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2章 一周CP
選擇字號:
上一篇  目錄  下一篇
    e.l.f即將發行的新專輯一共包括十首歌曲,一首組合曲外加九首個人單曲,九個出道成員里,每個人都有機會。
    組合歌曲的詞曲作者有幸邀請到了當時《少女訓練營》的聲樂導師何墨含,丁和煦在編曲方面參與了一下,給了很多重要的意見。
    Rnt出道至今發行的專輯都是偏電音舞曲,里面大量的曲子都是丁和煦編的,而何墨含是個人創作歌手,對于作詞和輕慢歌的創作,新生代歌手里他絕對當之無愧的第一,但是快歌,他不算很熟悉,只能找丁和煦來幫忙。
    邢茵跟著劉姐來到錄音棚的時候,還在想Rnt什么時候發專輯,要是和e.l.f同時期發就好了,這樣的話,是不是就可以同步宣傳,說不定在綜藝節目上還能見個面。
    邢茵勾著嘴角,輕輕笑了笑。
    如果等下見到舒窈,一定要問問,她肯定知道。
    于是,邢茵快步走進去,果然在里面看見了舒窈,還有組合的其他成員和一些參與專輯創作的工作人員,她扯著舒窈到沙發上坐,避開了組合其他人,直接問:“你最近和池樾導師聊天頻繁嗎?”
    “怎么這樣問?”舒窈眨了眨眼,“還行吧,不算很頻繁?!?br />    “你們不是在那個了嗎?”邢茵不解了,“平時不聊天?”
    “聊什么天???都要忙死了?!笔骜焊杏X邢茵今天有點奇怪,她無心瞎謅騙她,只是覺得這種情侶之間的事兒,拿上來說,她會有點不好意思,這也是為什么舒窈談戀愛喜歡低調的原因。
    “哎......”邢茵嘆了口氣,“還想問你來著?!?br />    “問我什么?”
    “就是......”邢茵抿了抿唇,想著跟舒窈那么熟,也沒什么秘密了,便直接說出口,“我想知道Rnt發新專輯的時間?!?br />    舒窈一聽,側眸望了坐在沙發對面的人一眼,他戴著黑色的鴨舌帽,低著頭,握著一支筆,一邊跟何墨含探討,一邊改歌詞,做最后的調整。
    舒窈看著天真可愛又毫無防備心的小女孩兒,問:“今天沒化妝???”
    “錄歌化什么妝?”
    “萬一他們要拍一下花絮呢?”
    “沒事的?!毙弦鹛鹛鸬匦?,“我又沒有男友粉,我的‘爹媽’才不會在意女鵝今天是不是素顏?!?br />    “你不是想知道Rnt回歸的日期嗎?”舒窈撇了撇嘴,說,“池樾沒跟我說過,但我倒是知道有個人會清楚?!?br />    “誰???”
    “喏?!笔骜合掳屯耙惶?。
    邢茵順著她的方向看過去,純黑色的鴨舌帽,高挺的鼻梁,性感的薄唇,棱角分明且好看的下顎線,還有握著一支鉛筆骨節分明的手......
    天?。。??
    怎么會在這兒???
    邢茵簡直不敢相信,這不是e.l.f的錄影棚嗎?什么時候來的,聽到了什么?
    丁和煦抬眸看她的那瞬間,邢茵心跳都差點兒停了,只小小聲地喊了句:“前......輩?!?br />    “好久不見?!鄙ひ糨p慢又低啞,音量不高,是專門對她說的。
    丁和煦站起身,招呼了其他人過來,要開始錄歌了,他只字未提剛剛的事兒,邢茵也心虛地當什么都沒發生過。
    畢竟,關心他的組合什么時候發專輯,這樣的暗示不算明顯吧?
    不自戀的人,是絕對不會多想的??!
    邢茵在組合里排名不算低,還是隊里的副主唱,歌詞部分一點兒也不少,難度也不低,但她唱功很好,錄制的過程中,沒出現什么大問題,很順利就結束。
    錄完組合曲,就要開始錄制個人單曲,這個錄音室里有兩個棚是專門給e.l.f專用,每人用抽簽的方式來決定錄制的先后順序,抽簽還沒開始,邢茵就被劉姐叫走。
    邢茵不明白地問:“劉姐,怎么了嗎?”
    “你先在這里等著,我還有點兒事,要去談談商務,下午就不陪你了,等下有人來帶你去錄音,錄完音就自己回去,懂嗎?”
    “??!???”
    一下子接受那么多信息,邢茵都懵了,當下沒反應過來,“我不在這兒錄嗎?”
