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楊紀
選擇字號:
上一篇  目錄  下一篇
    晉安城,平川縣。
    楊氏一族是平川縣的百年望族,勢力龐大,祖上曾經出過三位地位顯赫的武舉人。
    …………
    “疾風知勁草,烈火煉真金,不經寒霜苦,安能香襲人……”
    一大早,楊府東南角的柴房里,窗子打開,一個衣著單薄的少年緊抿著嘴唇,正在一張劣質的草紙上專心練字。
    他的神情專注,雖然寒風打在身上,但卻毫無所覺。
    這個少年大約十四五歲,雖然年紀不大,卻有著同齡人難有的成熟。只看他的衣著和居處,便知道他的處境必然艱難。
    “能不能考取童生,出人頭地,就看六個月后的科舉考試了?!四炅?,這個宗族,我是一刻都待不下去了?!?br />    良久,楊紀提起筆來,腦海中想起了許多的往事。
    楊紀本是楊氏一族的少爺,過著令人艷羨的富貴生活。然而一場變故,父母雙雙去世,年僅七歲的楊紀從此變得無依無靠,在族中的地位也是一落千丈。
    本來應該是最親的族人,反而成了打壓他最厲害的人。
    先是家產引起了叔叔嬸嬸們的覬覦,接著又從住的地方被趕了出來,謫到了這處偏僻的柴房里。
    在過去的這八年,不止宗族里的人打壓他,連下人面也敢在他面前指桑罵槐,冷嘲熱諷。
    楊紀見盡了人情的冷暖,也見盡了世態的炎涼。
    盡管處境艱難,不過楊紀卻從沒放棄希望。他一直告訴自己,生活中的一切,就是對自己的磨練。
    “疾風知勁草,烈火煉真金,不經寒霜苦,安能香襲人”這四句話就是他對自己的勉勵,也是他練字時寫得最多的字句。
    在過去的八年時間里,楊紀寒暑不易,勤奮苦讀,如今終于有所成就。不管是文字經義,還是書帖字畫,楊紀都達到了同齡人罕有的造詣。
    如今一切終于到了快要“收割”的時間了,年關一過,再有六月,就是楊紀期盼已久的童生試了。
    童生試是大漢皇朝三年一度的盛事。
    大漢皇朝物鼎文華,人才眾多,實力強大。每年的這個時候,競爭都會極其激烈。到時候有來自平川縣十里八鄉八萬多的學子參加考試,而且最后只取其中的三名。
    楊紀有信心不鳴則已,一鳴驚人。只要拿到了前三,中了童生,到時候就有辦法脫離族中,出人投地。
    大漢皇朝的實力,哪怕是一個童生,也非同小可。
    “不知道族里那位嫡系一脈的大夫人,突然發現我中了童生的時候,會是什么表情?!?br />    楊紀想起那張面孔,暗暗冷笑。
    他在族里這幾年,一直逆來順來,所有的打壓都默默忍受,告訴自己暗暗忍耐。以至于這幾年,沒有人把他放在眼里。
    如果他們發現自己得中童生,想必臉上的神色一定會很精采。
    “只可惜啊,我的根骨太差,要不然直接參加武科舉,考取武童生就可以了,用不著這么麻煩?!?br />    楊紀回過神來,嘆了口氣,眼中微微有些悵然。
    這個世界是“武道封神”的世界!
    傳聞中那些強大的武者能夠肉身成圣,精氣狼煙,拘山拿岳,上窮碧落下黃泉,甚至創世造物,成神成魔。
    而當今皇朝更是武圣如云,甚至能夠直接冊封神位,建立神廟,享受香火!
