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冰冷的夏天
選擇字號:
上一篇  目錄  下一篇
    在談判方面,陸無邪在夏天的面前,完全不是對手.
    他只能堅持著說不行,顯得拙劣不已,最終夏天給了陸無邪一個臺階,以十萬的價格,結束了這場談判。
    陸無邪抹了抹額角的汗珠,只感覺這種談判,比與恐怖分子大戰一場還要累。
    他把握不住夏天的底線,自己的想法卻被夏天牢牢掌控,完全是被牽著鼻子走,主動權都在夏天手上。
    陸無邪是全能的戰士,卻不是全能的人,在這方面被夏天吊起來打了。
    此時看著夏天那冰冷的眼神,陸無邪都感覺她在嘲諷自己,完全不是一個等級的對手,讓陸無邪無奈又無力。
    不過陸無邪很快調整好了心態。
    “什么時候簽合同?”陸無邪已經完全平靜下來,嘴角再次掛上了幅度。
    夏天淡淡道:“不用著急,我還要請示一下總裁,如果你的喀斯爾語不及格,我們之前談的都作廢?!?br />    說完,夏天拿起了桌上的電話。
    騰揚集團的頂層,奢華寬闊的總裁辦公室里,滕惜蕊窩在軟軟的沙發上,淡淡道:“爸,你找我過來做什么?我剛睡醒呢?!?br />    滕天揚呵呵一笑,道:“就是覺得你應該睡醒了,所以才叫你,我給你介紹一下,這位是詹妮,爸花高價給你請來的貼身保鏢,以后不管你去哪里,都要帶上詹妮,這樣爸才能放心你的安全?!?br />    滕天揚說著,一個高挑的女子走了上來。
    她身高至少一七五,美腿修長健美,皮膚微黑,臉孔卻極為精致耐看,似乎有一些歐洲的血統。
    她用標準的中文道:“你可以叫我的中文名字——楊雪兒?!?br />    “詹妮是黑水公司培養的最精銳的私人保鏢,在同批百名結業者中,詹妮她九項考核全部是優,綜合實力排名前三,她有最專業的技能來保障你的安全,就算你下次再喝酒到凌晨,爸也不用擔心了?!?br />    “爸!”滕惜蕊鎖起眉頭,“我都說了我不要保鏢了,你怎么擅自替人決定,反正不我要,你留著保護你自己吧?!?br />    “沒什么事我就先走了?!彪镎酒饋砭鸵x開。
    “回來!這次由不得你再胡鬧,從小到大爸什么都依你,但這次必須聽我的!爸得罪的人很多,萬一其中一個喪心病狂,對你動手來威脅爸,而你身邊連個保護你的人都沒有,你讓爸怎么辦?”
    “蕊蕊,聽爸的話,我向你保證,詹妮她絕對不會干涉你的私生活的,她只是安靜的保護你而已?!?br />    滕惜蕊癟著嘴,不滿道:“我不要我不要!這么多年我都沒保鏢,不也活得好好的,現在是法制社會,這里是國際大都市深海市,別把人心都想得那么壞,你女兒這么可愛,誰會忍心傷害她?!?br />    滕天揚嘆息一聲,從小他就是太嬌慣滕惜蕊了,才讓她這么單純。
    他臉色變得嚴肅,道:“無論如何,這次聽爸的安排,讓詹妮跟著你,說不定你們會成為好朋友呢……如果你堅持不同意,那爸就只能每天派幾十個保鏢,二十四小時跟在你后面了,這兩個選項你挑一個吧……”
    “爸……!”滕惜蕊瞪圓了眼睛。
    她很了解自己的父親,平常無論她怎么鬧都可以,但每當父親對她露出嚴肅的表情,就是說這件事沒得商量了。
    她清楚,父親是真的會派幾時個保鏢,天天跟在她屁股后面。
    叮鈴鈴!
    就在這時,滕天揚辦公桌上的電話響了起來。
    “找到喀斯爾語翻譯了?好……你直接帶他上來一趟,我親自考核他,順便有些事要交代給你?!?br />    掛了電話,滕天揚笑著道:“你夏天表姐馬上過來,晚上我們一起吃頓飯吧?!?br />    “不了,我現在沒心情!哼,我可以接受她做我的保鏢,但你必須趕緊把我要找的那個人幫我找到,否則……否則我就絕食!”
    說完,滕惜蕊生著悶氣出了辦公室,那高挑的保鏢詹妮,緊緊的跟在她的后面,從始至終表情沒有絲毫的變化。
    她剛剛與詹妮進入電梯,隔壁的電梯門便打開,夏天帶著陸無邪從里面走出來,與滕惜蕊錯身而過,走向總裁辦公室。
    陸無邪好奇的觀察著周圍的一切,這里的奢華程度讓陸無邪驚訝,而更讓他驚訝的是這里的安保力量,完全的無死角保護,至少數十個黑衣人,將整層控制起來,陸無邪進入辦公室之前,遭遇了比機場更嚴密的搜身與安檢。
    四個氣息強大的黑衣人,如門神一般守在辦公室的門口。
    進入了辦公室,陸無邪便看到一個四十多歲的中年人,正在豪華的辦公桌前書寫著什么,辦公室的角落,依舊有黑衣人在警惕的守護著。
    “一間公司的老總而已,至于嗎……”
    陸無邪心里暗暗想到,他在部隊的時候,也曾經做過保護首長出國訪問的任務,程度也就是這樣了。
    一間上市公司的老總而已,這是有多怕死,才搞出這樣的陣仗啊。
    不過,陸無邪也知道,他眼前的這個中年人,深海市有頭有臉的商業大亨,掌握數百億財富,是普通人一輩子都難以見到的存在。
    “董事長,人我帶來了?!毕奶炖浔拈_口道。
    滕天揚抬起頭來,掃了一眼陸無邪,然后笑著對夏天道:“先坐吧……這位就是你剛找到的喀斯爾語翻譯?”
    “是的,不過我不懂喀斯爾語,所以還不確定他的掌握程度,是否足以勝任?!?br />    “恩,會喀斯爾語的人本來就少,年輕人不簡單啊。我這里有一份文件,之前的翻譯曾經做過譯注,年輕人不介意的話,能否現場翻譯一下,讓我看看你的專業水平?”一份文件交到陸無邪手中。
    這文件上都是喀斯爾語,大概幾百個單詞,雖然是一些專業詞匯,但難不到陸無邪,幾分鐘就足夠翻譯了。
    他點頭道:“沒問題?!?br />    陸無邪開始了翻譯,而夏天卻被滕天揚招呼到辦公桌前,只聽到滕天揚道:“夏天,下個星期三是蕊蕊的二十歲生日,我準備給蕊蕊舉辦一個r,邀請一些深海市的年輕俊杰參與,到時候你也來吧?!?br />    “董事長,下個星期三有一場招聘會要我主持……”
    “沒外人的時候就不要叫我董事長了,叫我三叔就好。人事部那邊的事放下吧,你這兩年在人事部干得不錯,我準備給你加加擔子……你也知道,騰揚藥業那邊的負責人出了車禍,我準備把你調過去接任,由你做騰揚藥業的總經理?!?br />    “我做騰揚藥業的總經理?”夏天冰冷的俏臉上,突然閃過一絲興奮。
    陸無邪此時詫異,冰山美人居然是董事長的侄女,要是能把她泡到手,那豈不是一輩子不愁了?
上一篇  目錄  下一篇
金枝玉叶电影免费国语_一级毛片免费无卡全部视频_我的好妈妈中字在线观看韩国_永久免费看A片高清不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