    劉姐走去電梯旁按電梯,電梯門悠悠敞開,她一邊走進去,一邊快速地說:“對啊。你先在這兒等著啊,我不跟你說了,我走啦?!?br />    “好吧?!毙弦鸸怨缘財[了擺手,“再見,劉姐。注意安全?!?br />    邢茵靠在錄音棚門外的墻靜靜地等著,鞋尖踢著墻面,不知道在嘀嘀咕咕什么,突然有道人影出現在她的身側,單手插兜,手上還拿著一疊薄薄的打印了曲譜的A4白紙,低笑了聲:“干嘛?”
    邢茵抬起頭,正好與他對上了眼,他目光沉靜,直直地看進她的眼瞳,仿佛被貓撓了一下似的,“前......前......輩?”
    “走了?!?br />    丁和煦走去電梯旁按了下,朝她招手,淡淡瞥向她一眼,“還不過來?”
    邢茵:?
    邢茵懵了兩秒,迷茫地杵了會兒,忽然意識到這是好事,忙不迭跟上去,問:“前輩,我經紀人說,有人帶我去別的錄影棚錄音,那個人是你嗎?”
    “嗯?!倍『挽闫^看她,“很意外?”
    “還好?!毙弦鹦÷曊f,電梯門開了,她跟著他走進去,慢悠悠道,“就是不太懂為什么?按理說,不應該是我這么特殊的呀?!?br />    “為什么不應該?”男人覺得好笑,盯著她雙頰嫣紅的臉,看了兩秒。
    “不為什么。我出道排名本來就不靠前,這種福利,怎么說也是舒窈才有的?!?br />    “你把這當成福利?”
    “不是嗎?”邢茵怕自己說錯話,音量越來越小。
    “算是吧,但在我的監督下錄音,可不是什么好事。我來告訴你,為什么你會特殊?!?br />    “為什么?”
    “因為你的單曲,詞曲作者是我?!?br />    邢茵:“?。?!”
    邢茵驚了,她是真的不知道,劉姐沒跟她說,那頭發來歌詞的時候,也沒有備注詞曲作者啊,所以,她是真的什么都不知道。
    “真......真的嗎?”簡直不敢相信。
    “你沒看出來我的風格?”丁和煦平靜地問。
    邢茵不知道該怎么答,她是真的沒看出來,丁和煦創作的曲子,她全部都聽過,并且聽了不下百遍,她拿到的曲子真的不是他的風格啊。
    少女抿著唇,輕輕搖了搖頭,臉上還有點怕他生氣的小表情。
    “沒看出來就對了?!?br />    “......”
    “這首就是我拿來轉型試水的?!彼f得輕松,“然后找個歌手來當小白鼠,只能先從熟人下手?!?br />    邢茵:“......”
    邢茵聽到“熟人”二字,輕輕笑了下,小梨渦微現,“......我算熟人嗎?”
    “不熟嗎?”電梯門即將打開,丁和煦稍稍傾身,湊到她耳邊,低語,“都一起住過了,還不熟?”
    “......”
    電梯門隨著他的話,慢慢敞開,門外站了兩個等電梯的新人歌手,門開的一剎那,看見了內里曖昧的兩人。
    男人稍稍彎腰,往女孩兒的方向傾側,女孩兒剛剛似乎被男人撩過,臉頰漸漸紅透,如一只花了腮紅的小花貓,軟糯糯的。
    邢茵和丁和煦在內娛都是有姓名的存在,門外兩人一眼就認出了他們,一陣低呼,彎腰朝丁和煦打招呼:“前輩,前輩好?!?br />    丁和煦斂好笑容,微微頷首,拉著小女孩兒走出去了。
    走了幾米遠,還能遠遠地聽見,那兩個新人歌手在竊竊私語——
    “我靠?。?!丁和煦和邢茵在一起了嗎?不是吧?”
    “這是什么好運氣?丁和煦誒?。。?!之前看網上說,他們好像在拍戀愛綜藝,拍完了嗎?”
    “早就拍完了,都準備播了,這是因戲生情了吧?”
    “羨慕嗚嗚嗚,這種好事從來就不會掉在我頭上,唉......”
    邢茵被丁和煦帶去了Rnt的錄音棚,高端的錄音設備應有具有,簡直比e.l.f那個小錄影棚好太多,環境舒適,錄音質量也好。
    邢茵走進里面,隔著玻璃看外面在調機器的男人,俏皮地對著收音話筒說:“是不是我的詞曲作者是Rnt的成員,我也能享受到Rnt頂流般的錄音待遇?!?br />    “不是?!蹦腥说皖^淺笑,認真地調著機器,沒有看她。
    邢茵撅了撅嘴,小聲說:“......不是嗎?那為什么?”
    “錄音完,我就告訴你?!蹦腥说脑捳Z有些腹黑,聲如清泉擊玉,一下便擊到了少女的心尖,“要是能在三遍之內,讓我滿意,我就告訴你更多?!?br />    ......還能有更多?
