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又有人要來寶陵了
選擇字號:
上一篇  目錄  下一篇
    春意漸濃,天色亮的愈發早了。東方剛露魚肚白,姜韶顏便起床了,香梨仆隨主,也早早起了床,一大早便跟在姜韶顏身邊伺候洗漱。
    看著銅鏡里那張胖的連五官都看不真切的臉,姜韶顏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臉,入手細膩滑嫩,這具身體雖然胖,卻生了一身的好皮膚,整個人玉膚雪骨似的。
    香梨心情似是不錯,一邊替她挽著頭發,一邊嘴里下意識的哼著不成調的小曲兒。
    有時候主子好不好,看看身邊的下人便知道了??聪憷嫦乱庾R的舉動,顯然知曉自家小姐不是個會無緣無故謾罵下人的主,自然而然的便在姜韶顏面前露出了幾分本性。
    “香梨,今日一大早可是遇了高興事了?”姜韶顏笑著問她。
    小丫鬟香梨很是高興的點了點頭,聲音爽利如倒豆子一般說了出來:“今日奴婢碰到小午哥了,他看到奴婢愣了一愣,問奴婢是不是多了顆痣,奴婢道是小姐教的,他看了一會兒,夸奴婢漂亮了?!毕憷嬲f著指了指自己鼻間的痣,高興道,“奴婢就是依著小姐教的點了顆痣呢!小午哥說這應當是美人痣呢!”
    正統的美人痣位置還有所變化,不過卻未必適合香梨,這顆痣雖不在正統的位置上,于香梨而言卻當真是點睛之筆的美人痣了。
    這個年紀的小丫頭鮮少有不愛美的,至于她口中的小午哥是姜兆撥給姜韶顏的護衛小午,身手很是不錯,也是自小在府里長大的,知根知底,姜兆對小午很是信任,是以先前姜韶顏來寶陵一路上也是小午帶著一隊護衛保護隨行的。
    這樣一個年紀輕輕便帶隊統領護衛的年輕人,往后升任府中護衛統領幾乎是板上釘釘的事。如此前途不錯,再加上小午的相貌生的眉清目秀,是以在姜府中很受小丫鬟們的喜歡。香梨也喜歡,小丫頭是個藏不住事的,每次看到小午那不自覺挺直的腰板,偷偷瞥向小午的眼神,傻子都看得出她的心思來。先前原主曾問過香梨,香梨也紅著臉承認了。
    不過小午不是尋常的家衛,他一家三代都是姜府的家衛,很得姜兆重用。原主便是寵著香梨這個小丫頭也不能強拉鴛鴦線,是以除了主動創造機會之外,也沒有別的辦法。
    聽香梨說,府中喜歡小午哥的小丫鬟還有不少,不過也未見小午對哪個丫頭展現出什么不同來。畢竟,不管是小午還是香梨皆還不到成親的年紀,不急于一時。
    姜韶顏笑了笑,看了眼香梨鼻部山根處的那顆痣,隨著小丫頭鮮活的表情,顯得格外的生動而有趣,她收回了目光。
    這顆痣只能叫小午記住香梨這個丫頭,能不能成還要看她與小午自己,她也同原主一樣不喜歡做什么亂點鴛鴦譜的事。
    銅鏡里的自己像個面團子,此時胖的連五官都看不清,不過眉毛與嘴巴倒是看的清楚的。
    一雙秀氣微彎的柳眉倒是對了時人對美人的喜好,不過那小巧微微嘟起的櫻唇倒與時人喜好的薄唇有所不同。
    姜韶顏倒是很喜歡這樣的長相,與自己上輩子美的充滿侵略意味的長相不同,這樣的長相看起來嬌滴滴的,一看便是自小被父母捧在掌心里疼愛的小姑娘。
    對著鏡子里的自己笑了笑,姜韶顏起身邁步向廚房走去。
    香梨緊隨其后,走了沒幾步,便聽香梨的聲音自身后傳來:“小姐,奴婢看到小午哥從廊那邊過來了,好似是來尋小姐的?!?br />    小丫頭的語氣中多了有幾分疑惑:小午哥是伯爺特地撥給小姐的護衛,保護小姐安全的,先時來寶陵之后小午哥被府里借調回了一趟,也不知道是什么事。今日見了小午哥,原本以為他是回小姐身邊來保護小姐的,可看小午哥的臉色,卻似乎不是那么一回事。
    姜韶顏也停下了腳步看向迎面而來的小午:姜兆疼女如命,姜府里的那些腌臜事只要能插手幫她擋了的沒一件不插手的,絲毫不介意被人在背后說他一個大男人插手內宅之事。對于姜兆而言,他就這一個閨女,幫一幫怎么了?
