堆散發著幽香女人衣物。
    “吶,這粉的,紫的,藍的,內衣,外衣,都有,你自己選吧?!?br />    天心雪看到這些衣物,下意識的驚叫了聲。
    她驚叫。
    不僅僅是因為這些衣物都是天蠶絲,神云綢等等名貴紡織品制成的。
    主要是因為。
    張蕭這一個大男人。
    怎么會收藏這么多女人的衣物?
    難不成,他還有那種癖好?
    好怕怕??!
    “你犯不著這么驚訝,你師姐們的這些衣物呢,都是我用天地間最好絲織物給她們做的!穿上呢,不僅對皮膚好,而且還能讓你神魂時刻保持清醒,有清心凝神的功效!”
    張蕭將衣物放在石桌上,嗅了下鼻子,“什么味???”
    “呃,前輩,您…您的雞焦了?!?,天心雪小聲道。
    “嗯?我的雞兒沒事啊……”,張蕭下意識的視線下移。
    旋即一拍額頭。
    轉身看去。
    小柳樹這家伙手里的烤鳥,已經焦黑焦黑的了。
    “哎呀!我的晚餐!”,張蕭心疼的哀嚎了聲。
    看來,這下又要麻煩小白這家伙去勾引一只妖獸了!
    半個時辰后。
    張蕭和小白成功配合了一波,殺了兩只二階火烈鳥。
    “前輩,我來吧?!?br />    天心雪洗干凈,換上了紫紅紗衣,來到石桌前,蹲下身,輕聲說道。
    張蕭漫不經心的看了她一眼,猛地一愣。
    嗯?
    這不是小十六嗎?
    她回來了?
上一篇  目錄  下一篇
金枝玉叶电影免费国语_一级毛片免费无卡全部视频_我的好妈妈中字在线观看韩国_永久免费看A片高清不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