    邢茵眼睛亮了亮:“好啊,那就試試。我做的功課可不少,但是,你不能刻意刁難我?!?br />    “不會?!?br />    丁和煦不愧是頂級男團Rnt的成員,要求太高,邢茵被他說了好幾次,終于在第四遍錄完了。
    就錄多了一遍,好可惜。
    邢茵摘下耳機,垂頭喪氣地走出來,看見他在笑:“你笑什么?”
    “唱功還行?!倍『挽阗澷p道,“剛出道一年多,有這個水準,你可以走很遠了?!?br />    “我要聽的不是這個?!毙弦鹦彼谎?。
    “怎么?夸你還不高興?”
    “我感覺你在轉移話題,我要聽之前打賭的答案?!?br />    “行,你過來,我告訴你?!?br />    邢茵聽話地走過去,坐在他身邊,看著復復雜雜的機器,他還在弄,只不過分了點兒心給她,慢悠悠地說:“你沒觀察出什么嗎?”
    “觀察什么?”
    “這里只有我們兩個人?!?br />    “對哦?!毙弦鹜搜鬯闹?,“你的成員他們都不在嗎?其他工作人員也不在嗎?怎么這么巧,大家都不在。不是,這跟我要的答案有什么關系?”
    “你蠢到我還要給你解釋?!?br />    “......”
    “是因為我想跟你待在一起,才帶你來的?!?br />    邢茵:“嗯????”
    “眼睛睜那么大干什么?傻傻的?!倍『挽忝嗣哪X袋,“走吧,送你回去?!?br />    邢茵咽了咽口水,收拾好東西,上了丁和煦的車,回到酒店,還在傻乎乎地想,他為什么想跟我待在一起?
    *
    之前的行程,邢茵不僅要拍MV,還要練舞,準備打歌舞臺。
    一連兩個月都忙得焦頭爛額,宣傳期總算過去了。
    男人發微信過來問:【有空了嗎?】
    邢茵笑嘻嘻地回:【明天有一天假?!?br />    兩個月以來,他們在微信的聊天一直沒有斷過,最少三天也是要聊一次的,每次丁和煦不找她的時候,邢茵就會沒話找話,幸好,并不是每次都是她主動,丁和煦閑下來的時候,也會找她聊天。
    兩人就像朋友,永遠有聊不完的話題,作為前輩,丁和煦教給邢茵的也有很多。
    丁和煦:【嗯,所以......?】
    邢茵:【?!?br />    邢茵:【?】
    邢茵:【我知道我欠你一頓飯,我會記得的?!?br />    邢茵:【就明天?】
    丁和煦:【行?!?br />    邢茵:???????怎么有種是我求他吃飯的感覺?明明是他先問我有沒有空的??!
    這個男人太奸詐了,邢茵早就意識到了。
    第二天,按照約定好的時間,邢茵走下酒店停車場,找到丁和煦的車,拉開車門坐上去。
    “今天是節假日啊。外面會不會有很多人?”
    “怕什么?”
    “我怕被拍啊?!?br />    丁和煦:“你就說,我們是朋友?!?br />    邢茵:“他們會相信嗎?”
    丁和煦:“不相信。因為我也不信......”
    邢茵聽見他最后一句話:“......說什么呢你?”
    丁和煦淡笑不語。
    今天是中秋節,聽說K市有煙花盛會,在星泉酒店高樓層可以全景觀看,丁和煦帶邢茵來的地方就是星泉酒店,直接上了31樓。
    邢茵說:“這家酒店價位不便宜吧?”
    丁和煦:“......”
    邢茵:“Rnt平時聚餐都在這么高級的地方嗎?我們都是去小飯館?!?br />    丁和煦:“這一頓,我請你?!?br />    邢茵:“......”
    邢茵意識到自己說錯話了,“我不是這個意思,我就是很少來這種地方,感嘆了一下而已?!?br />    “不管去什么地方,今天我都是來買單?!?br />    “為什么?不是說好了,上個月我找你幫忙了一次,我欠你一頓飯,今天請你的嗎?”
    “下次吧,今天有件事要你幫幫忙,總不能你來請客?!?br />    “幫忙?”邢茵愣了領,“什么忙???”
