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第四章
選擇字號:
上一篇  目錄  下一篇
    第四章
    池樾上場后,歡呼還在繼續,掌聲不斷。
    接下來分別上場了三位導師——
    新生代女團實力派代表舞蹈導師宣鈺,愛豆出身跨界影后女團表現力導師盛千姿,以及聲樂導師何墨含。
    五位導師全部集結,站在一百位女孩面前。
    舒窈一直沒怎么看前方,垂眸盯著鞋尖,發現綁帶高跟鞋的繩子開了,她彎腰系好。
    聽身邊的人嘰嘰咕咕地討論,到底池樾和何墨含誰最有魅力?
    兩人類型不同,吸引的人群自然也不一樣。
    何墨含待人謙遜溫和,圈內出了名的溫柔,一舉一動都極致地體現出對女孩兒的關愛,說好聽點就是“憐香惜玉”,說俗了就“中央空調”唄,但人家又帥又有才,依舊一堆女孩前仆后繼。
    而池樾的氣質就利落分明許多,眼神冷淡到極致,語氣和表情淡得仿佛沒有,永遠有一種“我不想搭理你,你最好識趣一點”的感覺,讓人突然窒息,但也禁不住拜倒在他的西裝褲下越挫越勇的心。
    一個姐妹評價了句:“跟座冰山似的,碰一下都能結冰,誰撩他,誰倒霉好嗎?也可能有人撩得動,或許那人還沒出生吧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br />    撩過失敗的舒窈瞬間感覺自己膝蓋中地,不僅碎了兩塊,還碎成了渣。
    真的,誰撩誰倒霉。
    施淞輕輕拍了下話筒,示意大家安靜,跟女孩們簡單復述了一遍節目的規則,告誡所有人務必認真對待,隨后導師入座,首輪測評就準備開始了。
    導師團的入座席位特別講究,必定是要按咖位來排的。
    施淞老師是老前輩,坐在最中間,右邊是池樾,左邊是盛千姿,而池樾的另一側剛好空了一個位置,宣鈺坐過去。
    池樾一坐下,舒窈就驚喜地發現,他竟然就坐在她的正前方,與她隔了僅僅一排的選手,他的每一個動作,連話筒下低沉的原音都能聽得一清二楚。
    舒窈心尖發顫,大膽地瞅著男人的背影看了兩眼。
    宣鈺從腳下的箱子拎出一瓶礦泉水,遞給他,貌似說了句話,撩起頭發,笑得明媚如芍,柔軟的發絲牽動耳墜碰出細碎的聲響。
    鏡頭前,池樾的冷漠收斂了幾分,擰開礦泉水瓶喝了口,干凈的指尖在桌面的文件上輕叩兩下,回答宣鈺的問題。
    宣鈺側過身,似懂非懂地點頭,勾起紅唇,又笑了。
    真配??!
    她是攝影師,都會給他們特寫。
    舒窈也拎起腳下的一瓶水來喝,連灌了好幾口,才把內心的那股燥氣壓下去。
    控場修整了幾分鐘,學員測評正式開始。
    每個人的上場順序都不是自己決定的,全由導師抽簽決定。
    前面抽到的幾組都不算很好,水平不高不低,只有兩個進了B班,其余全在C班以下。
    池樾作為導師,開口說話的次數并不多,一般宣鈺能指出的問題,他都會選擇沉默。
    僅有的幾次開口就是——
    “氣息不穩?!?br />    “練習不夠?!?br />    “有個拍子跳錯了你不知道嗎?”
    “跳錯了你笑什么?”
    “很好笑?”
    “把舞臺當KTV年會?”
    最后評級F。
    直接把女孩兒給逼哭了。
    舒窈嘆了口氣,抹著不存在的虛汗,對某人這種幼稚的毒舌行為已經習以為常。
    施淞看了好幾輪表演,感覺大家都有些疲倦,舉手示意暫停了一下進程,轉身和藹道:“大家緊不緊張?累不累???緊張就站起來跳一跳,放松一下,別等會兒太緊張忘詞忘動作了,被我們池樾導師批評?!?br />    施淞打趣地說:“你們一個個,池樾剛上場的時候,都在那里花癡尖叫,瘋了一樣,現在看著他,都不知道怕成什么樣了,還覺得帥嗎?肯定在想男人都是騙子,翻臉比翻書還快,剛剛有多帥,現在就有討厭?!?br />    最后一句話一說出口,全場哈哈大笑,都不好意思起來。
    “不如這樣,下一個表演的選手由池樾來點,怎么樣?”