    這些都遠遠不是一個文弱的書生能夠想像和比擬。
    所以朝廷的科舉文試歷來只設“童生”和“秀才”,沒有“舉人”,更談不上“狀元”。
    楊紀也想練習武道,只可惜,族中一直克扣他的銀兩,還斷了他練功所需的藥材供應。
    “傳聞曾經存在過極大的文圣,能夠讀書成圣,談吐之間,浩氣沖天,能夠令龍鳳俯首,號令天地,言出法隨,令人心向而往之,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br />    恍惚中,楊紀想起一些野史,不禁心向往之。
    按照書中所説,在這個世界之前,其實還有另一個世界。而“文圣”就是那個時代的故事。
    這種事情太過遙遠,自然也就無法印證。
    讀書能不能成圣,楊紀不知道,不過,至少自己讀書的八年,是從來沒有過這種感覺。
    放下書本,楊紀開始修練“呼吸之術”。
    這幾年讀書再忙,楊紀也從沒有放棄過鍛煉。所謂“呼吸之術”,就是通過特別的呼吸控制的方法,提高血液的運輸能力,鍛煉肺力、體力的方法。
    這是練習武功前最最粗淺的筑基功夫。
    呼吸之術共分十段,普通人體魄健康,一呼一吸就是兩段。由于沒有足夠的藥材支持,楊紀進境緩慢,至今也只有呼吸三段的境界,堪堪比同齡人強上一diǎn。
    ……
    “沙沙!”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一陣沙沙的腳步聲傳來,楊紀心神一動,回過神來。只見房門吱啞一聲推開,隨后進來一名滿頭灰發的老人。
    他的腳步蹣跚,手上挎著一個食盒,看到楊紀露出溫和的笑容。
    “梁伯,你來了?!?br />    楊紀停止練功,歡喜道。
    “呵呵,少爺,練字辛苦,先吃diǎn東西吧?!?br />    頓了頓,老人有些歉疚道:
    “對不起,今天在路上耽擱了一會兒,你一定餓及了吧?!?br />    “不礙事,遲一diǎn就遲一diǎn,不礙事。梁伯,辛苦你了?!?br />    楊紀不以為意。
    老管家提著食盒慢慢走到桌邊,然后一樣一樣往外提東西,都是很清淡的東西,水蔥豆腐、清炒竹筍。
    “帳房的奉銀還沒發下來,等再過幾天,我就給你做頓你竹筍妙肉?!?br />    老管家忙碌著道。
    “呵呵,沒關系的?!?br />    楊紀頓了頓,突然皺了皺眉頭道,“——梁伯,你沒事吧?”
    不知道為什么,楊紀感覺今天的梁伯看起來和平常有diǎn不太一樣。
    “啊,沒,沒有……,我能出什么事?”
    老管家微僵,眼中閃過一絲慌張,連連擺手道。
    “少爺,天冷,飯菜容易涼,你趁熱吃吧?!?br />    老人催促道。
    看到老人的反應,楊紀疑心大起,再想起今天老管家送膳的時間比平常晚了許多,突然之間似乎明白了什么。
    “梁伯,是不是又有人為難你了?”
    楊紀大聲道。
    “沒,沒有……”
    老管家越發的慌亂。
    楊紀此時哪里還信,不由分説,一個大跨步,繞開桌子,走到了老人的左邊,頓時一片青淤,高高腫起,映入眼簾。
    轟!
    看到這道淤痕,楊紀心中劇震,某個柔軟的角落猛的抽搐了一下,如遭重擊。
    “這群畜生,居然連你也下手!”
    楊紀雙目唰的一下血紅,氣得渾身顫抖。他終于明白梁伯今天為什么那么不對勁,和他説話的時候他要刻意的側著臉了。
    這幾年,他在族中的處境艱難,往往會遇到許多人刻意的刁難和侮辱,但只要不過份,他都告訴自己忍了。但是這些人為什么對一個老人下手?!
    “楊勇!是楊勇對不對?是不是他指使的?這個混蛋!”
    楊紀怒不可遏。
    族里針對他最厲害,而且能做出這種事情的,也就只有他了。
    “我絕對不會放過他?!?br />    楊紀紅著眼睛,轉身就走。
    “少爺,使不得啊?!?br />    老管家想不到楊紀如此激動,心中大急,連忙抓住了楊紀。
    “這件事情和楊勇無關啊,這次的事情是我自己不小心,在路上摔了一跤。少爺你不要去啊?!?br />    但是楊紀根本聽不進去,老管家一咬牙,終于道:
    “少爺,你就算不為自己,也要想想死去的老爺和夫人??!”
    “嗡!”
    聽到這句話,楊紀渾身一顫,如遭雷殛。
    “少爺,老奴歲數已高,活不了太久。我唯一的希望,就是看到你出人頭地,那樣老爺和夫人他們在九泉之下也會感到欣慰啊?!?br />    老管家嘆息一聲道。
    窗外風聲呼呼,楊紀背對著老人,沒有説話,眼中卻流下淚來。
    父親在朝廷為官,八年多前,卻突然在外面罹難。此后,母親也郁郁而終,這件事情一直是楊紀心中最大的痛處,永遠都無法忘懷。
    誰不想有父慈母愛,誰不想有闔家歡樂。但是楊紀不能,過早的失去父母,讓他早早的成熟起來。
    為人子者,豈能罔顧父母恩義?