    不過即使如此,既要顧著朝堂又要顧著內宅,姜兆也還是有分身乏術的時候,是以原主雖然鮮少遇到過什么腌臜事,但姜府里那幾個也不是沒有來原主面前折騰過。
    得益于原主的記憶,姜韶顏也算勉強理清了個姜府內宅之爭的大概。
    原本以為如今來了寶陵城,姜府內宅之爭暫且與她無關,不成想,姜府的事情居然跟到寶陵來了
    小午走過來抄手向她行禮:“四小姐?!?br />    姜韶顏點了點頭,打量了一番小午,見他上至頭頂束發的發帶,下至叫上厚底長靴,都沾了不少泥污,一看便是趕路匆匆還來不及洗漱便過來見她了,姜韶顏見狀便開口直問小午:“可是府中發生了什么事?”
    小午道:“前幾日老夫人生辰宴上,大公子喝醉酒同人起了爭執,不小心摔斷了腿……伯爺讓屬下同小姐打個招呼,大公子不日會送到寶陵來養傷。伯爺讓小姐只管把大公子扔到犄角旮旯的院子里便好,莫用管他!”
    姜韶顏:“……”
    姜府齟齬不少,因著年幼時發生過姜韶顏被府里的二房同三房的內宅夫人欺負哭了的事,姜兆發過一次火,惹怒了老夫人,此后老夫人借機罰過兩次姜韶顏。后來,姜兆頂著個“不孝”的名頭為此與老夫人鬧過一場,揚言“我的阿顏不是讓你們磋磨的”,再之后,姜府里的這種生辰宴,姜韶顏便再也沒有露過臉,從來都是禮到人不到。
    是以,原主記憶里近幾年幾乎都沒有參加過姜府家宴的記憶,以至于如今里頭換了個芯子的姜韶顏也根本不知道老夫人生辰這回事。
    姜府的大公子是姜二老爺的長子,因著姜兆只姜韶顏一個女兒,原先見姜兆疼女不娶,姜府而二房同三房因此還樂見其成,幫著勸過姜老夫人“看開些”“隨緣”云云的。
    畢竟東平伯這個位子是能承襲的,姜兆若是膝下無子,這位子自然是要落到二房、三房身上的,二老爺的長子姜大公子占了個嫡長的名頭,原本若是沒有意外的話很有可能是未來的東平伯世子,只是如今因著先前她的那件事,東平伯沒法襲爵了,姜大公子的東平伯世子也因此泡了湯,想也知道姜兆那里頂了多少來自姜府的壓力。
    可沒想到如今這個姜大公子居然摔斷了腿,養傷這種事長安不能養嗎?為什么非要來寶陵?
    姜韶顏察覺到事情不對勁,這是什么人要把姜家的人都打包送來寶陵城么?
    “大公子同誰起了爭執?”她問。
    小午看了姜韶顏一眼,神色微妙:“是同季二公子和劉大公子?!?
上一篇  目錄  下一篇
金枝玉叶电影免费国语_一级毛片免费无卡全部视频_我的好妈妈中字在线观看韩国_永久免费看A片高清不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