    眾人沉默,都怕被點中,但又滿懷期待。
    施淞說話的音量壓低,沖池樾開口:“選一個吧,反正都不認識,就當盲選?!?br />    池樾沒說話,配合地轉身,在身后的階梯座椅上百的人群中輕掃,目光錯落在某一處,純黑色的話筒抵在唇邊,嗯了一聲,像在思考。
    仿佛下一秒,答案就會呼之欲出了。
    舒窈微微凝眉,看他這個表情就有一種很不好的預感,她低著頭,盡量降低存在感......
    心里默念著:“別叫我,誰叫我誰是狗啊?!?br />    “選一個是嗎?”
    池樾拖長了音,略微沉吟片刻,讓現場的空氣像被撒了凝固劑。
    施淞:“對,選一個,隨機一點?!?br />    接而,聽見他說:“那就......粉色格子衣服短頭發的女生?!?br />    咦?
    舒窈驚喜抬頭,由衷感嘆某人終于做了回人了。
    旁邊被點中的女生嘆了口氣,雙手撫在胸口,掩飾住內心的激動:“怎么會是我啊?!?br />    舒窈小聲沖她說了聲加油。
    對方也友好地回了個謝謝。
    不多時,池樾又開口了,事情竟然還沒有定局,“......旁邊黑色短裙長發那個?!?br />    “我看了一下姓名牌?!彼[起眼,淡淡道,“沒看錯的話,應該就叫舒窈?!?br />    舒窈:“......................”
    *
    這時舒窈腦中又漂浮過剛剛某個姐妹說的一句話。
    ——誰撩他,誰倒霉好嗎!
    看!
    報應這不就來了嗎?
    眾人掌聲紛紛而起。
    舒窈咬牙笑著站起身,快速走下去,拎起話筒站在導師席前,深吸了口氣。
    耳邊的發絲微凌,她伸手撥好,掠過耳畔,修飾出好看又柔和的側臉線條。
    筆直的雙腿像小學生一樣并攏而站,高聚的燈光打過來,更顯得細長而有形。
    腰肢纖細,不盈一握。
    身材弧度明顯,看不到半點兒贅肉。
    簡直,美得刺人眼。
    宣鈺由上至下地將她打量了一番,唇線淡淡勾起,牽出點散漫的味道。
    舒窈被她盯得有點不自在,舔舔下唇,第一次上鏡,緊張得手心都淌出了汗珠。
    她不是練習生出身,也沒有系統地學習過唱跳,但為了這個綜藝,多多少少也了解了一些。
    況且她本身的底子就不差,一周的熬夜練習,總算是把一支舞曲給扒了下來。
    那首歌還是洛可可挑給她的,是一支歐美單曲,曲風性感又不會太過火。
    剛開始,舒窈是拒絕的。
    但洛可可說,你這種五官精致身材又好的小美女就應該涂紅唇,弄大波浪渣女長發,跳性感的舞啊,而且舞蹈動作又不難,養眼度極高,分分鐘艷壓全場,何樂而不為。
    舒窈嘗試了一下,還別說,真的挺適合,可能是跟她本人身高身材和性格有關吧。
    除去跳著跳著,有種像在酒吧蹦迪的感覺外,其他真的還挺好。
    表演完畢。
    宣鈺先開口:“嗯......這個曲風蠻難演繹的,很性感,很有味道,但又不會太過火,會挑一點小情趣出來,但我覺得你沒有很好地把這首曲子完美的呈現出來,可能就是......功力不夠?!?br />    身后眾人一陣唏噓,小聲說:“為什么我覺得很可以???宣鈺要求也太高了吧,連功力不夠都說出來了,嘖?!?br />    導師中第一個提出反駁的是何墨含,他舉了舉手:“那個......宣鈺導師,我有問題。你是覺得她哪方面功力不夠呢?是舞蹈不夠燃不夠性感,還是說其他方面?就我個人來說,雖然我只是個唱作人,不太懂舞蹈方面的東西,但是也看了不少舞臺,在我看來,剛剛那個舞臺,沒必要用‘功力不夠’來評價吧?”
