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異變!
選擇字號:
上一篇  目錄  下一篇
    伸手,
    摸到開關,
    打開,
    “啪”一聲,
    燈亮了。
    卡倫繼續往下走,來到了地下室。
    “可怕”的感知,很多時候并非來自于實物,而是來自于“自我的腦補”。
    茵默萊斯家的地下室在裝修時,肯定不會傻乎乎到按照“陰森”“壓抑”的氛圍去做設計,但奈何在夜晚,哪怕你墻壁全涂成芭比粉,但只要你知道里頭現在躺著兩具尸體,你都不會覺得“溫馨”與“可愛”。
    哭聲,還在繼續。
    是從瑪麗嬸嬸的工作室傳出來的。
    卡倫走到工作室門口,這門沒上鎖……因為你也想不出要上鎖的必要。
    卡倫停下腳步,沒急著轉動門把手,而是先回頭,看向身后。
    身后的過道因為有燈,所以不算黑黢黢,但地下室通往一樓的旋轉坡道那兒,還是灰暗的,讓人看不真切。
    閉上眼,
    深吸一口氣,
    卡倫希望可以嗅到熱牛奶的香甜,
    可惜他不是狗鼻子。
    想到狗,
    卡倫低下頭看了一眼,
    那條先前因為自己放它進屋而顯得很是熱情的金毛,沒跟著一起下地下室;
    真是一條不值得深愛的狗東西。
    伸手,
    握住門把手;
    剎那間,
    像是“頻道”忽然被切換了一樣,一種恍惚感襲來,并不強烈,但又能清晰感知到存在;
    隨即,
    工作室里的“哭聲”,戛然而止。
    卡倫再次回過頭,身后頭頂過道上的燈泡,依舊保持著正常的亮度。
    “咔嚓……”
    扭動把手,
    拉開門,
    再伸手,以最快的速度摸到門旁的開關按鈕處,馬上按下;
    “啪……”
    工作室里的燈,亮了。
    光,
    充足的光,
    能夠給人帶來極大的心理慰藉。
    工作室里兩個擔架車上,分別躺著杰夫與莫桑先生。
    杰夫臉上涂抹脂粉,“光彩照人”。
    可以瞧出來,有些重,頭發也梳出了個中分,抹了發膠,顯得……格外精神,估計杰夫生前都沒這么精神過。
    莫桑先生就顯得“正?!绷瞬簧?,沒有上濃厚的妝而是更注重了細節與自然,看起來像是真的在熟睡。
    瑪麗嬸嬸在工作時,充分地“厚此薄彼”;福利單和正常單的區別,在這里體現了出來。
    當然,若是瑪麗嬸嬸提早知道莫桑先生的兒女打算將其火化的話,怕是莫桑先生真要和旁邊的小伙子杰夫比“艷”了。
    卡倫從杰夫身邊走過去,先前的哭聲帶著蒼老的感覺,明顯不是“杰夫”這種年輕人發出的,只可能是……莫桑先生。
    但站在莫桑先生面前后,
    卡倫只看見莫桑先生安安靜靜地躺在那里,沒有其他的“異端”。
    伸手,拖來身旁的一張下面帶著輪子的圓凳,坐下,腳翹在擔架車的下面欄桿處。
    卡倫微微歪著頭,
    就這么一直盯著莫桑先生在看。
    同時,
    眼角余光時不時地透過辦公室敞開的門,注意過道……嗯,主要是過道盡頭的斜坡處。
    時間,一過就是一刻鐘。
    在這一刻鐘里,一切平靜。
    是人是鬼,
    你現個身,
    給點反應???
    卡倫嘆了口氣,準備走了,大晚上的還是溫暖的被窩更吸引人。
    起身,
    在走過莫桑先生身邊時,
    卡倫留意到莫桑先生脖子上的紐扣拉開了,他也就下意識地伸手去幫忙系回去。
    然而,
    就在指尖觸碰到莫桑先生的脖頸皮膚時,
    卡倫忽然腦子里產生了眩暈感,
    這感覺,像是暈煙,身子也隨之踉蹌了一下。
    卡倫馬上穩住身形,后背靠在了墻壁上。
    “嗚嗚嗚…………”
    哽咽聲,再度傳來。
    卡倫馬上抬起頭,
    在他正前方,莫桑先生依舊躺在那里;
    但在斜側角落里,像是又出現了一道抱著膝蜷縮在角落里的身影,正在哭泣。
    見到這一幕的卡倫,沒有害怕得尖叫出聲,他其實早就有了足夠的心理建設;
    且對于卡倫而言,見了“鬼”,比“不見鬼”要好很多;
    后者的話,他得懷疑自己“腦子”和“精神”是否出問題了。
    所以,相較于“我是神經病”,卡倫還是更傾向于接受“這是個神經的世界”。
    “莫桑先生?”
