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 賞花
選擇字號:
上一篇  目錄  下一篇
望云閣和縈香閣大小差不太多,不同的是望云閣地勢高。宮里的宮室館閣取名也是有規律的,要是地勢低的地方那肯定不會取望云這二字了。登高才能遠望嘛,一聽名字就知道大概了。
    謝寧來的不早也不晚。來太早了大家坐著難免冷場沒話說,來晚了又會讓人覺得是自恃身分擺架子。
    劉才人和孫采女已經來了,梁美人正陪著她們倆坐在那里喝茶說話。謝寧進來的時候劉才人的眼睛一下子就亮了,急急的站起身迎出來。孫采女品階更低,當然也要想身相迎。
    梁美人在那兒猶豫了一下。她品階比謝寧高,論理是不用起身相迎的。但是今天是她特意把人請來的,應該禮數周到一些。
    這么一猶豫,謝寧已經進屋到了跟前了,她還坐著沒起身。
    謝寧并不介意,她向梁美人微笑著行禮:“梁姐姐好?!?br />    梁美人這才象被針扎了一樣,有些慌亂的起身來還禮:“謝妹妹來了,妹妹別多禮,都是自家姐妹?!?br />    劉才人在一旁看的清清楚楚的,心里對梁美人的評價又跌了一截。
    說是自家姐妹,那剛才就那么大咧咧的坐著等人問好???一個美人有什么了不起?誰不知道皇上早把她忘了,都有一年多沒有召幸過她一回了?,F在巴巴的下貼子請人來賞花,人家不好拂情面過來了,她還要拿喬擺架子。
    這是想同人修好的意思嗎?
    這么蠢鈍的一個人,白長了一張漂亮面孔,怪不得皇上不待見她了。
    謝寧入座之后,馮才人也來了,眾人又客氣擾攘一番。
    屋里頭這五個人,梁美人生的好,打扮的也格外精心,在眾人之中應該是最扎眼的一個。她頭上就插戴了一支步搖,下面的流蘇在臉側不住晃悠。
    謝寧就不喜歡戴這個,總覺得那些流蘇長穗垂珠都礙眼,晃來晃去的擋視線不說,還讓人心生煩躁。更不用說戴了這個,轉身回頭的動作都得格外小心,不然動作一大,穗子很可能被甩起來抽自己的臉。
    她就被自己抽過。
    再說說最不起眼的那個,肯定是孫采女了。她的品階最低,臉型不出彩,鼻子有肉,嘴唇偏厚,個子也稍矮了一些。皮膚本來應該是很細嫩的,可粉撲的厚都遮住了。穿的是件高腰襦裙,上下一桶連腰都沒有,從頭到腳找不出一個優點來。
    其他三個人就打扮的都差不多了,謝寧并不比其他人顯眼。
    劉才人看著謝寧,在心里暗自評判了半晌,也就得出順眼二字來。
    李昭容姍姍來遲,屋里頭幾個人一起站起身迎她進來。
    她的品階最高,隱然已經和后苑里頭這些人不是同一階層了。身份最高的人總是可以最晚一個到場,旁人等候也是理所當然的。
    “我來遲了,各位妹妹不要見怪?!?br />    大家紛紛說起客套話來。宮里頭這個姐姐妹妹的稱呼一般不按年紀排,是按著地位和資歷來排的。李昭容論出生年歲,比謝寧和孫采女年長,但是比梁美人她們幾個要小??赡怯衷趺礃?,梁美人不也得乖乖的叫一聲李姐姐嗎?人家品階比你高了兩階,你上去喊一聲妹妹試試?那不成了缺心眼兒嘛。
    所以李昭容有這個底氣對著她們喊妹妹,她們也得客氣恭敬的稱姐姐。
    梁美人把她的茶花請了出來。
    花很不錯,一共四盆花一字排開放在廊下擺的矮幾上,謝寧不太懂花,但是不妨礙她跟著眾人一起欣賞。
    李昭容借著賞花,也在看人。
    她聽說了后苑有位謝才人被召幸。謝才人?她認識的姓謝的才人也就是謝寧一個了,剛進宮時候還在一間屋子里住過。
    可是時間有點久了,早先的印象已經模糊了。
    當時也不算特別熟,就記得人挺安靜,臉上時常帶著淡淡的笑容。不扎眼,看著讓人挺舒服的。
    現在一看,眉眼還依稀是舊時的樣子,就是又長開了些。皮膚好,象潔白純凈的宣紙,淡墨彎眉,翦水雙瞳都象用筆描上去的一樣。唇上也用了一點胭脂,暈的深淺均勻,那一抹紅就如同揉碎了的三月里的妖嬈桃瓣,十分可人。
    看著順眼,讓人一下就想起綠水春山,那么柔和溫軟。
    李昭容近來也無寵,看著謝寧的眼神就難免有些微妙。
    說真的,她今天過來根本不是賞茶花的,就是聽說謝寧也來,她才來的。不是看花,是為了看人。
    以她的地位再倒過去巴結一個小才人那太掉價了,可是知己知彼總沒有壞處??纯此心狞c兒好,哪點吸引了皇上,自己心里也好有數。
    從前有一陣子后宮里的人都盯著陳婕妤。因她得寵,所以她穿什么戴什么熏什么香喝什么茶都有人模仿,模仿的原因是眾人覺得皇上應該喜愛這些,那么依著樣兒學起來,說不定就也能被皇上相中了。
    李昭容卻不這樣想。一個人有一個人的長相性子,旁人硬要學也學不到形神兼備。就象陳婕妤喜歡用深櫻桃紅的唇脂,把兩片唇描的水潤潤紅嘟嘟的,人家嘴唇小,描出來就象櫻桃??梢情L著一張大嘴的學她,描出來真是血盆大口,那能學嗎?