    父親當年死得蹊蹺,楊紀不止一次,想要到外面查探真相。
    但是平川縣地處邊陲,是真正的天高皇帝遠。而通往外面的路上,危險重重,有各種厲害的野獸、兇獸出沒,更有占山為王的綠林、匪盜,和殺人如麻的妖魔、邪道修士、邪神教徒。
    如果沒有高手護送,基本上必死無疑。楊紀只是一個手無縛雞之力的書生,冒然前往,必定是死路一條,徒勞而無益。
    耳中隱隱傳來老管家的聲音:
    “……還有幾個月,就是科舉考試的時間了,你為了這一天,已經準備了太久太久。族里禁制私斗,要是因為我的事情,被‘大夫人’那里抓住把柄,就真的是功虧一簣啊。我們這么多年的辛苦,豈非白廢?你又讓老奴如何自處???”
    楊紀心中劇震,天人交戰,終于喟然一嘆,垂下手來。
    “梁伯,放心吧。我知道該怎么做了。我不會讓‘那個女人’得逞的?!?br />    提起大夫人的名字時,楊紀眼中閃爍著深深的恨意。
    覬覦楊紀家產的那些“叔叔嬸嬸”們,連同這個楊勇,都只不過是受人指使,做個馬前卒而前,真正主使卻是這位宗族里嫡系一脈的“大夫人”。
    這也是楊紀所有“災難”的根源,楊紀之所以有今天,全部拜她所賜!
    八年多前,父母在世的時候,楊紀還曾經叫過她“大伯母”,那個時候她也沒有如今的地位。
    只是后來,她在族中慢慢得勢,地位水漲船高,所以也就漸漸成了眾人口中的“大夫人”。
    她的性格涼薄、狠毒、睚眥必報,因為一diǎn小事就打殺丫鬟、下人。楊紀母親在世的時候,就曾經為這些和她多次發生過摩擦,被她深深忌恨。
    愛烏及屋,恨烏也及屋!
    母親死后,楊紀也因此受她遷怒。
    雖然沒有直接的證據,但楊紀心知肚明,所有針對他的東西,都是在這位大夫人的指使和授意下完成的。
    若不是宗族的規矩擺在那里,是祖宗所定,那個女人多少有些顧忌。楊紀不知道,自己還能不能活到今天。
    漫長的時間里,楊紀早已學會了謹小慎微,也學會忍耐,他深深知道,沒有強大的力量,自己根本沒有辦法和那個女人相抗衡。
    “君子報仇十年不晚,我今天很弱,但不會永遠這么弱??傆幸惶?,我會讓那個女人付出代價的?!?br />    楊紀深深的吸了一口氣,壓下心中的憤怒,坐了回去。
    發生了這樣的事情,楊紀再也沒有什么味口。
    這頓飯吃得味同嚼蠟。
    “紀少爺在吧?”
    晚飯過后,突然一陣敲門聲響起。
    “誰?”
    楊紀和老管家都看了過去。
    “是我,帳房管事?!?br />    那聲音道。
    打開門,只見一道削瘦的身影站在門外,身上青色的綢段長衫,四五十歲年紀,兩撇八字胡,眼睛飄忽,説話的時候,給人一種猥瑣和精于算計的感覺。
    這是楊氏宗族里的帳房先生,人稱“山鼠”,負責宗族里的財務。
    “李先生!”
    老管家驚喜道。
    “嘿嘿,紀少爺,老管家,打擾了?!?br />    “山鼠”拱了拱手,順勢跨了進來,一雙賊溜溜的眼睛四面八方趕緊打量。
    “有什么事情,趕緊説吧?!?br />    楊紀擋在“山鼠”身前,有些不悅道。
    “山鼠”是大夫人身邊的人,每次討銀子,從來就沒有爽快過,楊紀很不喜歡他。
    “嘿嘿,上次老管家不是來催討了幾次銀子的事嗎?這不,我一有空就趕緊送過來了?!?br />    “山鼠”訕訕一笑,從懷中掏出一個錢袋,晃了晃,叮叮作響。然后遞了過去:
    “老管家,紀少爺,請收好?!?br />    “這家伙會有這么好心?”
    楊紀和老管家互相看了一眼,然后狐疑的接了過來。
    大宗族里的奉銀,是每個子弟都能得到的。
    只是以前老管家去討要奉銀,哪次不是拖足了十天八天才百般不情愿的發了下來,這才是第五天,居然就開始發放奉銀了,而且還是由帳房的管事親自登門送上,這讓楊紀和老管家都感覺到有些很不習慣。
    “無事獻殷勤,非奸即盜。這家伙該不會是使了什么手腳吧?!?br />    楊紀心中暗暗多留了一份心思。
    “呵呵,我還有事,就不打擾了。紀少爺,老管家,告辭!”