    卡倫向蜷縮在角落里的那道身影發出問詢的聲音。
    但那個身影卻似乎根本沒有聽到一樣,沒有做出任何的回應,依舊自顧自地在那里抽泣。
    卡倫站起身,向“莫?!毕壬呷?,但他的“視線”卻和“現實”形成了一種“隔離”,他本人在向莫桑先生走去時,雙方的距離,并未拉近,而是一直維系著恒定。
    等卡倫的臉都幾乎要貼到對面墻壁時,
    “莫?!毕壬琅f蜷曲在“遠處”角落里。
    “見鬼”的場景,到現在都沒讓卡倫害怕,而這種“超自然的恒定距離”,更是讓卡倫起了探尋的欲望。
    “所以,我看見的,不是真實的存在?”
    說完這句話后,卡倫咬了一下自己的下嘴唇,
    “我說了句廢話?!?br />    緊接著,
    卡倫嘗試攤開雙手,慢慢挪動自己的站位方向。
    下一刻,
    “莫?!毕壬榭s的身影,也開始隨之移動,不,是平移。
    這種感覺,
    像是自己腦門上掛上了一臺投影儀。
    這是……靈魂么?
    卡倫不確定這東西的“材質”,畢竟距離在這里,他也沒辦法伸手去觸摸。
    但,
    卡倫忽然有了一個想法。
    伴隨著卡倫的不斷轉向,抽泣的“莫?!毕壬吞稍趽苘嚿系哪O壬?,被歸置到了同一個方向上。
    方向調整好后,
    卡倫又開始“聚焦”,
    前后挪動步子,將“莫?!毕壬c莫桑先生,盡量貼合到一起。
    其實,卡倫自己也不知道為何要這么做,但好像又理所當然,“鬼魂”,當然要和他的尸體放在一起,至少試試吧?
    當雙方重疊時,
    卡倫清晰地看見原本呈蜷縮狀的“莫?!毕壬鋈煌V沽丝奁?,然后,他很是迷茫地站起身,在卡倫的“注視”之中,“莫?!毕壬傻搅四O壬纳砩?。
    整個流程,很快,無比順滑與流暢;
    而在雙方完全重疊之際,
    卡倫只覺得像是有一只手,猛地攥住了自己的“腦子”,是的,就是“腦子”,不是額頭,不是后腦,也不是頭皮,而是在自己的大腦深處;
    “吧唧”一聲,
    直接攥緊,
    向外猛拽!
    “唔……”
    卡倫發出一聲痛苦的冷哼,整個人跪倒在了地上,得虧下意識地雙手撐著地磚,否則就要對白天的霍芬先生進行致敬。
    但饒是如此,
    卡倫也清晰地看見一滴滴鮮血滴落在了面前藍白色的瓷磚上。
    鼻孔……又流血了。
    一只手,捂住鼻子,卡倫開始很是勉強地重新站起身。
    在他起身的同時,
    擔架車上躺著的已經上完妝容的莫桑先生,也緩緩地坐了起來。
    二人的動作,幾乎同步,無聲的同步。
    “唔……”
    卡倫發出一聲低呼。
    雖然他清楚這一切的“作死”行為都源自于他自己的主動,但當看見一具尸體就這么坐直在自己面前時,還是無法避免那來自心神上的沖擊。
    沖擊中,帶來些許慌亂、些許疑惑、些許茫然以及……絕對的興奮。
    莫桑先生逐漸變換著姿勢,從坐在擔架車上改成跪伏在擔架車上,他的眼睛是睜開的,但并沒有色彩,是那種很單調的灰白色。
    “求求……求求你……不要燒了我……不要燒了我……火化肉身……不得寬恕……火化肉身……不得寬恕……”
    卡倫咽了口唾沫,
    看著正以宗教儀式向自己做著“膜拜”與“乞求”的莫桑先生。
    聽瑪麗嬸嬸說過,莫桑先生所信奉的教義里,不允許信徒火化自己的肉身,而對于一個虔誠的信徒而言,表明自己信仰忠誠無非兩件事……“生”與“死”。
    生是入教時的“生”,死,則為自己的結束,同時承接宗教意義上的“生”。
    先前自己聽到的“哭泣”,就是來自莫桑先生的悲怨。
    “莫桑先生?莫桑先生?”
    卡倫嘗試呼喚他。
    “求求你……不要燒我……求求你……不要燒我………”
    莫桑先生依舊重復著自己的祈求。
    哦,
    是沒辦法進行對等交流是么,只留有一種“本能”?
    又或者,用自己上輩子習慣的闡述,也就是……執念。
    但,這一切又是怎么發生的?
    瑪麗嬸嬸、梅森叔叔以及米娜他們,都從未說過尸體會產生“異變”,也就是說,這個世界在正常人眼里,應該是正常的。
    但第一次是“杰夫”,第二次是莫桑先生,
    一連碰到了兩次這種源自于遺體的異變,
    卡倫不得不懷疑……不,是幾乎可以篤定,這一切,和自己有著不可分割的原因,觸發的媒介,應該在自己這里。
    到底是原本的“卡倫”的原因,還是因為自己“蘇醒”的原因?
    “求求你……不要燒我……不要燒我……不要燒我!不要燒我!不要燒我?。?!”
