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多出的24小時
選擇字號:
上一篇  目錄  下一篇
    張恒是在一個月前發現自己的一天多出了24個小時的。
    首先發生變化的是他的手表,那是一塊兒由瑞士天梭生產的海星自動Ⅲ機械表,是他十八歲生日的時候遠在冰島的父母送給他的。
    非常敷衍的淘寶下單,賣家發貨,而且地址欄還填錯了班級。
    張恒已經懶得吐槽這兩人了,他小學還沒畢業這二位神仙就已經迫不及待的打包飛往歐洲開始新生活了。
    兩人是在一次學術交流會上認識的,職業都是神學家,顧名思義,就是研究宗教神話之類的專家,在唯物主義當道的偉大祖國這一行自然是不好混的。
    不過和那些招搖撞騙的神棍不同,張恒的父母的確是有真材實料的,兩人一個是牛津大學畢業,主攻北歐、希臘神話,一個是杜倫大學的碩士研究生,以基督教神話為研究對象,發表了數篇論文,在業內據說還挺有影響力的。
    結果,回國后都混不下去。
    …………
    正好張父的導師接了個大項目,正缺人手,兩人商量了下,把張恒丟給了他外公,之后就拍拍屁股開始了滿世界亂竄的研究生活。
    之后基本上一年才會回上一趟家,因此張恒的童年都是和外公一起渡過的。
    可能是覺得心中有愧,兩位神仙在花銷上倒是沒虧欠這一老一小,
    不算學費和住宿費,張恒念大學一年的生活費足有三萬塊錢,比不上那些開跑車的富二代,但在普通學生中已經算是很不錯的了。
    說回正題。
    手表的事情是蠻詭異的,張恒一覺醒來,下意識的打算看時間時,發現上面的刻度從十二變成了二十四。
    張恒愣了下,之后很淡定的把表放回原處,蓋好被子繼續睡覺。
    結果一個半小時后對床的哥們兒發短信,很遺憾的通知他高數被點名了。
    不是夢?
    張恒花了十分鐘洗漱完畢,坐在床下的寫字臺前,打開電腦。
    他先登上淘寶,搜索了雙倍刻度手表,整蠱,搜索結果顯示——抱歉,沒有找到相關寶貝。
    于是張恒把后面“,整蠱”給刪了。
    依然沒有任何匹配結果。
    不是惡作劇嗎?
    張恒摸著下巴,如果不考慮那莫名其妙多出來的十二個刻度,表上的時間倒是和電腦上能對的上,而且經過仔細觀察后張恒也終于確認這只二十四刻度表和他之前一直帶著的那塊兒海星是同一件東西來著。
    包括底蓋上的劃痕和表帶上的褶皺,這些細節除了他這個原主人外其他人肯定都是不會知道的。
    當然也不排除一些硬核玩家,能對照實物把細節還原的分毫不差,但誰會吃飽了撐著沒事干,為了個惡作劇做到這份兒上,有這手藝和精神頭去故宮修文物不好嗎?
    綜上,張恒知道他遇上事兒了。
    普通人碰上這種靈異現象八成就被嚇尿了,但張恒不是普通人,這還得感謝他那對兒神仙父母。
    人家爹媽都是講著小兔子小松鼠的童話故事哄孩子入睡的,這兩位倒好,不浪費自己的專業知識,張恒小時候是聽著北歐神話和圣經的故事入睡的。
    雖然他本人最終并沒有辜負九年義務教育,成為了一名光榮的唯物主義者,但是小時候打的底子還在。
    張恒對這種事情的接受能力比普通人要強很多。
    用現在比較流行的桌游《克蘇魯的呼喚》里的概念來解釋,那就是他的角色SAN值下降的很慢。
    相比于恐懼,他反倒對自己身上正在發生的事情產生了濃厚的興趣。
    正常的手表上有十二刻度,時針在上面轉兩圈就代表過去了一天的時間,而現在他這全球限量尊享版的二十四刻度星海,只要一圈就能走完一天。
    這么看來,好像也沒什么大不了的,習慣后甚至還有點小帶感。
    但張恒相信,無論是誰做了這一切都絕對不會僅滿足于給他換個新表盤這么簡單。
    直覺告訴張恒,真正有意思的事情,大概還要等到時針走完一圈才會發生。
    現在距離今天結束大概還有15個小時,這段時間張恒當然也不打算干閑著。
    早上的高數課是不用去上了,反正已經被點名,按照教授的規矩,期末考的成績要自動減掉5分。
    這波已經救不回來了。
    張恒索性到操場把落下的晨跑給補上。
    班上的同學說起張恒來都覺得這人挺神的,上大學后誰都不樂意早起,只有這家伙還能堅持著晨跑,但運動會的時候又不見他報名,其他集體活動也很少參加,尤其不喜歡聚會,但你要是和他接觸又會發現他沒表面上那么高冷,相反這人還挺有意思的。
    女生中一直流傳著張恒多才多藝的說法,有人放假提前回校,說看到他一個人在琴房里彈帕格尼尼大練習曲《鐘》,這是李斯特根據意大利小提琴家帕格尼尼的《B小調第二號小提琴協奏曲》的主題改編而成的鋼琴獨奏曲,以演奏難度而聞名,用回旋曲式寫成,主題每次出現都變換一種新的演奏手法,極其考驗鋼琴家的演奏技巧。
    還有人說在校外的時候曾碰到他去射箭館訓練,而據和張恒同寢的男生私下透露,這家伙好像還是某個攀巖俱樂部的會員。
    以上這些都是事實,但也都不是事實。
    張恒實際上沒有大家傳的這么邪乎,他的晨跑是被外公逼出來的,習慣后就沒再放下,但速度和耐力也就比一般人強一點,和那些特招進來的體育特長生完全沒法比。
    射箭是他最近心血來潮才開始嘗試接觸的,才上了三次課,勉強算是萌新入門,攀巖則屬于那種注冊領卡后就熱情退去,和平分手的。
    唯一的鋼琴他倒是從小就在彈,但水平也就是業余八九級左右,那首帕格尼尼大練習曲《鐘》被他存在手機上,在琴房放來自己聽,沒想到還搞出這種幺蛾子。
    因此不是普通人的張恒其實也沒有那么不普通。
    他對身邊很多事情都挺感興趣的,可無奈時間對每個人都是公平的。
    無論你是否愿意珍惜它,是打算有效利用每一分鐘,還是只想癱在床上cos咸魚,每個人每天都只有24小時可供分配。
    一分不多一秒不少。
上一篇  目錄  下一篇
金枝玉叶电影免费国语_一级毛片免费无卡全部视频_我的好妈妈中字在线观看韩国_永久免费看A片高清不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