    “山鼠”發了奉銀,眼中閃過一抹不易察覺的冷笑,也不停留,拱拱手轉身就走。。
    “等一等!”
    楊紀突然大聲叫道,盯著“山鼠”的背影,“這袋子里到底有多少錢?”
    嚇!
    這一聲喝阻突如其來,“山鼠”的背影明顯抖了一下,似乎被嚇了一跳。
    “錢?!多少錢?——我怎么知道?”
    “山鼠”極力的保持平靜,但聲音中的慌亂卻出賣了自己。
    楊紀心中一沉,再無遲疑,翻過袋子,嘩啦啦一枚枚銅錢落在手中,粗略一數,總共二十枚銅板。
    楊紀身后,老管家看到這一幕也變了臉色。從現在開始,往后的六十天里,都是非常寒冷的天氣,需要由族里發放奉銀支持。
    二十枚銅板連平常半個月的奉銀都不夠,又如何熬過后面的兩個月?
    族里的安排,這是誅心啊。是要斷絕他們的口糧!
    “你這是什么意思?”
    楊紀勃然大怒。
    “紀少爺,這……這是族里的意思。我也……,族里……最近資金緊張。這半個月的奉銀你先拿著,剩下的我們分次再補齊給你……”
    陰謀敗露,“山鼠”結結巴巴,語無倫次。
    “這種話,你當我是三歲小孩嗎?”
    楊紀怒喝,一個耳光直接就把“山鼠”扇到了地上。
    族里困難?什么時候困難了?
    三天前,楊紀親眼看見大批華麗的錦緞綢衣從大門口運了進來;親眼看到了大批珍貴藥材發到了各家各戶——除了他。
    現在到了他這里,宗族里資金就突然困難?
    當初族里貪墨父親留給他的財產,説是替他保管,每個月給他和其他人一樣的奉銀,以防止他大手大腳,敗壞家產。
    平??s減了一半份額,他忍了也就算了。但現在,三催五討之后,居然發了二十個銅板,讓他們熬過兩個月的寒冬!
    “你們簡直欺人太甚!”
    楊紀怒吼道。
    “哎呀,不好了,殺人啦!”
    “山鼠”被楊紀扇了一個耳光,早已膽寒,看他此時發怒,還沒等他動手,立即大叫連連,連滾帶爬,使勁的沖出門去。
    “混蛋!”
    楊紀想要追出門去,卻被老管家拉住了。
    “哎,算了。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他也只是個下人,我們也不用跟他為難?!?br />    老管家嘆息道。
    “我咽不下這口氣啊?!?br />    楊紀恨恨道。
    “形勢比人強,我們斗不過他們。而且年關將至,這diǎn錢雖然熬不過去,但想想辦法,一個子扳成兩個子,總歸能拖些時間的?!?br />    老管家從楊紀手中接過了銅錢:
    “你休息一下,好好讀書。錢的事情,就由我來操心吧?!?br />    老管家提著食盒走了,楊紀卻始終靜不下心來。
    “太可恨了!太可恨了!”
    楊紀心中怒極了,越想越氣。他恨那些欺辱他的人,也恨他自己,如果不是自己不爭氣,又豈會落到現在的田地。
    “唰!”
    楊紀心中越來越憤怒,猛的抓過一只筆,在草紙上用力的瘋狂的寫了起來,就像要把憤怒和不甘都傾注到筆下,唰唰唰,草紙上瞬間多出了一行狂草般的字跡:
    “‘大丈夫生不五鼎食死則五鼎烹’,我楊紀絕不會永遠這么默默無聞,總有一天,我要讓所有人刮目相看!”
    楊紀心中怒吼著,砰的一拳砸在桌上,毛筆折斷,墨汁四濺。
    窗外寒風呼嘯,吹得草紙嘩嘩作響,見證著此時楊紀心中的誓言!
    …………
    另一個方向,“山鼠”在墻根下跑了很遠才停下來。
    “臭小子自以為聰明,偷偷的熬燈夜讀,還買那么多草紙練習,真以為瞞得過大夫人,這是自尋死路?!?br />    “山鼠”回頭啐了一口,洋洋自得,他可不愿意承認他怕了那小子。
    “年關將至,后面就是一場大雪,兩個多月的時間天寒地凍,只給你們二十枚銅子我看你們怎么過!——大公子快回來了,還這么不安份,和嫡支一脈的大夫人作對,這就是你們的下場?!?br />    罵罵咧咧著,這才走遠。
    【新書求推薦,求收藏!】
上一篇  目錄  下一篇
金枝玉叶电影免费国语_一级毛片免费无卡全部视频_我的好妈妈中字在线观看韩国_永久免费看A片高清不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