    “為什么沒必要?”
    “那你說說,具體是哪里功力不夠?”
    宣鈺頓了一下,想了想,沒說話,想聽聽池樾的意見。
    何墨含也閉嘴。
    舒窈看著眼前這一男一女對來對去嘰嘰喳喳爭論的畫面,恍然覺得莫名其妙,但也沒說什么。
    畢竟她的舞蹈缺陷肯定是有的,這么緊急練出來的舞,怎么也做不到十全十美。
    空氣就這么靜寂了幾秒。
    她瞥了池樾一眼,不奢望他能說出什么人話,自己稍微組織了一下措辭,正想開口打破僵局。
    池樾薄唇微動,清清淡淡地嗯了一聲,沉吟稍許。
    隨后,壓倒性的氣場伴隨著低醇的嗓音卷席現場的每一處,是一個看似疑問句的陳述句——
    “我覺得還不錯?”
    宣鈺下意識地扭頭,不可思議地看著他,想說:你腦子壞掉了?
    何墨含倒是找到了志同道合的人,沖池樾眨眨眼,后者絲毫沒理。
    最后,池樾為了維持局面,簡單又不過分地點評了一兩句,又問舒窈:“你有什么其他的加分才藝嗎?”
    男人的聲音低低淡淡,聽起來有些漫不經心。
    順理成章地給她落了個臺階,想把她接上去,就看她會不會踩了。
    只要稍微有點腦子的人,都懂他話里的意思。
    但是,舒窈沒懂:“沒有啊?!?br />    她確實沒有準備。
    大家都在笑。
    只有池樾格外認真,像一個引導者:“真的沒有?”
    “......”
    “不一定非是現代舞曲,關于表演上的才藝都可以?!?br />    舒窈搞不懂了,干嘛問得這么執拗啊。
    她目不斜視地撞入他的視線,想要讀懂他的話,想了很久,接而,靈光一現,想到了。
    “我會昆曲,我高中的時候學過昆曲?!?br />    男人嘴角淡淡勾起,像一個王者大神帶著一只青銅豬,三翻四次終于將豬隊友點醒,也不枉他一番功夫。
    *
    長達四小時的錄制終于結束,舒窈唱了段昆曲戲腔,成功混進了B班。
    ABCDEF分別有不同的寢室,大家都在推著行李趕去貼著自己名字的小寢室集合,唯有舒窈......
    她從洗手間出來,站在無人的走廊,臉貼墻壁,鞋尖踢了踢墻角,打個電話問洛可可:“我的行李哪去了?......啊對了,我的設計稿你帶來了沒?還有小池子......什么?就那只鴿子??!”
    許是被洛可可笑慣了,她大膽開口:“你在干嘛?怎么那么吵???我剛剛問你......我的老情人你帶來了沒?半個小時之內,給我弄過來?。?!”
    話音落地,她嘆了口氣。
    結果,一口氣還沒撫順,身后就響起了一道低低的咳嗽聲。
    舒窈回頭,疑惑地看過去,一眼瞅見男人矜冷的臉。
    他站這兒似乎有一陣子了。
    唇線抿直,狹長的眼凝著她,眼神保持一貫清冷,但不難看出還有一絲不甚明顯的疑惑。
    舒窈渾身一僵,整個人石化了一樣,滿腦子都是:臥槽???什么情況???
    ——他怎么在這兒?
    ——什么時候來的?
    ——聽到了什么?
    ——聽了多少?
    ——現在解釋還來得及嗎?
    老娘的臉還要不要了???
上一篇  目錄  下一篇
金枝玉叶电影免费国语_一级毛片免费无卡全部视频_我的好妈妈中字在线观看韩国_永久免费看A片高清不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