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不問去留
選擇字號:
上一篇  目錄  下一篇
    “老子一發功你們就老慘了信不?”玉雕又放開嗓門兒吼了一句。
    謝明澈根本聽不見玉雕的聲音,當然沒有什么反應。
    他仔細觀察著殘損部分的裂痕,思考著應該用什么方法把這尊玉雕修復完整。
    而阿胭聽見了玉雕的話之后,也沒有多么慌張。
    她并不傻。
    隨墓葬出土的靈,是沒有太大的靈力的,他甚至連靈體都只能依附在本體物件上,最厲害的墓靈也只能制造一些小麻煩來嚇跑盜墓賊。
    但很顯然,這個大叔一點也不厲害。
    “老子要變身了!”玉雕還在叫囂。
    阿胭眨了眨眼睛,“大叔,你變吧?!?br />    “……”玉雕被哽住。
    過了好一會兒,阿胭才又聽見他含含糊糊地說了一句:“……老子,老子今天沒帶變身器,你等下次的,下次老子叫上周楚王墓里的那群小老弟,哼!”
    “大叔,阿澈只是想把你修好,你別生氣?!卑㈦倏戳艘谎劢z毫沒有被她看似自說自話的模樣影響到,就又對那個氣呼呼的玉雕說了一句。
    聽見她對自己的稱呼,謝明澈手中的動作明顯一頓。
    但也僅僅只是一瞬,他就又恢復如常。
    謝明澈找在工作臺前一絲不茍地進行修復工作,而阿胭則蹲在工作臺上,偶爾開口和他手里的玉雕搭兩句話。
    中午別的工作人員來送餐的時候,阿胭靈敏地跳進了謝明澈的口袋里。
    等陌生人離開之后,她才小心翼翼地露頭。
    謝明澈低眼,看著她烏黑柔軟的發頂,他指節下意識地微屈,然后就伸出手,輕輕點了點她的小腦袋,“吃飯?!?br />    “嗯!”阿胭重重地點頭,眼睛彎彎。
    謝明澈吃得不多,而阿胭本來就不會產生饑餓感,之所以吃人類的食物,也只是單純地為了解饞,加上她現在身形變小,自然也吃不了太多。
    但是阿胭明顯聽見那邊的玉雕咽口水了。
    “大叔你也能吃嗎?”阿胭好奇地看過去。
    玉雕仿佛被戳了痛處似的,回答時語氣很惡劣:“吃個屁!”
    “……”阿胭不敢再和他說話了。
    但是下午謝明澈繼續工作的時候,那個玉雕又沒忍住和阿胭搭話,多半是在炫耀周楚王當年的豐功偉績之類的,阿胭聽不太懂。
    “小丫頭片子你有沒有聽老子講話?”玉雕不太滿意這個聽眾的表現。
    阿胭有點不太想搭理他了。
    玉雕可氣壞了:“誒呀老子的變身器呢?!”
    下午六點,下班時間到了。
    謝明澈已經將這尊玉雕的頭與身子初步粘合,下一步就是更細致的修復工作了。
    田榮生已經過來催著他去吃飯了。
    阿胭待在謝明澈的口袋里跟著他走出工作室的時候,隱約聽見那位大叔哭唧唧地嚷嚷著什么“老子終于完整了……”
    玉器組一個大組出去聚餐,人數差不多有十幾個。
    聚餐的地方是一家酈城有名的火鍋店,大家一去就被服務生領去了之前訂好的大包廂里。
    田榮生和幾個老師傅走在前面,被一幫后生包圍著,一路上一直在說話。
    而謝明澈走在最后,沉冷安靜,和前面他們的熱鬧顯得格格不入。
    林窈拉著另一個女孩兒刻意走慢了些,就走在謝明澈前面。
    今天的她穿著一件珍珠白的連衣裙,襯得她的肌膚更加白皙,她又化了點淡妝,看起來比平時工作時的素顏要更加柔美漂亮。
    和她相挽的女孩兒也是玉器組的,名叫黎瀟瀟,和林窈本來就是大學同學,又是一起到了禁宮玉器組工作的,兩個人是很好的朋友。
    “瀟瀟,我這個樣子……”林窈有點不自然地撫了撫耳發,壓低聲音問身邊的黎瀟瀟,“是不是有點太刻意了?”