    梁美人和李昭容的關系是有點疙瘩的。梁美人是她們這一批進宮的人里頭第一個得幸的,可是李昭容后來居上,梁美人難免會覺得,是她奪了自己的寵。更不要說她只得封了美人,李昭容卻壓了她一頭成了昭容。
    見了面還是客氣,心里頭的滋味那就復雜難言了。
    但現在再見面,兩人都是昨日黃花,這位看起來不顯山不露水的謝才人才是新貴。
    梁美人沒指望一次相約就能干成什么事兒,她起先性子是傲慢一些,覺得自己生的好,又走了其他人前頭。兩年冷板凳坐下來,多少傲氣也磨平了,不得不放低身段另謀出路。謝寧這里先交好她,以后時日長了總能瞅著機會。
    決心是下了,就是行動起來磕磕絆絆不順利。剛才謝寧進屋的時候她就沒拿捏好分寸,現在賞花的時候其實正是借機敘話的好時機,她卻又猶豫上了。李昭容才是地位最高的,不好撇下。謝寧那里有個劉才人還有個孫采女緊粘著,她想再過去都有點湊不上了,這邊跟李昭容又話不投機,兩頭都落空。
    劉才人正殷勤討好的問:“謝姐姐喜歡這里頭哪一株茶?”
    抬手不打笑臉人,謝寧也客氣:“這株白茶不錯,劉才人你覺得呢?”
    劉才人一笑:“我覺得這株紅的好?!?br />    這四盆茶花品相都好,最右邊的一盆還是雙色的。同一朵花,一半黃,一半紅,就象有人拿筆染出來的一樣,很稀奇。
    不過謝寧還是喜歡那盆白色的,花朵有茶杯口大,潔白芳香,看起來顯得那么舒展和干凈。
    孫采女跟在一旁,從頭到尾她都沒怎么出過聲,安靜的幾乎讓人忘了她的存在。
    賞了一會兒花,梁美人又請眾人吃茶。茶是好茶,可是李昭容只是沾沾唇,謝寧也只是輕輕抿了一口。
    就算只是這么一口,青荷侍立在旁都緊張起來了。
    宮里頭人人謹慎,決不會在不熟悉的地方隨意吃喝。謝寧來時青荷還想多叮嚀一聲,讓自家才人務必小心,后來想了想覺得才人應該心里有數,才沒有多說。
    誰知道梁美人存的什么心?嫉恨的人容易做出瘋狂的事情來,小心謹慎一萬年都不嫌多。
    尤其是入口的東西,更得多加提防。
    可現在當著眾人,青荷也不能攔她。
    好在才人只抿了這么一小口,沒有把這一整杯都喝下去的意思。
    再看其他人,除了孫采女馮才人兩個算是真喝了,其他人的杯里的茶都沒怎么見少。
    “想想咱們剛進宮學規矩的時候,當時我記得李昭容姐姐是學的最快最好的一個?!?br />    李昭容微笑:“哪里,我記得梁妹妹背誦內律規條比我熟練得多了。倒是孫采女,總是落第,沒少被尚宮責罰?!?br />    孫采女有點遲鈍的應了一聲,連句客套話都接不上來。
    梁美人暗自罵了一聲蠢鈍,不再理她。
    當時她們這些人都是在重圍中殺出來的,各州各郡都選送了不少美人,最大的是十七歲,最小的只有十二歲,加起來有七八百名呢,要說長的丑的特別粗笨的,早在初選時就刷掉了。最后留下的人里頭再一比較,還是能分出高下不等。孫采女就屬于墊底的那一種,相貌身材不出眾,人也不夠機靈。
    李昭容來望云閣的目的已經達到了,梁美人卻心里發急,她是想和謝才人說說話套近乎的,可是到現在也沒點進展。
    早知道還不如單請謝才人一個,了不起再請一個陪客,現在請的人多了,干什么事兒都不方便。
    這精心策劃的賞花會卻徒勞無功了,這讓梁美人如何能甘心?
    正琢磨著還能怎么辦,宮人突然進來稟報,說陳婕妤來了。
上一篇  目錄  下一篇
金枝玉叶电影免费国语_一级毛片免费无卡全部视频_我的好妈妈中字在线观看韩国_永久免费看A片高清不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