    卡倫注意到莫桑先生的語速開始加快,他的肩膀開始輕微的顫抖,原本沒有絲毫光澤的眼眸,此時正逐漸被血絲所填補。
    空氣中,
    開始彌漫起一股危險的氣氛。
    “莫桑先生?”
    卡倫試探性地又喊了一聲,同時身體開始挪轉;
    事情的開端,有些詭異,但事情的發展,似乎正按照他所能理解的“常態”去進行,就比如……一具尸體忽然“詐”醒后,它會做什么。
    然而,正當卡倫剛從莫桑先生身側繞過去時,
    莫桑先生猛地抬起頭:
    “你們居然要……燒我!”
    倏然間,
    莫桑先生的眼眸徹底被血色所覆蓋,其身體也猛地甩起;
    是的,甩起,肌肉、骨骼、全身上下的協調性在此時仿佛根本就不存在,但硬是支棱了起來,如同一條被丟在岸上的魚,蹦起!
    “砰!”
    卡倫只覺得自己后背被來了一記重擊,整個人向前栽倒。
    栽倒后,卡倫馬上雙手撐地,翻轉身體,而這時,莫桑先生也隨之攀附了上來,雙手快速探向卡倫的脖頸。
    卡倫提起膝蓋,頂向莫桑先生;
    但這具身體,一來確實有些虛弱,體質本就不行,二來則是莫桑先生現在的體重可以說比活著時還要重。
    卡倫的膝蓋非但沒能頂起,反而在莫桑先生給予的壓力下……直接躺平。
    “你們居然……敢燒我?。?!”
    莫桑先生張開嘴,
    對著卡倫胸口就直接咬了下來。
    “咚!”
    卡倫胸口像是被石子兒錘了一下,很痛,但預想之中的血肉模糊并未出現,因為莫桑先生生前牙齒早就掉得七七八八,吃飯得用假牙了。
    故而,先前莫桑先生是啃了個寂寞。
    但莫桑先生的雙手,卻已經攀附到了卡倫的脖頸處,開始發力,他的雙腿,他的驅趕,更像是一條章魚一樣,將卡倫死貼纏繞住。
    卡倫雙手發力想要掙脫開,但他的掙扎在此時顯得有些徒勞。
    近乎絕境之際,
    被壓在瓷磚上的卡倫只能扭頭看向工作室門口位置;
    “竟敢燒我?。?!”
    莫桑先生如癲似狂!
    “啪!”
    像是金屬撞擊的聲響,又像是燈泡炸碎,
    亦或者,
    像是一記響指?
    卡倫現在已經無法清晰地辨別音色了,但心里卻隨之一松,呼……得救了。
    然而,在那道聲音傳來后,
    “啊啊啊啊?。。。。。。?!燒我!燒我!燒我!”
    原本就“如癲似狂”的莫桑先生,這下子徹底陷入了暴走。
    卡倫頓感掐著自己脖子的雙手力道比之前更是大了許多,這是真真切切的脖子即將被掐斷的狀態。
    如同一根火腿腸,兩只手抓住兩端開始反向扭動,隨即,等待某一端的……爆開;
    卡倫現在的“眼睛”“耳朵”“鼻子”,就有一種即將要爆開的錯覺。
    “居然敢……燒我!”
    “居然……我!”
    “居然……”
    “燒……”
    忽然間,
    莫桑先生像是到達了臨界點,身體一僵,癱了下去。
    脖頸上的束縛失去后,卡倫開始大口喘氣,地下室的空氣談不上新鮮,但此時卡倫卻覺得格外香甜;
    這不是夸張的手法,而是自己喉嚨里出血了,另外,鼻血也浸潤到嘴里。
    卡倫將莫桑先生從自己身上推開,雙手撐地,慢慢挪動自己的位置,在后背靠住墻壁后,停了下來。
    扭頭,
    又看了一眼門外,
    近處有過道昏黃的燈亮,遠處,依舊是黑黢黢;
    卡倫用手撐著自己的臉,
    少頃,
    又用沾染了自己鮮血的手掌,輕拍了幾下自己的腦門,
    “嘿嘿嘿……”
    他笑了,
    笑過后,又深吸一口氣,
    用這個世界不存在的中文,
    一遍又一遍地咒罵著這個世界:
    “馬勒戈壁的,這到底是什么狗屁世界……”
    …
    地下室通往一樓的斜坡處,
    狄斯站在那里,
    在其臉龐,是匍匐在一樓樓梯同一高度上的黑貓普洱;
    狄斯扭頭,看向普洱,
    問道:
    “他最后說的,是異魔的語言?”
    黑貓抬起頭,
    看著狄斯,
    下一刻,
    竟發出了女人的聲音,口吐人言:
    “我活了兩百年,還沒聽說過哪頭異魔……會自創語言?!?br />    緊接著,
    普洱又補充道:
    “還如此的……復雜晦澀?!?
上一篇  目錄  下一篇
金枝玉叶电影免费国语_一级毛片免费无卡全部视频_我的好妈妈中字在线观看韩国_永久免费看A片高清不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