    “待會兒再說?!?br />    丁和煦領她走進包間,開始點菜,先讓邢茵看看菜單,“喜歡吃什么,直接點?!?br />    “這里的菜名好特別啊?!毙弦鹧柿搜屎韲祮?,“我能問問這些分別都是什么食材嗎?不然點錯了就浪費了?!?br />    候一旁的服務員點頭:“當然可以?!?br />    同時也覺得邢茵好可愛,不像某些帶男友或女友來這里吃飯的人,總喜歡裝著逼,好似什么都懂,點錯了自己不喜歡吃的,又咋咋呼呼想要罵街。
    最后,邢茵點了三菜一湯,就沒了。
    兩個人吃,不多不少,剛剛好。
    吃完飯,已經臨近晚上八點,邢茵點開手機玩了會兒,組合群里有人發了個消息過來,說是K市今晚碼頭邊有煙花盛會,是一年一度中秋節才有的。
    “煙花會......?碼頭?”邢茵小聲嘀咕著,“星泉酒店不就在碼頭隔壁嗎?”
    隨后,她看了眼時間,煙花快開始了,“前輩,今晚有煙花,我敢打賭,這里肯定能看到全景??靵砜靵?!”
    邢茵走去落地窗前等待著,不一會兒,煙花隨著八點的到來,轟然綻放在夜空,變成一串串的小流星劃破天幕。
    少女趴在窗前看著,煙花的隔壁是滿月,瑩白的月亮沉靜又皎潔,散出白嫩嫩的光線,照亮人間。
    “你真的不來看嗎?好漂亮啊?!?br />    邢茵話音落地,還想說什么,悠然感覺自己身后覆上一股溫熱,纖細的腰被長臂圈住,緊緊抱著,丁和煦從背后抱住她,下巴埋在她的肩頭,低低地說:“我在看?!?br />    邢茵轟的一聲,感覺血液倒流,大腦空白一片,完全搞不懂現在是什么情況,”前...前輩?你干嘛?”
    “你還看不出來嗎?”
    “我......”少女耳根紅透,不知道自己該回答什么。
    男人握住她的手,他的掌心覆蓋著她的手背,輕輕揉了揉,溫熱又有力,“在追你?!?br />    “......”
    “所以,想請你幫幫忙,跟我在一起,嗯?”
    男人不把身上的重量壓在她身上了,微微站直身,他襯衫的領口蹭到了她的耳后,柔軟的布料摩挲得簡直發燙。
    他掰正她的身子,認真地又問了一遍:“沉默是什么意思?”
    邢茵已經呆住了,她第一次經歷這些,還沒什么經驗,只能說:“我不知道,我還沒想好?!?br />    “是嗎?”丁和煦低眸,看了眼她本能抓住他衣擺的小手,“我以為你已經習慣了我的存在?!?br />    他用手碰了碰她白里透紅的臉,摸她的頭發,手伸到后背,輕輕撫摸著她的肩胛骨,邢茵很瘦,骨架也小,肩胛骨凸出來,像一對蝴蝶翅膀。
    他強忍住揉她腰的舉動,眼里溢滿了溫柔,盯著她兩瓣嫣紅的唇瓣,淡聲:“邢茵,要不要親我一下?”
    “嗯?”少女不知所措,雖還沒答應,但心里早已接受了他,畢竟也是喜歡了那么久的人,說是白月光都不為過,她支支吾吾道,“......現在嗎?”
    “嗯?!?br />    “......我不會?!鄙倥皖^。
    男人無奈地一哂,捏著她的下巴,直接就吻上了那兩瓣嫣紅的嘴唇,用舌|頭撬開她的牙,輕舔著她的舌,將她抱在懷里,慢慢憐惜著。
    一吻畢,邢茵薄唇盈滿了水光,目光盈盈,樣子又呆又笨。
    男人無語地問:“親完了,還不答應嗎?”
    “答應?”
    “嗯?!?br />    “難不成,你還想白嫖???”男人取笑她。
    邢茵瞪他一眼:“說什么呢!我哪有白嫖,我會負責的?!?br />    “嗯?!彼?,“怎么負責,讓我一直親,隨時都能親到你?”
    “公開場合不可以?!彼y得頭腦還有一絲清醒。
    “行?!倍『挽愎麛嗤讌f,“你喊一喊我的名字?”
    “前輩?!?br />    “是名字?!?br />    “......丁和煦?”
    “對?!蹦腥丝粗?,“兇一點?!?br />    “為什么?”
    “你照做?!?br />    邢茵鼓了鼓腮,低喝:“丁和煦!”
    “嗯?!蹦腥私K于滿意了,“記住了,以后誰欺負你,你就兇一點對她,我欺負你,你也要喊。跟我在一起,不要做什么小奶貓,做一只狐貍?!?br />    一開始,邢茵還不懂丁和煦的用意是什么,但隨著他們關系的漸漸曝光,圈內總有隔三差五總有人來找邢茵麻煩。
    原來,他是怕她被欺負。
上一篇  目錄  下一篇
金枝玉叶电影免费国语_一级毛片免费无卡全部视频_我的好妈妈中字在线观看韩国_永久免费看A片高清不卡