    黎瀟瀟偷偷往后看了謝明澈一眼,轉過頭來的時候臉上帶著笑,“你放心吧窈窈,你這樣特別美?!?br />    而謝明澈此刻正將手伸進自己的衣袋里,去觸碰那個小姑娘。
    阿胭本來迷迷糊糊地睡著,忽然有冰涼的指腹戳上她的臉頰。
    她慌忙睜開眼,耳邊朦朦朧朧的,是許多人的說笑聲,她吸了吸鼻子,嗅到的是一抹淺淡的冷香。
    阿胭抱住謝明澈的手指的時候,謝明澈薄唇微不可見地彎了彎,收回手指,沒有再繼續逗她。
    進入包間之后,謝明澈坐在田榮生的旁邊,而林窈則被黎瀟瀟拉著讓她坐到了謝明澈的對面。
    大家剛坐下來,就又有人推門走進來。
    那是個年輕男人,帶著黑框眼鏡,看起來很斯文。
    “路上堵車,來晚了點,抱歉?!彼麧M漢歉意地笑了笑。
    “陸奇啊,快過來坐下!”玉器組里的一位老師傅一見他,就沖他招招手。
    陸奇連忙對著他點點頭,“譚老師?!?br />    緊接著他又喊了田榮生一聲:“田組長?!?br />    把屋里的幾位老師傅喊了一遍,他走到座位上坐下的時候,有意無意地看了謝明澈一眼。
    火鍋煮起來的時候,煙霧繚繞暈染,所有人都在說說笑笑,唯有謝明澈眼前的碗碟一直不曾動過。
    他一向口味清淡,更不喜歡和這么多人一起吃飯。
    而老老實實躺在他衣袋里的阿胭聞著這樣香香辣辣的味道,又饞了。
    好想吃啊……她耷拉著腦袋,悄悄嘆了一口氣。
    酒過三巡的時候,田榮生那張滿是褶皺的臉上隱隱有些泛紅,他看向那邊的陸奇,說:“小陸啊,你在禁宮少說也待了有六七年了,雖然說咱們這行一開始就有一規矩,你究竟要留還是要走,咱們都不過問,但是老頭子這會兒我也是憋不住想問問,你想好以后的路了?”
    “想好了,組長?!标懫嫦仁穷D了頓,然后才笑了一下。
    “我家里的二哥讓我跟著他去國外經商?!彼攘艘豢诰?,不知道是被那辛辣的味道嗆到了還是因為什么,他眼鏡下的眼尾微微有些發紅,但還是勉強笑著說:“我……我跟著他去外面看看?!?br />    包間里的陡然安靜下來,氣氛似乎有點低沉。
    那位玉器組的中年女老師趙永馨捏著筷子,嘆了一口氣,“三年……走了五個了?!?br />    所有人都靜默著,但他們知道,趙永馨說的話究竟是什么意思。
    短短三年,玉器組已經走了五個人了。
    他們曾經滿懷期待地走進禁宮,最后,卻沒幾個真的在這里堅守下來。
    而離開的原因,一向是大同小異。
    文物修復工作,從來都是孤獨而枯燥的,每個月的工資也只能算是不高不低,這對于喜歡拼,高要求的年輕人來說,并不能算是一個好的工作。
    所以老師傅們早早地定下過一個不成文的規矩,后輩們的去留,由他們自己決定。
    而他們來過禁宮,就已經是一種緣分了。
    “永馨?!焙踊ò椎淖T業祥看了趙永馨一眼。
    趙永馨強撐起笑容,看向陸奇,“小陸啊,既然你已經有了選擇,那么老師就祝你一路順風!”
    這個時候的陸奇,或許是因為喝多了,他清醒是一再壓制的情緒這會兒已經有些壓不住了。
    “趙老師,譚老師,還有田組長……”他一邊喊他們的名字,一邊又給自己灌了一口酒,再開口說話的時候,他的眼眶已經發紅了,“我以前是真的喜歡文物修復這份工作……真的?!?br />    他的聲音已經有些顫抖。
    “我剛剛進入禁宮的時候我就想,我一定要在那兒工作一輩子……”
    “但是,時間久了,熱情被枯燥的工作狀態消磨了個干凈?!?br />    “我現在才知道,夢想果然是會被現實打敗的?!?br />    他忽然開始笑,滿眼苦澀。
    “現在這個社會,有幾個人知道修復師這個職業?每個月就那么一點工資,足夠支撐我去做什么?”
    他忽然把眼鏡取下來,胡亂地抹了一把臉,“我還有家庭要養,我不能一直待在禁宮里?!?br />    “我陸奇,對不起各位恩師的栽培?!彼酒饋?,對著田榮生和其他幾位老師深深地鞠了一躬,然后又灌了自己一口酒。
    這杯辛辣的白酒灌下去,他忽而抬頭,透過朦朧的煙,他看向謝明澈,忽然又道:“我不像別人,他的家庭是他的底氣,而我的家庭……卻是我的負累?!?br />    他這句意有所指的話說出來,在場的人的目光去全都聚集到了謝明澈的身上。
    顯然,他們都聽懂了陸奇的話。
    “小陸,你先坐下?!碧飿s生嘆了一口氣,“每個人都有自己的選擇,我也理解你的想法?!?br />    年輕人嘛,總是不甘于平庸的。
    陸奇這個時候勾了勾嘴角,“我有的時候真的很羨慕,為什么有的人不用放棄,就可以擁有那么多……”
    他早就知道,謝明澈的家世。
    謝家是酈城有名的書香世家,而謝家名下的古文物博物館更是聲名遠播。
    謝明澈是謝家的長子,他注定擁有謝家那個巨大的博物館,更注定一輩子都可以任意妄為,不用奔波。
    人和人之間,還真是不一樣啊。
    平日里將所有的嫉妒憤懣都壓在心底的陸奇,在這一刻,終于沒有憋住。
    氣氛有點僵冷。
    而這個時候的謝明澈,終于抬眼看向那邊的陸奇,目光冷淡如常,沒有多少溫度。
    “所以你想說什么?”
    他緋薄的唇彎了彎,語氣里帶著幾分嘲諷,“僅僅只是表達你的迫不得已?”
上一篇  目錄  下一篇
金枝玉叶电影免费国语_一级毛片免费无卡全部视频_我的好妈妈中字在线观看韩国_永久免费看A片高清不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